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进劳教所暴行:坐铁椅子、扇嘴巴子、不让睡觉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二零一三年五月下旬,在黑龙江哈尔滨前进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徐英、田庆玲、林佩玉、王东丽四名大法弟子被从一队调到二队加重迫害。下面就是一位大法弟子自述在那里遭受的部份迫害。

一天,我们因为反对对我们的非法劳役迫害,四人没有去打水,有的其他同修把打回来的水给我们倒了一杯,被队长周木齐开窗户倒掉了,意思是不让我们四人喝水。

第二天早上还继续迫害我们,不让我们四人洗漱。我们为了反迫害开始绝食,约四天后,我们四人继续反非法劳役迫害,我们一起脱下劳教所的统一服装,结果他们让科长等找我们谈话,让我们劳动、听他们的安排。我们不听,结果当晚一宿我们四人被间隔开,一宿基本没让睡觉,我由值夜的队长周立范、丛志丽、李狱警轮流看管一宿罚站、不让睡觉,仅在丛志丽狱警值班时我休息了一会(一个小时左右),第二天被绑坐在铁椅子迫害。我和林佩玉遭坐铁椅子迫害,田庆玲被关进小号迫害,并且还被灌食迫害,王东丽没坐,回到车间劳动。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坐铁椅子被迫害期间用手铐铐着手,手背后铐在铁椅子上,背上勒的很紧、不能动弹,越动勒的越紧,把手勒的很多深深的印迹。我穿着线衣、线裤坐铁椅子,五月末天很冷,当时周木齐往下拽我线衣线裤,让我穿内短裤坐铁椅子,我反迫害拽着线衣线裤,结果他们没得逞。在坐铁椅子迫害期间,周木齐狠毒的打过我四、五次,每次都是等把我手用手铐铐紧动弹不得后,她再凶恶地抓起我的头发、狠劲拽紧头、扇我的脸、打我耳光子,一次重重的至少扇四、五个嘴巴子,因我的手被铐住、头发被拽紧、腿在铁椅子上锁着,所以根本没办法躲闪,只能承受着被她毒打、扇我的脸,她的手很重、劲很大,当时被她至少打四、五个嘴巴子之后,脸当时就被打肿了,觉的脸肿胀了起来,很痛!头发被她拽掉了很多根。

为了使用强迫劳动继续迫害我们,坐铁椅子期间限制我们上厕所次数,有几次从早上八点零左右上第一次厕所一直到晚上八点左右才让上第二次厕所,并且坐铁椅子期间黑天白天一直不让睡觉,白天找两个女犯人看着不让睡觉、不让闭眼睛,一闭眼睛马上叫醒,晚上值夜班的队长、狱警看着不让闭眼睛睡觉,一闭眼睛监控室值夜班的队长、狱警就来叫醒恐吓。

有两宿因我坐铁椅子屋内光线暗,监控室看不太清楚,队长霍书平、周木齐、周立范、狱警他们就用烤灯或大手电筒光直射,照着我的眼睛、烤着我的脸,离我眼睛十多厘米、很近、很刺眼睛、很烤脸,他们为了不让我脑袋能动弹,手段极其邪恶、狠毒的用一些布条等东西勒紧我的头发,使我低不了头、动弹不得。用光直刺我的眼睛,眼睛一闭上马上他们就过来恐吓。

在坐铁椅子被迫害期间,他们还让大夫强行给我量血压,不配合他们,他们就队长、狱警和大夫几个人强制动手量血压。第四天白天霍书平找人给我们打开铁椅子和手铐,把我叫到楼下说:“田庆玲不坐了,你看她在大排坐着呢,王东丽也不干活了,你怎么样?”不干活不配合他们就送到小号继续迫害。我由于四宿没睡觉,只穿线衣线裤被严重迫害,为了不再继续被迫害就回大排了。林佩玉因没答应他们就又给她关进小号继续迫害。在小号又关了一宿,第二天下午回的大排。虽脸蜡黄,身体很瘦,我俩仍被邪恶的劳教所用劳教迫害,参加各种劳动。田庆玲从此不用干大排劳动的活了,王东丽仍被迫参加着各种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