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罪恶的吉林监狱“教育中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三日】法轮功教人向善,修炼者来去自由。而中共却把法轮功学员关押到监狱、劳教所、洗脑班,通过谎言和暴力强迫法轮功学员违心表态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可见中共才是一个真正的邪教。在监狱和劳教所的所谓“教育大队”、“教育中队”则是中共邪教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洗脑迫害的邪恶机构。

吉林监狱所谓的“教育中队”大约成立于二零一零年,在此之前一直是以小队的编制形式存在。这个小队最早成立于二零零五年左右,最早是由狱警李永生主管。在他手下最卖力的是白野、闫峰、邬庆东、王孝玉(犹大)等人。狱警王元春后加入李永生小队,因二人不和后分为两个小队。李永生小队一直归一监区管(后解散),而王元春小队则先后挂靠过十监区、六监区、八监区等监区。最早邪悟的张春雨、刘东、刘歌群、魏金双、孙连宝、李德海等人成为王元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助手。

二零零零年以后逐渐的有吉林省各地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送到吉林监狱進行迫害,迫害最严重时是二零零二、二零零三到二零零四年上半年。几乎每个监区都成立了邪恶的“矫治班”,那些监狱选定的充当打手的刑事犯,在监狱头目和监区干部的授意与默许下可以对法轮功学员進行任意的打骂和实施身体与精神上的摧残、侮辱。后来因为法轮功学员被打伤、打残的情况太多了,再加上法轮功学员被严重迫害的消息不断的被外界所曝光,监狱就解散了各监区的“矫治班”,成立了一个“吉林监狱矫治中心”,内设抻床、大挂等多种刑具,并从各监区抽调了多个穷凶极恶的刑事犯。在给高分多减刑的诱惑下,这些恶犯为达到让法轮功学员转化说:“不炼了”,采用各种惨无人道的方法折磨法轮功学员。其中最邪恶的是“抻床”,它可以使被抻者遭受“生不如死”的痛苦。很多人因为承受不住酷刑折磨,违心的写了“保证书”说“不炼了”,过了一段时间又后悔了,表示“还炼”,就这样反反复复的遭受了多次迫害。

到了二零零四年五、六月份的时候,由吉林省“六一零”和几个所谓的“帮教团”成员進驻了吉林监狱。这几个人中有祝家辉、张宗山、还有一个女的,共四~五人,基本都是长春人。他们采用歪曲大法法理的方法来破坏大法弟子的正念。后来张宗山等人又教会了王元春这些罪恶骗术。

吉林监狱“教育中队”从成立至今,曾因各种原因数次被解散后又重新聚合。它能苟延残喘到今天并且还在发挥着作用,我认为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吉林监狱是一个有百年历史的老监狱。自邪党建政以来吉林监狱作为它巩固与维持政权对人民实施无产阶级专政的重要工具,对民众犯下了累累罪行,是一个集邪恶之大全的“人间地狱”。二零零零年以后吉林监狱成为中国大陆重点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从“矫治班”到“矫治中心”到后来“帮教团”的進驻,一直到成立“教育中队”。一切都是旧势力在历史上所作的邪恶详细安排在这层空间的体现而已。现在在吉林监狱除了“教育中队”以外,其他狱警无人愿做转化之事。“斩草要除根”,要彻底解体“教育中队”,必须先彻底否定旧势力历史上的一切安排,彻底解体在另外空间中支撑与维持他的邪恶因素与机制。也就是彻底铲除它“历史上的根”。

二、我个人认为邪恶的“教育中队”能够数次死而复活,它应该还有一个根。而这个根才是它真正维系生命的土壤和赖以生存的理由。这个根存在于那些过去和现在在“教育中队”邪悟后至今仍未醒悟的所有人的头脑中。就算王元春再有能耐如果没有人帮他也是难以成势。虽然旧势力在历史上做了一些安排,但在现实空间中如果没有人认可它、承认它、以各种方式加持它,那它早就“房倒屋塌”“灰飞烟灭”了。(一)那些真心邪悟走到大法对立面的人回头又去转化别人。(二)违心转化的那些人只是消极承受没有从法上从思想上根本彻底的否定邪恶。(三)出监回家的人好了伤疤忘了疼,没做到早日归正自己,揭露、曝光这个邪恶黒窝。这些都是使它苟延残喘的直接原因。

二、那些外面同修针对吉林监狱,针对王元春恶行制作的真相材料好象有一些欠缺,往往过于注重了一些细枝末节。由于监狱严格的封锁消息,造成信息会有一定误差。王元春曾经多次在各种场合拿着那些有误的真相材料诋毁大法弟子。

针对吉林监狱和“教育中队”以及王元春本人的特殊情况。我个人认为,虽然在王元春手上没有致死、致残的“恶行”,但他对大法,对大法弟子所犯的罪行,却是其他一般恶人所做不到的。因为针对肉体上的迫害难以彻底摧毁修炼人的正念,而王元春所做的却是让一个修炼人真正失去正念,失去自我,走到大法的对立面而难以自拔。

建议在今后针对吉林监狱,针对王元春的真相材料中,直接正告他们:(一)只要他们还相信与追随中共邪党,继续执行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指令。将来等待他们的必将是“法律、道义与良知的审判”。让他们明白自己只不过是被邪党所利用的一个工具,所做的一切将来都得自己去承受、偿还。(二)只要他们还在以各种方式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放弃信仰,做违背大法,违背修炼人的事。就算他们把吉林监狱“教育中队”建成“孔子学院”,建成“宾馆”也无法掩盖和抹去他们的滔天罪行。

以上内容是我个人的一点粗浅认识,希望大家给以慈悲指正。另外,当年進驻吉林监狱的“帮教团”中除了祝家辉、张宗山以外的那几个所谓“帮教”的名字,如果有人还记得望早日给以曝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