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教授:我的得法经历和世界观的改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三日】我是中国大陆一所著名大学的教授,由于自幼受中共邪党强灌的“唯物主义”的毒害,不相信有神佛。正是这种世界观的坑害,使我与得法的机缘多次擦肩而过,特别是失去一九九四年在哈尔滨亲身聆听师尊讲法的美好机缘。

我母亲皈依佛教多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了法轮功,便毅然决然的放弃了佛教(她说她在佛教已多年但没有感觉),强烈要求修炼法轮功。由于我家离炼功点很远,母亲年近七十,身体多病,每天早晨乘出租车参加集体炼功存在很多困难。出于对母亲的孝心,我走入了法轮功炼功点,目地是学会功法动作后,回家教不适合走远路的年迈母亲。

炼功后,我亲身经历了很多超常的事情。师尊给我开天目,我看到过旋转的彩色法轮。法轮旋转的速度不快,能清楚的看出卍字符和太极及其旋转过程。法轮太美了,颜色鲜艳、清澈、通透……其实,我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因为在我们人类这个物质空间里根本就没有这么美的颜色。这件事对我震动很大,改变了我对世界的认识,也坚定了我在法轮大法中修炼。

初期打坐对我来说太痛苦了。两条腿一盘上就开始疼,一阵接着一阵,特别是胯部和膝部疼的就象刀割一样,脚部黑紫的吓人。两条腿酸、麻、胀、痛的感觉一起来,伴随着难以承受的心难受,我浑身颤抖,面部表情不言而喻。同修劝我要面带祥和。我心想我已经疼的什么都顾不上了,哪还能顾得上脸呀!我就这样顽强的坚持一年后,在痛苦的煎熬中最多能打坐二十分钟。

幸福而难忘的时刻终于来到了,我今生第一次见到了师尊。师尊距离我有十五米左右。我虽然很激动,但一直克制自己静静的聆听师尊的讲法。期间,我感到我的膝盖里好象有一丝线被抽出,同时,抽出时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在几分钟内,这样的感觉右膝盖出现六次,左膝盖出现4次(我平时打坐时右腿就比左腿疼。小时候腿部得过病,走路困难,疼痛难忍,右腿比左腿严重。)当时,我没意识到这件事对我而然是多么幸运啊!

由于见到了师尊,我太兴奋了,第二天早晨三点多,便到炼功点打坐。奇迹发生了!我猛然间感到我打坐时腿不疼了。这时我想起了昨天见到师尊时那种特殊的感觉,立即明白是师尊给我调整了身体,消除了业力,去掉了不好的东西……这时,难以言表的感动油然而生,洪恩浩荡,幸福无比。

接着,我发现打坐时腿不但不疼了,脚也不那么黑紫了,心也静下来了,打坐的时间也延长了。第四天早上,我打坐静下来后,突然间感觉到我的腿没了,接着手和身体也没了,然后脑袋也没了,只有一点意识,清楚的知道我在打坐,听着炼功点的炼功音乐。这种感觉持续一段时间后,我又感觉到我身体的存在。这个经历正象师尊在《转法轮》中说的:“还有一种状态,坐来坐去发现腿也没有了,想不清腿哪儿去了,身体也没有了,胳膊也没有了,手也没有了,光剩下脑袋了。再炼下去发现脑袋也没有了,只有自己的思维,一点意念知道自己在这里炼功。我们要达到这种成度就足矣了。为什么呢?人在这样一个状态里炼功身体达到了最充份的演变状态,是最佳状态,所以我们要求你入静在这么一个状态。”[1]师尊的话在我身上得到了验证。

我是一个搞实证科学的人,在中国大陆著名大学任教多年,获得学士、硕士、博士学位,从事过多年的自然科学研究,从不轻信任何事情。但我亲身经历真实感受到的这些奇迹让我永生难忘,也让我确信:““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1]

这些年,通过学法炼功,在法理上的认识也在逐渐提高。通过身体的变化和心性的提高,我感到法学的越多,对法的认识越深刻,对大法越坚定不移,因为我在理性上认识到了大法是圆容不破的真理。在讲真相过程中,我经常不带任何显示的把我的感受和对法的个人认识告诉给我的同事、学生、亲朋好友,劝“三退”效果非常好。很多人接过神韵光盘时,对我也是谢意不尽。

我无限感激师尊恩赐给我的一切,庆幸今生能在法轮大法中修炼并有机缘做“三件事”,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讲真相的过程中,看到那些被中共恶党恐吓和迷惑不明真相的国人、同胞,真为他们着急,更感到失去这万古机缘的人是多么可怜!虽然我不能将我亲身经历真实感受到的这些奇迹变成人类这个空间的物质展示给人们,但我用我的人格和良心保证:我上述讲的经历是真实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