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王旭东女士被劫持十月 家人探视无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唐山市二十八岁的女青年王旭东,被绑架、非法关押在丰润洗脑班、非法转捕,关押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已十个多月,期间被戴黑头套、奴工迫害。警察一直不允许家人会见,令家人非常担忧。王旭东从小善良、乐观,每当遇到别人对她不友好时,她总能原谅对方。

中共酷刑示意图:人为窒息
中共酷刑示意图:戴黑头套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日下午三点左右,唐山市公安局、路北分局、大理路派出所等十七名警察闯入其家中,强行抢走一部台式电脑和一部笔记本电脑、私人书籍若干,因王旭东不在家,警察利用跟踪、监控等特务手段,于下午五点左右闯入小山附近的碰碰凉,绑架了王旭东及一同吃饭的安秋芬。

王旭东被绑架后,家人不知她的去向,五天(其间关押在丰润洗脑班)以后得知王旭东被非法关进唐山第一看守所。一个月后,不知什么原因,可能是证据不足,当局又不想放人,王旭东从唐山第一看守所被秘密非法转回丰润洗脑班,二十天后再转回唐山市第一看守所,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至今不允许家人会见。

有法律常识的人不难看出,中共办案单位把王旭东诡异地转来转去本身就是在执法犯法。

同时被绑架的安秋芬于十一月三日晚被文北派出所、社区居委会等人非法抄家,抢走电脑、身份证、银行卡等,次日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期间安秋芬申请法律援助遭拒绝,审讯她的路南分局警察说:你什么权利都没有,因为你炼法轮功,跟你不讲法律!

王旭东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因拒绝穿看守所犯人的衣服被强行戴黑头套,恶警对她强制洗脑迫害,不允许她睡觉。看守所还强迫她做奴工,如分装手套、棉签等。其父母找到路北分局讨说法,负责此事的警察赵陆飞(音)给不出任何正当理由,说是正在调查,需要保密。王旭东的父母多次到看守所要求见人,都被拒绝。

王旭东女士,毕业于唐山广播电视大学日语系,曾就职于技能培训学校、中小学生辅导学校,任咨询师,因聪明善良,工作表现出色,受到公司领导及同事的一致好评。王旭东曾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不能做剧烈运动,否则会心跳加速、呼吸困难,经常打吊瓶,因输液次数过多,扎针时经常找不到血管。这些令她痛苦万分的疾病,都在一九九八年与母亲修炼法轮功不久后不翼而飞。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王旭东的母亲周桂荣因讲真话,在工作单位被绑架,先后被非法关押于唐山第二看守所和纺织大学洗脑班两年多。当时,王旭东正在上中学,小小年纪没人照顾,只能住校,经常是冬天很冷了还盖着很薄的被子,穿不上棉鞋。唐山五十四中老师逼她写不修炼的保证,以退学相威胁,曾停止王旭东一个月的课,令王旭东的学习成绩急转直下,没能考上更好的大学。

与王旭东一同被绑架的安秋芬,三十五岁,原河北师大九七级本科生,因修炼法轮功于一九九九年底被学校非法开除,后被关押于唐山第二看守所、纺织大学洗脑班 近三年,其间被女警邢立新毒打致两臂黑紫,多日抬不起来;曾被强制坐铁椅子十多天,导致双腿浮肿走不了路。她父亲任路南区纪检委干部,一度被停职,说是女儿不“转化”就不让他上班,因精神压力过重于二零零二年心脏病突发撒手人寰。

目前王旭东已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十个月了,路北公安分局、大理路派出所不给其父母任何说法,她父母只接到一张看守所的拘留通知,后被非法转捕。王旭东的母亲于十一月四日被工作单位(路南医院)非法软禁,多日以后才恢复自由。

不法人员图谋进一步迫害王旭东的所谓“案子”送到路北检察院,父母非常担忧独生女儿的状况。请善良的人们给予关注。


大里派出所电话: 0315-2331401 2253200 2236108
大里派出所(原兴源道派出所与大里派出所合并,地址:原兴源道派出所,兴源道与学院路交叉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