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法中成长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三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大法弟子,那一年我上小学二年级。现在想想我可以说整个童年都是在大法的熏陶下快乐健康的成长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几乎每天早上都跟妈妈去附近的炼功点炼功,然后去上学,晚上放学也是先去炼功点,先炼动功,再炼静功,然后再回家。几乎每个周末的大型弘法我都跟着大人们一起参加,近的就去当地的公园,远的还去过农村。那时的我真的处处以法来要求自己,修得很精進,是个真正的大法小弟子。

一次脱胎换骨的经历

记得在我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有过一次重大的消业状态。高烧,浑身起小红包。那时已经上不了学了,我就跟着妈妈去同修家学法,同修们读法,我清醒的时候在旁边听法,不清醒的时候就昏睡过去。脸发烧成紫红色,用嘴巴大口大口的呼吸。妈妈是同修,也没给我量量体温。现在想想,其实那个时候妈妈心放的也挺好。我的爸爸、奶奶(未修炼法轮功)知道后非要把我送医院去,我死活也不去,现在想想那个时候我并不懂什么法理,就是正念很足,一心觉得自己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管,我一定没事。所以那时无论如何我也不去医院,也不吃药。因为这件事情,还挨了打。

就这样大概一周以后妈妈带我去同修家学法时,同修有几个已经不认识我了,连着问妈妈我是谁。那个时候我的身体从头到脚趾缝,开始暴皮。脸、浑身都抽抽巴巴的,跟老太太似的。大概又过了几天,我原本比较黑的皮肤,变得白里透红,跟个瓷娃娃一样。就这样,我没有去医院,没有吃药,神奇般的将身体蜕变到最好的状态。

事后有几个同修跟妈妈说,他们其实当时看见我那样都动心了,怕我熬不过去,看我能恢复的这么快这么好,也增强了他们坚定修炼的决心。其实我知道,如果没有师父,没修大法,我绝对不会在短时间内将身体恢复的这么好,并且整个人好象都改变了一样。如果没有师父,没有大法,很可能身体里这些不好的东西会在以后变成很大的麻烦。

在我的记忆里,清楚的记的一九九九年那年的夏天,谎言铺天盖地。有一次我跟妈妈以及当地的同修去我们所在地的政府门前和平请愿,我们去晚了,整个政府广场里都是前去请愿的大法弟子,他们整齐的一排排的站着,就象每天炼功时那样,包围着他们的是非常非常多的士兵。我们使劲的往里挤,但他们不让我们進去。当时身边就有同修哭了,我还小,并不懂要发生什么,我只是知道我会跟妈妈一直修炼到底,不管发生什么事情。

脱离大法 嘴歪眼斜

渐渐的我长大了,内心深处也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但不再象小时候那样精進,常人心也越来越多。大学毕业那年,由于我不守心性,不好好学法炼功,让邪恶钻了空子,出现常人中的“嘴歪眼斜”。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一直以来,我很爱美,爱打扮,这种状态一出现,我真的快要崩溃了。妈妈知道后让我自己选择,是去医院针灸还是在家好好修炼。

从新修炼

我冷静下来,想起师父的一句话“无脉无穴”。我就想,修炼人已经无脉无穴了,针灸往哪扎呀。师父说:“我们炼功中来了劫难的时候,你还把自己当作常人,我说你的心性那个时候就掉到常人那儿去了。”[1]我就坚定下来,我要好好的修炼,我是师父的弟子,我一定会没事的。“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修炼者不能带着人心、带着业债、带着执著圆满。时间会使金子越磨越亮。”[2]看到这我觉得是师父在鼓励我。于是我恢复了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修心性。

每天我都会照镜子,后来悟到,这也是颗执著心。镜子里的我要是好转了,我就非常开心,要是发现没有好转,我就灰心,甚至担心不会好。“越害怕,就越象病似的,非得把你这个心去掉不可,让你接受这次教训,从而去掉恐惧心,提高上来。”[1]看到这,我浑身一震,我觉得这不就是说我呢么,为什么我的脸不好啊,那是因为我没有做好,有那么多执着心,不去掉以后可怎么跟师父回家呀!师父说过“相由心生”[3]。是啊,我成天愁眉不展的,怎么能好呢?为什么我的脸不好呢,那是因为我的心它有问题!脸不正了,不就是心也歪歪了么?

回想起大学的几年,我跟常人有什么区别呀?争斗心、欢喜心、看不起别人的心、妒嫉心等等等等。跟真修大法弟子相比,我实在太差劲了。我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向内找,不知不觉中,我的脸就好了。当然这期间有很多是需要我修的,这件事情真的给了我一个非常大的教训。不学法炼功,能算是修炼人么?不是修炼人,师父能管我们么?“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4]。当我真的正念产生,不去想它了,一心只想好好去修炼,师父就会为我做主。

想想这几年的修炼,真的是一路走来跌跌撞撞。甚至现在我还是有很多的常人心,我会逐一改正去掉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