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曲滨再次被绑架命危 妻子呼吁释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日一大早,大连市中山区国保大队曹迅兵等人在大连泡崖村四区蹲坑,将刚出家门准备上班的法轮功学员曲滨绑架,并把其上中学的孩子劫持到车上,抢走身上的钥匙进行非法抄家,抢走工资卡、现金、书籍等私人物品若干。

曲滨现于大连看守所已出现生命危险信号:低压40高压70,剧烈呕吐,身体极度虚脱,十天昏迷两次。

曾在210医院、大连中心医院进行两次检查,大连看守所向大连中山区法院递交此人不宜关押的申请书。可中山区法院的法官梁勇国却声称姚家看守所出示的证明书条件不够不能放人。家属质疑:难道人等到瞳孔放大才够条件?如果曲滨出现生命危险,家属则将追究所有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曲滨的妻子呼吁大连市中山区法院的领导与法官,能守住良知与道义,立即释放曲滨。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在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十四年来,年仅四十岁的曲滨,历经魔难,遭受了种种酷刑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一年八月,曲滨在大连教养院遭受吊铐,电棍电击等各种迫害,满身长满疥疮。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大连教养院恶警王军、姓朱的等领着四个犯人(用减刑利诱犯人)象疯了一 样把曲滨、曲飞、常城衣服扒光,用胶皮棍一顿乱打,高压电棍猛电,好几个电棍同时电一人(脚心、腿弯、腋窝、脸两颊、嘴、生殖器)残忍至极。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一号,大连中山区公安分局到曲滨的原单位大连某印刷厂绑架曲滨,关押在大连市姚家看守所六区11号。为给迫害制造借口,中山区公安分局曾三次提审曲滨,每次都使用极其卑劣、残酷手段,对曲滨进行恶毒折磨。曲滨身体极度虚弱,眼睛被恶警打坏。曲滨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七十九名大连法轮功学员同时遭到绑架(即7·6绑架案),据称主要针对帮助居民安装新唐人卫星电视接收器的法轮功学员。当天早八点,曲滨在单位金州东方渔港酒店旁的车站等车,被大连青泥洼派出所警察绑架。在大连看守所, 六十九岁的张桂莲被迫害致死,侯春丽的腿被恶人打断、肾被打坏。曲滨以绝食抗议绑架,看守所在强行灌食的过程中将食管插到曲滨的气管里并灌入食物,曲滨虽然极力将食物呕吐出来,但身体依然受损,瞳孔放大,危在旦夕,看守所这才不得不放人。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日,曲滨被大连国保大队曹迅兵等人再次绑架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七天后由于身体问题人被放回。八月三十日曲滨再遭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再次生命出现危险!

几次的非法绑架与肉体上的迫害,使曲滨八十岁的老爸心痛如割,夜不能眠;妻子独守空房,望眼欲穿;儿子整日恐慌,无心学习。亲邻无不心痛,痛斥中共灭绝人性的行为。

执法官员:不要漠视生命!中共执政多年,七八年一次运动,迫害死无辜百姓八千万;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又不顾六位人大常委的反对下令血腥镇压法轮功修炼者,宣称“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迫害致死的残忍口号、致残致死善良民众几百万人,血债累累,随之参与迫害的执法人员也连遭恶报。

不要乱用法律为虎作伥,害人害己!秉持公正执法,守住良知,维护社会正义,维护百姓权益,只有珍惜他人的生命,才能确保自己的命运。

附:曲滨妻子给大连中山区法院领导与法官的劝善信

中山区法院各位领导与法官,你们好:

我是曲滨的妻子周玉苹,写这封信的原因是我们很难有时间把我家的情况具体说清楚,你的工作很忙,希望你能在百忙之中了解一下我家和曲滨的具体情况,这对于你“办案”有帮助。

我和曲滨二零零零年结婚,我们期间一直很幸福,不依靠父母独立生活,我们为了家庭自己谋生,我是外地人,自己在大连,对曲滨的依赖很强,曲滨平时沉默寡言,对家庭很负责,对我很好。

但是我们平静的生活很快被打破,只是因为曲滨的信仰,我孩子刚出生,还在坐月子期间,曲滨被警察抓走被劳动教养。在大连教养院受尽酷刑,最后全身伤痕累累,奄奄一息抬回家中,至今身上的多处伤痕清晰可见。这次伤害对曲滨和我的家庭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我在月子里是提心吊胆,以泪洗面度过的。

而曲滨身体还没有完全养好,警察又要抓他,为了躲避再一次的抓捕,,曲滨撇下我和幼小的孩子,离开家流离失所。我只好自己打工抚养孩子,这期间曲滨在外面自己只要挣点钱赶快托人送给我,经常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低工资的工作也干,有时月工资1100元钱,他会给我1000元,自己只留100元钱生活,他在外面很艰苦,为了省钱,吃的不好也很少,身体一直很消瘦,而前期在教养院的酷刑使他身体一直没有完全复原。

虽然这样躲避,但是警察依然没有放过他,有一次中山分局为了诱捕曲滨,竟然把他三姐与不修炼的姐夫抓走,他三姐在这次迫害中被致残,脚断了,腿断了,腰断了,骨盆碎了,股骨头完全断裂掉下来了,医生说这个人以后永远瘫痪不能走路了,后来通过修炼法轮功四个月能走路了,但是也落下残疾,年轻美丽的三姐从此走路一瘸一拐的。我婆婆受不了刺激,脑血栓去世了。

家里已经是千疮百孔了。但是曲滨还是一次一次的被抓捕,一次一次的酷刑折磨,一次一次的生命垂危,我一次一次的怕失去他,我孩子13岁了,我和孩子就是在这种环境中度过的,期间的艰辛谁能理解,又有谁能知道呢?

听说这次抓曲滨是因为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的事,曲滨七月六日被抓后在看守所绝食抗议,看守所野蛮灌食把食物灌到肺里,曲滨休克,送到医院抢救,瞳孔扩散,警察才匆匆把曲滨让家人接走,警察认为这个人即使回家,也活不了几天。

回家后曲滨通过修炼法轮功使身体逐渐恢复,我让他象以前一样离开家躲一躲,他说他再不躲了,他觉得这些年欠我与孩子太多,他要补偿这些损失,他在家里帮我做饭,辅导孩子学习,尽一个丈夫与父亲的责任,我们家又渐渐的恢复了久违了的温馨,虽然经济仍然拮据,但也快乐。但是这时间也太短了。

仅仅一年,曲滨又被抓走了,而且现在又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我们茫然了,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在这个社会中我们到底应该怎样生存,我又怎么和孩子解释和教育孩子?

对于不公正的待遇,社会上的常人会用暴力的方式抗争,例如上海的杨佳杀7名警察与辽宁夏俊峰为了自卫杀两名城管,可是带来的后果更严重,更多的家庭与孩子受到损失。我是一个女人与母亲,我不愿意看到这些。我知道曲滨也不会这样做,因为他有信仰,他是一个好人,他宁可自己受伤也不会去伤害别人,十几年来也看到和证明了这一点,他不是一个懦弱的人,他非常坚强,就从他维护自己心中神圣的信仰付出的代价就能看到他的了不起,作为妻子我尊敬他。其实不只是他,和他一样的那个信仰群体十几年来证明了这一点。我也从开始的不理解慢慢开始理解他们,社会上的人也开始理解他们,很多人开始伸出援助之手,特别是法律界的人。

我看到这段历史会很快走过去,因为谁也挡不住时间与历史的脚步,每个人在这段历史怎么写是自己做的,我希望曲滨能走过这段历史并在以后看到它。他结下的都是善缘没有恶缘,他会很欣慰,我能帮助他的也许只有这些了。

这些年苦难也使我变得坚强也很敏感,有时为了保护自己说话很冲,请梁法官谅解。我和曲滨父亲现在非常担心曲滨的身体状况,我们经常能梦见他很苦,他的父亲说:“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不想失去他,不知他这次能不能挺过来。”

历经数次摧残的他现在已经象秋风中的树叶,不能再经风浪了,他现在身体已经极度衰竭,血压很低,已经咳血昏迷,随时有猝死的可能,大连中心医院和210医院都检查过,看守所已经将不适合羁押的手续送到中山法院,不知道中山法院是谁在阻碍,如果是他的亲人,他会这么做吗?法院首先维护的是正义与良知,维护的是道德和生命,曲滨只是因为信仰被关押,没有社会危害性。

你们在法律上可能比我们还懂得法律是允许和保护信仰自由的。希望中山法院的各位领导与法官能从法律与道义上给予我们理解和帮助。德国柏林墙倒塌后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故事人尽皆知,在执行所谓任务的时候,两名士兵两种结局:执行命令的士兵被判刑,没有执行命令的士兵被人称赞。当时法官的一句名言广为流传“当法律和良知冲突的时候,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中国俗语中也说给别人让条路也是给自己让条路。

谢谢

曲滨的妻子:周玉苹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八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