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霍林郭勒市崔玉茹遭迫害纪实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崔玉茹,女,一九五一年生,现年六十二岁,家住霍林郭勒市郊区。中共邪党九九年迫害法轮功以来,她多次受到中共邪党公安、镇政府的骚扰与迫害,被非法抄家一次、绑架到洗脑班一次,入室骚扰多次。

一、修炼大法的神奇

一九九七年崔玉茹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修炼前,她的大儿子,时年二十二岁,被一个醉酒的外地人错手用刀捅死。儿子死后,她承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精神一度失常,白天黑夜都不能入眠,天天借酒浇愁,还学会了抽烟,每天抽一盒烟都不够。特别是孩子死后的那段日子里,她一天一宿能抽一条烟,且是四元钱一条的草原牌劣质廉价烟。真是旧病未愈又添新病。说来病就来病,令她生不如死。半夜睡不着,曾经想过到大架上寻短见。后来回老家锦州,因为娘家人有修炼法轮功的,崔玉茹的老婶仅炼功三个月身上的病全没了。她跟老婶说我炼功行吗?老婶说行啊。崔玉茹拿起《转法轮》,当她打开第一页《论语》时,一下子就有一种久违的感觉,心情从未有过的敞亮,原来的那些不好的情绪与愤愤不平的心态,好象一下子就淡了、平静了。

仅用了四、五天的时间,她把厚厚的一本《转法轮》就看完了。到了第七天以后,开始炼功,当天晚上全身疼痛、不适、失眠全都消失了,她睡的非常香。第二天早晨,她对老婶说:“这个功怎么这么好啊。我决心修到底啦。”修炼之后,她感觉身体轻飘飘的,走路生风,吃饭特别香。也不挑食,脾气也改好了,原来张口就骂人、不骂人不说话,学了功以后,对谁都好,一句脏话也没有。

为了得到《转法轮》,她在亲属家足足等了两个月。快过年了终于拿回去两本书,一本是《转法轮》,一本是《精進要旨》,拿回家去她跟曾经给她治病的老纪大夫说:“我现在病全好了,以后谁有病治不好,就让他来学法轮功。”她逢人就说法轮功好,一开口就是法轮大法好。

二、中共邪党多次非法入室骚扰

九九年秋天,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当地公安处知道崔玉茹修炼法轮功,一个叫王银刚的人领着三个人,都穿着便衣,其中一个蒙族人,喝得醉醺醺的说:“老太太你把书交出来吧。”崔玉茹说:“这书是我的命,我不能交给你。”

二零零一年春天,街道邪党的两个一正一副书记,开着小车,领了四五个人,非法入室骚扰崔玉茹。崔玉茹在外屋炕上盘上腿,跟他们说:“你们来了,那我就跟你们讲一讲,这法轮功是怎样的功法。”就这么一开口,一讲就是两个小时,他们一句话也插不上。

苏牧副书记孙艳春见崔玉茹盘腿这么好,也上炕盘腿,盘了两下拿下来了,说我可盘不了。接着她下地,几个人到院子里,叽叽喳喳的议论说:“这老太太说的有道理,咱们咋抓人哪。”没有理由抓人,就打发司机将上司现任610头子包双喜叫来,说自己管不了,把上级请来吧。

610头子包双喜很快就来了,他穿着大皮鞋,戴大墨镜,一进屋就粗声说:“老太太别炼了,法轮功是×教。”崔玉茹说:“你们都是有文化人的人,都是有文凭的人,那我问问你们,你们说真善忍是邪的?那什么是正的?说真话办真事是邪的,撒谎是正的了?与人为善是邪的?作恶是正的?你们谁能把这个问题解释清楚,我就不炼了。”他们都哑口无言。先头还威风八面的包双喜,一下子就蔫了。

后来他们没啥说的了,包双喜又利诱说:“我让你上电视台,让你出名,你就说法轮功不好。”崔玉茹说:“行啊,我上电视台我就实话实说,法轮大法太好了。”他们没办法走了,还扔下一张名片说:“你有啥事找我们。”崔玉茹说:“原来有困难,现在炼功了没困难了。”

二零零一年的冬天,公安局局长马振国,开着警车,戴着手铐再一次入室骚扰。一进屋,马振国手下一个便衣警察朝着崔玉茹抖落着手铐,当时她正在擦地,把抹布握在手里站直身来:“马局长,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也来他也来,不让我消停,还让我过不过日子啊。难道做一个好人犯这么大的罪呀?天天看着我。”姓马的局长跟崔玉茹的丈夫说:“你别让你老伴炼了,给你们家七口人免费上户口。”崔玉茹说:“不用,给我一座金山我也炼。”

三、邪恶国保大队长李布和对崔玉茹一家人的迫害

二零零九年正月十八那天,崔玉茹在霍林郭勒市宝恒商城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非法构陷。第二天,李布和领着五、六个警察,闯进崔玉茹的家中。一进屋李布和就问崔玉茹,说:“你认识我吗?”崔玉茹说:“咱俩打了二十年交道了,我能不认识你吗?”

原来,在崔玉茹没修炼之前,粮库开大客车的一个姓刘的老头,丢了一千二百元钱,警察明知道是谁偷的,因为偷东西的人社会关系复杂,就栽赃到崔玉茹当时年仅十二岁的小儿子贾占军身上,在公安局打的贾占军面目全非,鼻青脸肿,不敢放回来,扔进看守所,无故关了四十八天。第二年,警察李布和纠集指使一帮地痞,将崔玉茹一车羊皮哄抢一光。

李布和说这次是查户口,崔玉茹拿出户口簿,他接过户口簿,那边的警察就开始抄家。崔玉茹说邪党的警察说话不算数,明明是查户口,却抄家。抄走大法书及洪法资料,又把崔玉茹绑架到国保大队。

到了国保大队,崔玉茹据理力争,她跟李布和说:“当年你把我那一车羊皮抢走了,我家三年没有缓过来,五块钱过一个大年。我儿子只有十二岁,你把他打成什么样,又关进看守所。咱俩多大的仇,你我心里都知道。我在霍林郭勒呆了这么多年,你尽整我了。我若是不修炼,我早就报复你了,我当面整不了你,背后也得把你弄残。可是我现在学大法了,大法帮我们化解了恩恩怨怨,我现在不恨你了,你说这大法多好,不然你就是我一生中最大的仇人。”他们还说自己挣共产党的钱,崔玉茹给他纠正说:你是老百姓养活的,共产党也是。李布和指着被非法抄来的大法经书说,这些就可以判你几年了。崔玉茹说这些都是救人的法宝,别说这一点,就是一火车皮,都没有错。

从上午十一点半,一直到下午四点多,崔玉茹才回到家。

回到家,警察李布和继续给崔玉茹打骚扰电话,说她这件事还没有完呢,让她到国保大队来一趟。遭到崔玉茹的断然拒绝。

四、绑架到洗脑班十四天

二零一零年十月五日那天,崔玉茹家里来了六辆车,其中有两辆警车。下来十几个人,崔玉茹除了街道绿环社区的邪党书记任小小(女)之外,其余都不认识,大部份穿便衣。任小小说:我们是来请你去参加“培训班”的,住宾馆、吃餐厅,多好的地方。崔玉茹说这么好的地方,让你妈去吧。后来任小小虽然没有叫她妈去,却把她的兄弟媳妇也弄去了,监视着大法弟子,同时挣点昧心钱。

邪恶不法之徒把崔玉茹拽到车里,强行拉走。往小车厢里使劲塞的过程中,把崔玉茹的左腿扭伤了,三个多月才渐渐好起来。邪党把洗脑班设在通辽市老干部活动中心,固定在一个院子里,前门锁上,不允许走动,天天放邪党诬蔑师父与大法的黑材料。在洗脑班一共关押了十几名通辽市地区的大法弟子。

崔玉茹在洗脑班遭受精神摧残与迫害、身体折磨达十四天,才回到家。

以上就是大法弟子崔玉茹被迫害的事实。

迫害相关单位及个人:
公安处:王银刚。
霍林郭勒市苏牧副书记孙艳春。
霍林郭勒市610头子:包双喜。
霍林郭勒市公安局局长:马振国。
霍林郭勒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李布和。
霍林郭勒市珠斯花街道绿环社区书记:任小小(女)及弟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