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修自己 精進随师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三日】一直以来修炼状态不好,学法不入心,杂念或犯困;发正念倒掌或不清醒。自己很着急,同修也为我担忧。有同修建议我向内找;有建议不要做事心太重,可适当增加睡眠时间;有建议多发正念,清除干扰;有建议多学法。我就想晚上睡三个多小时太少,将中午原来睡半小时改为一小时,情况虽有所改善,但并未彻底解决。

向内找,好象一切很平稳,也没与人有矛盾,找什么呀?人心已习以为常,自己都觉察不出来。就读明慧网关于向内找的交流文章,触动很大。同修遇到矛盾,明明对方不对也不埋怨,反而找出许多自己的执著,机器坏了,管子漏水……都找到自己应去的心,那才是精進啊!这才静下心来找自己,找到了不少根深蒂固的执著。

去除根本执著,修去自卑心

师父在《走向圆满》中说:“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这就是根本执著心没去,不能在法上认识法。”[1]

那时,我就想找自己的根本执著,我是为什么修大法呢?好象都有点,好象都不是。这段时间反复思考挖根,我发现自己的根本执著是“出三界”。

我生于一个佛教家庭,从小听到许多天堂地狱,轮回报应的故事,很怕死后下地狱,感到人在迷中,又不能保证不做坏事,所以就不想当人。大约7~8岁时,就告诉大人,长大要当“不来不去”,就是出三界,不生不死不轮回。其一就是怕死,其二是决心不够,意志不坚。也就是不愿付出,又懒又想得到,多自私呀。而且这里还有佛教的影响,也就是有不二法门的问题,是必须去掉的执著。

一直以来,因为修炼没感觉,是锁着修的,加之悟性差,感到提高很慢,产生了自卑心、怀疑心:“师父管没管我呀?承没承认我是弟子呀?”时常有想见师父的想法。师父《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中说“我们只看人心,你只要修炼,我就管你”、“中国大陆的任何一个大法弟子,我这个当师父的都不会落下他(她),除了那些走向反面的、不可救要的,(鼓掌)我都在想着他(她)们。”[2]

师父选了我当大法弟子,只要我实修师父怎么可能不管我呢?怀疑师父没管,就是不信师父的洪大慈悲,自己修炼中出现的神迹、师父的保护、承担,没有师父时时的看护,根本不可能平安到今。自己不好的状态都是学法没入心、没向内找。是正念不足,坚定的信师信法才是最大的正念。

修去怨恨心 改善家庭修炼环境

我和老伴是经人介绍结婚的。他性格内向,脾气不好,有时突然发脾气,摔东西。我一直看不上他,很冷漠。他对我好时不理他,他发脾气时也不理睬,心说“看那德性”,是一种彻底的轻蔑。老年后,他身体不好,照顾他,做该做的事,但很冷淡,不想理他。

修大法后,从《转法轮》中读到“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3]就想从第一次见面就不满意,为什么成了呢,肯定是因缘关系,还欠债吧。所以叫做什么就做,他有时不满,喊叫,也不说什么,心里却冷冷的想“还债吧,哪天还完啊!”我马上排斥,这是不善。

师父在《洪吟三》〈阴阳反背〉中讲:“女人刚尖逞豪强 浮躁言刻把家当 贤惠秀美风韵无 柔媚老妖暗中娼”[4]。我可不能作这样的人啊,向内找一定要修去它!

又看了几篇同修交流文章,发现自己真的问题很多,有一个自以为是的心,用自己的观念衡量别人,要求别人:说话用词不够文明了,语气粗俗了,看问题偏激了,与我不一致了等。以自我为中心,虽然骂不还口,不是善心的一笑了之,而是根本不屑于与他说话,他的不善其实是我的不善引来的,相由心生嘛。

为什么瞧不起他?追下去发现我有一种观念,认为家庭中男的应比女的强,也就是想找个依靠,想得到常人想拥有的金钱,温暖、关爱,因为什么也没从他那得到,而心里不平衡,而心生怨恨。然而,人生得失不是由人的愿望决定的,而是由因缘决定的,自己生命中没有怎么能追求来呢,欠债又怎能不还呢。

再说,修炼人还能要常人的名利情吗?三界的理不是反的吗?要真修还要这些名利情干什么?抓住人的东西,就走不出人。而且,这里还有懒惰心,不平衡的心,怨恨心,妒嫉心,归根结底是一个私心。而且,现在人绝大多数是为法来的。师父讲一个拾垃圾的推上去可能是个王,我怎么能轻视他呢?

我努力克制自己,逐渐扩大心的容量,正如同修讲“包容异己,成就自己”。在我的心性有所提高时,他的心性也在发生变化。“七二零”以前,他不反对我修,“七二零”以后他一直把我看得紧。在邪党制造“伪火”案时,他说要关上门睡觉,怕我杀他。还有其它对大法不好的话,也不让我和同修来往,同修来了,不开门,有时借故吵闹(主要是怕,邪党恐吓说聚集要判几年)。

我慢慢开始关心他,也问候一下他的病,单独给他弄点菜了。关系缓和一些,就讲点大法的事,放点光盘,出去做事打声招呼(以前都背着他)。我还陪他听了一遍师父在广州讲法,我又在他病时,反复放给他听,平时放《九评》,也不反对了。

后来,我做资料,建学法小组,出去做事,都不背着他,他也不反对了。我出去讲真相,适合他的,回来后就告诉他我今天遇到什么样的人,怎么给人家讲的,实际就是讲给他听的,破开他对大法、对正法修炼及对邪党的错误认识。他现在对大法、对三退、对邪党都有了基本认识(他未入过党团队)。现在他已发了郑重声明,只是对大法的神迹还不太相信。曾和我炼了二天功,后又丢不下烟酒,说怕犯戒,又说一家不能两人炼,你被抓了,我才敢去要人。

现在家庭基本上融洽了,来我家的人无论是做清洁的,修水管的,装修维修的,我讲真相劝退,他都不反对了,对大法的法理有些也能认同实践了。

今年五月,他遇到一次小车祸,被正在停车的“野的”后轮撞了,对方说上医院,他没去,说给100元,也没要,只说:“我没事,我不会赖你的,我有公费医疗。”因当时不能走了,只要求司机背回家。等我回家,他已痛得喊叫。我说你当时应喊“法轮大法好,师父救我”就不会有事了。“你应告诉他:我们家是修大法的,不会赖你钱,但你要帮我一起喊法轮大法好,师父也会帮你减小事故,让我快点好。你就是救了他。”他说没想起。我又告诉他:“你这样的身体被汽车撞了,居然没骨折,一定是师父保护的,快谢谢师父。”他立刻说:“谢谢师父。”

当我向内找自身有所提高后,周围环境也会相应变化,就是“慈悲能溶天地春”[5]吧。我想他是能得救了。我想这件事一定要用来洪法,就到出事地讲这件事,给一个司机发了资料,退了队(不知是否是撞人那司机)。昨天,他又一件事没满足愿望,又大发脾气,看来还会有反复,那就反复去我的心吧。

提高心性 改变不正确状态

修炼状态不好,感到提高不快,究其原因是,学法犯困不入心。看同修交流说背法突破快,我就否定年龄大背不了的观念开始背法,一句一句的背,再一小段一小段的背,背了三~四遍,效果不明显;又听同修讲抄法,抄法时,眼泪直流,句句入心。我也抄法,抄了四遍多,也没入心,时有抄错。苦恼于怎么学法不得法啊?怎么总也不见提高啊?按同修交流同样做,怎么没有豁然开朗,柳暗花明的感受呢?

其实我是模仿的表面,带着强烈的有求心学法,没有做到无求而学法,师父讲“要无所求而自得”[6]。学法不入心还有一个敬师敬法的问题。学法时,思想中有杂念或迷糊就是对法不敬,法怎么会展现呢?师父在《瑞士法会讲法》中讲“我经常讲一句话,我说我把所有能够使你们修炼提高,在修炼中能得到的东西都压進这部法里面去了。你们虽然在不同境界中,但是都不能够真正理解我说的话有多大的份量。你只要去修,你什么都会得到。但是你们知道吗?你们所得到的那里溶入了我多少东西在里边?(掌声)当然我不想讲我自己这些事情,我只是想告诉你们我这个当师父的做这件事情,你们也得珍惜呀!你们一定要好好修,不要错过机缘。”[7]可知法有多珍贵,到底师父为我们付出了多少,作为弟子我们永远不会知道,但我们一定要多学法、精進实修,不负师恩。

向内找自己,找出了许多执著,如对孙子的情,认为孙子上学前跟我学法,又聪明又健康,离开法,现在身体不好又厌学,脾气也不好,就总想让他修炼,其实是带有很重的情和有求心,功利心的,当然效果不好。

由于对婚姻的不满,看到有丈夫对妻子很好的家庭就想,这女的比我差多了,而她丈夫对她那样好,我家那人比别人差反而对我这样,心里很有些不平。其实是一种强烈的妒嫉心,有时还有后悔心。多次在梦里过关都是追求过我而被我拒绝的人。以前不悟,还说没梦到一丝不挂的人,师父没让我过色关。其实这不就是色关吗?古人讲“非礼勿视”,想丈夫是应去的情,想另外的异性,就是淫。我一定彻底否定它,排斥它,直到灭尽。

其实所有这些都是私心,都是想在常人中过舒服日子的心,是修炼人必须去的。用师父给的向内找的法宝,按照师父的法去做:“要慈悲的对待一切人,遇到任何问题都找自己的原因。”[8]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阴阳反背〉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学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