你还不相信有神吗?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三日】跟丈夫相依相伴走过十几年。清华土木工程毕业的他是绝对的无神论者,有时,碰巧遇到什么事,我俩便会展开一个“有没有神”的话题。很多年前他会很气焰嚣张地问我“让我相信世界上有神,人有灵魂,除非你告诉我死去的人现在在哪?”这时候,我就会以“悟性低、迷得深,道不同,不相与谋”的无奈结束话题。其实,人相信什么自有他(她)的缘由,而通过修炼所体会的奥妙和道理又怎能跟一个毫不在其中的人解释得清?但是现在不同了,因为从我极其幸运的修炼了法轮大法,我的三次亲身经历,让他哑口无言,不再敢辩论了。

第一次发生在七年前的一天,我妈妈恰好在我家。下午我发起高烧,躺在床上浑身疼,云山雾罩,丈夫马上拿药给我,但是妈妈悄悄把药扔了,她知道我身体是纯净的,发烧并不是因为什么病。晚上八点多,妈妈做了汤,我裹着被坐在桌边喝汤,妈妈问我:“你知道你为什么发烧吗?”我点点头,我知道那不是病,那只是我的业力的表现,而那业力是我自己造成的。我难受是在还业,自己做的错事自己还,有什么委屈的?喝完汤,我躺在床上,才几分钟,突然间我觉得仿佛掉到了水池里,水在身上淌,浑身清凉。我喊妈妈来看,果然身上湿漉漉,凉凉的。第二天早晨,我正常上班,跟平时状态一样,充满活力。

第二次发生在二零零九年。我部门的员工将别人打伤,被警察带走,可那天正是他要举行婚礼的头一天。他求助于我,我却帮不了他,一下子火上来了。下午牙开始疼,晚上开始发烧。我裹着被偎在床头,因为疼痛我表情痛苦。丈夫拿来镇痛和退烧药,我不吃。因为他的心疼和我的固执,一向文质彬彬的他突然大发雷霆,说我如果不吃药,就别赖在床上让他看见那副死样子,让我滚下床,滚到另一个房间去。当时我身体痛,因为同事的境遇我的心更痛;他从没骂过我,今天居然这么对待我……但是我没有生气、没有委屈,心里反复对自己说“要忍得住”。我默默走到另外一个房间睡下。我知道我的忍耐会带来变化:我睡了一觉,早上发现烧退了,牙不疼了,正常上班。

第三次是去年新年期间,这一次是我自找的。我和他因琐事发生了争执。我当时心没放下,生气了,反唇相讥。我明知道我说的话不对,当时就是不想忍。丈夫还提醒我:你这样说会失德的!我更生气了:你明知道,还故意气我。所以我就说:“我愿意!我愿意!我给你德!”这下好了,从初二开始,我的嗓子就开始痛,阔别几年的发烧又光顾了。

这次是从中午就开始了。我因为说了昧心话,一直心中有愧,觉得这烧来的也及时,我心甘情愿的承受,我就不会那么不安了。虽然整个下午温度都在三十八度多,但我觉得烧来了,身上痛了,心里倒好受些,第二天我又恢复了正常。但是嗓子呢,一直疼到上班,大概六、七天才好。而这些天,我也一直在不断的反省自己:我之所以犯这个错,是因为我平时对自己的要求懈怠了。因为我状态保持得好的时候,谁说什么也不动心,但一旦懈怠,争强好胜的心、分辨心就出来了,所以他的话就会刺痛我。

当他再跟我讨论“有没有神”的话题时,我的亲身经历让他无可辩驳:我为什么不生病?为什么发烧不治而愈?不是因为我自己如何神,神的是拯救我的师父!我没有见过师父,仅仅读他留给我们的法,按照他说的心性标准去做就可以一步步提升境界。从十几年前我上二楼都要歇一歇,才二十几岁就被医院确定为四十岁的心脏和体质,到我修炼后,在一年左右的时间里百病皆消。表面上是我在按心性标准要求自己,而背后是师父在做,使我从罪业满身渐渐得到升华,而且远远不止这些,更多的太深奥不能讲。能做到这样,那还不是神吗?神就在我的身边,我怎能不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