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起走在大法修炼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

一、魔难中走向正信正念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的法,算是个老弟子,可谈起来,却是很惭愧,我是个并不很精進的弟子,在修炼的路上,一直似修非修,由于没有认认真真的学法,故在七二零后,磕磕碰碰,走得是险象环生,却不知修炼人应该向内找。是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下,走入了旧势力的路。

记得在迫害开始后,为了向世人讲真相,二零零零年,丈夫和几个同修就开始复印真相资料向世人散发,后同修被恶警绑架,在魔难中,说出了我丈夫,后丈夫被当地邪恶送去了非法劳教,二零零一年,在一次传递资料过程中,一同修在邪恶的迫害中,说出了我,这样我也被邪恶送去了非法劳教,那年我的孩子才十八个月大。在那非人的迫害中,我连什么是正念都不知道了,更想不起法,我那时很后悔平时没好好学法,由于不站在法上,作了一个大法弟子决不能干的事。也幸而有同修还能记得一些《洪吟》里的诗,私底下就背背,互相提醒,不至于离法太远。

回家后,我的第一念就是赶快找到同修,看师父的最近讲法,尽快了解正法的路。在二零零四年,我和丈夫(同修)买了个电脑用于做大法真相资料,没想到刚刚起步,有同修在当地的洗脑班上经受不了,就又扯到我和丈夫。这次我被邪恶非法劳教二年,我丈夫被非法判了刑。又進了这个非人的劳教所,我的心情是无法形容的,但我却能时时感到师尊的存在,实实在在的呵护,师尊的慈悲使我从脆弱中一步步走出来,一定成度上否定着邪恶的迫害。

对如何是正念,对如何看待和否定邪恶的迫害,法理上不是很清晰,采用的也就是人的思维和人的那套方式在维护了,结果也就自然而然可想而知了。同理,对这次的迫害,表面上我对出卖我的同修没有怨恨,但埋藏在心底处的我还是将此归咎于同修的出卖,这也成了后来我修炼路上与其他同修共同做好三件事的一个障碍。

这次出来后,家里对我采取了重点防护,决不许同修跨入门。想想丈夫还在狱中,家里什么都没有,孩子又要上学了,自己的工作又没着落,面临的现实问题使我起了放弃修炼这一念,因为我当时将修炼与迫害等同了,以为要炼那就意味着无时不在的迫害,而自认为自己已到了承受的极限,不可能再往前走了,也走不动了,并且心里一遍遍的祈求师尊的原谅,让师尊也放弃我吧。

由于法理不清,我还认为这种在迫害中的修炼方式是师尊为提高我们而安排的。但在作决定放弃的那一刻,我心里竟起了再听一听师父的讲法录音这个念头,于是我将藏着的师父的讲法录音找出来,认认真真的听,如初学者,听着听着,我泪流满面,这我能放弃吗?!不!不能!我的全身心都在喊,我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分子粒子都在喊,是的,我不能放弃,走到今天,我更不能放弃,当我心里重燃修炼的心,我听到了身体里里外外四周满是欢呼声和掌声。

当天紧接着就有一同修将《明慧周刊》和师父的《转法轮》和经文送过来给了我,她告诉我,这些都早早就为我准备好的,本想一等我回来就给我,可一直没给成,今天是师尊点化,让她赶快送过来。故一大早,她就赶着送过来了。我将听到的那欢呼声和掌声告诉她,问她这怎么回事,她很高兴,她告诉我,这是我世界里的众生在为我、为他们自己而高兴,同时告诉我,《明慧周刊》上也有同修提及这一现象,接下来,我就去翻《明慧周刊》,一下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正念,一思一念,我恍然醒悟,原来自己这多年所遭受来的迫害是因为自己的一思一念长期游离于法外,而又不懂向内找,不懂得如何用法来对照归正,以至于让邪恶有孔可入,有机可乘,有招可使。

为了使我这个落下的弟子快速赶上来,师尊处处费心点化,如在梦中,我看到了自己正处在一个螺旋形式的旋转的盘上,四周空空的,我想离开,可那盘一下伸出一个触角来勾卷我,我一惊一急,在这一瞬间,我又看到另一人也在上,很险,我忙告诉他法轮大法好,一下子,他和我都安全脱离开那个盘子,这下我明白了旧势力的存在,讲真相的重要。

一段时间,我不能正确理悟发正念的目地,在梦中,我就看见自己在发正念,发着发着,就一个人到了悬崖边上,我一惊,忙大声喊:师父救我!一股力量一下子将我猛地转了方向,同时我的头脑里闪现出救度众生这一念,故我明白了发正念是为了救度众生这个目地,而不仅仅是用来自保,当我再发正念时,那些旧势力利用干扰我的生命霎时没了影。

通过这些形象的实例点化,我知道了我们是有自己的世界、众生,作为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旧势力的干扰是无孔不入的,但有师在,有法在,信师信法,按照师尊的要求做,我们也是一定能走好修炼的路。

二、一朵小花

二零零七年,当时当地迫害还是相对严重,本地还没有上网做资料的,所有的资料都靠外地同修传進来,或由本地的同修到外地去拿回来,往返费时,很不方便,与明慧网上讲的资料点遍地开花存有很大的差距。当我有了想上网做资料的念头,这时就有同修过来告诉我,有一外地同修很关心我,想帮助我,问我有什么困难,我就借此机会打电话告诉这外地同修,在外地同修的帮助下,我很快学会了电脑,而那时家里以给我孩子上学为由,一下给了我很多钱,于是我买了个电脑。但由于当时怕心还很重,表现在到手的电脑才上了几次网就出问题了,我不好再去麻烦外地的同修,想来想去,我想到一个朋友,我找到了朋友公司里的一个维护电脑的工程师,一个下午我就在他那用心看他如何一步步帮我装系统。等一回到家,我自个儿又将这工程师给装的那个系统全删除了,然后一步步重装了学员给我的系统,就这样我学会了装系统,为以后给本地学员电脑装系统维护系统打下了基础。

“我们法轮大法会保护学员不出偏差的。怎么保护呢?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当我因工作无着落而无奈时,师父将此法打入我的头脑,当我开始将自己当一个修炼人了,一个正法时期的修炼者来看来做,在师尊慈悲的加持下,我很快回到了原单位上班,来到了一个也更利于我做救度众生项目的工作岗位。师尊的慈悲,使我得益于在做工作时与弟子做三件事紧紧相联。

在随后一年里,又碰上了其他学员不修口扯出更多相联的同修的事,与我来往最频繁的几位同修均被恶警绑架了,我将迫害这事上传到明慧,有同修过来告诉我,其他同修均在私底下揣度可能是我在做的,恶人也在找,我感到了邪恶一下子压过来,在我的空间场里聚集,上下班途中,我都能感到邪恶的迫近,空气中都迷漫着渗透着这邪恶,还有不断的声音飘入耳里,且一路追着我:它们已知道了。我不停的发正念,想方设法让自己的思想静下来,有时手脚发软,人都快瘫下来,但一个声音更强地注入我的意识,力量越来越强,我跟着念出了声,“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1],一遍遍的我思想清晰起来,我能知道了这话的出处,“我们法轮大法会保护学员不出偏差的。怎么保护呢?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我的心渐渐放了下来,我知道自己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邪恶是不配干扰的,我相信师尊所讲的,过后这事也就平息了。

我是做资料的,为安全起见,我都与同修单个联系。一次同修对我提及起另一个同修,该同修因被迫害了好几次,现从黑窝回来,与同修都不接触了,也不信任同修(表象上每次迫害均是其他同修在承受迫害中向邪恶妥协时出卖了她),现自个儿在外地居住,在外地做着三件事。我听了,若有所思,我想让我听到这些,肯定与已有关。向内找,我知道自己内心里还是忧虑同修会不会也在承受不了时说出自己,有一个隐藏很深的怕心、自保的心在。

回家后,我打开师尊的经文,“以前很多事我看都是存在这问题,你们就是这样跌跌撞撞往前走,摔的一个跟头接一个跟头的。但是我希望大家摔跟头之后要吸取正面教训,不要老吸取反面教训。吸取反面教训就是用人心在想问题,把自己变的狡猾、圆容,那就变坏了。什么是坏人,我跟你们讲过吧,那狡猾的人是坏人。心地善良、没那么复杂的思想,那是好人。要正面想问题,摔了跟头要从修炼人角度上找原因:我哪做的不对?用法衡量衡量,你才能吸取正面教训,真的能这样去做一定会好。”[3]表象上是同修不修口引得了邪恶对我的迫害,但真实的原因是自己平时没按照师尊的要求认真的对待学法,真正按照法来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是自身存有的越来越大的漏,又不能向内找,才引来了邪恶的迫害,在迫害中正念不强,人心使迫害加重。如果长期不从根本上来认识这一问题,邪恶就会间隔我们,起干扰和破坏,使我与大法与同修形不成一个整体,发挥不了整体的作用。明白了这点,我开始清理间隔中的邪恶,更好的配合与跟上正法的進程。

三、一个真相电话

由于工作原因,面对面接触的人不多,故比起那些天天在外面对面讲真相做三退的同修,看他(她)所给的三退数字,自己实在相差太远了,我很羡慕。平时自己一直所做也仅是收集通讯电话、信箱类,每当我起了顾虑心,怀疑,不知这些收集的电话是否真的起作用,海外的同修会打这真相电话吗?世人会听吗?有作用吗?当这类心一起,似有意无意,就会有同事到我面前说起自己或身边的人收到法轮功(学员)电话的事,我明白了这是师尊在借他人的嘴在鼓励我,我也就一直坚持做下来。

近期,我看到明慧上内地同修打电话讲真相很多,我想我做这一项目可以告一段落了。碰巧一外地的大学同学到我所在的城市办事,她就顺道来看我(我以前曾将她的信箱及单位电话传真发到明慧),我与她提及三退,她告诉我,一年来她经常在网上收到这类的邮件,她也接到过真相电话和收到传真件,她说她认清了中共本质,她也很同情法轮功,认为中共是邪恶,她是不会与它为伍的,但对三退认为没必要,因为她认为自己不是党员,至于入的团队早过了,对此,我丈夫就很耐心的跟她讲了团队为何也要退的因由,她听明白了,非常高兴,我们就送了她一个翻墙软件,告之她为了平安,应尽快上网将三退一事办了,并将相关真相告之亲友,帮助亲友三退。

我丈夫与他同事讲真相,他同事明白后,很快表示三退,并让我丈夫将她丈夫的名字也写上,她说她丈夫(是市局的一位正职领导人)平时就对中共很有看法,三退是不成问题的,我丈夫说等她丈夫本人同意后再写。结果她丈夫并没如她愿三退,她很失望。过了一段时间,她又很兴奋的来找我丈夫,她高兴的告诉我丈夫,在家里,她丈夫接到一个法轮功真相电话,她丈夫从头至尾认认真真的听完了,对此,她觉得法轮功真了不起,为此她感慨万分,很是钦佩的说:法轮功真正是将工作做到家了。

通过同学的了解真相一事与这一真相电话,丈夫认为收集通讯号码这一项目还是非常有必要一直做下去。这不是偶然的,让我们听到这些,师尊不就是在鼓励我们持之以恒的做好吗?我们不应该辜负师父为我们创造的条件。我们不能对海外同修所做的有所怀疑。于是我们不再言放弃,一如既往的做着这一事。

四、一张护身符

一次,丈夫送给一个当事人一张新年晚会光盘,过了一段时间,丈夫问她是否看了,她说还没看,我丈夫就以第三者身份给她讲起了法轮功的真相,她听了,就向我丈夫提及一件关于她那八十多岁的父亲所遇到的事,她那老父亲患了白血病,医院认为反正治不好了,动员老人的子女将父亲接回家,并告之他们应作好后事准备。

这位老人在小区散步时,遇到一位法轮功学员,这位同修就送给了她老父亲一张护身符,让老人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由于受中共谎言的毒害,子女得知这事后,就将老人这张护身符扔了,并让老人不要相信。但每次子女扔了,老人都将护身符捡回来,非常珍惜。她不可置信的问我丈夫:念念这九个字真能起作用吗?我丈夫很肯定的说起作用,并举了一些实例。她听了,即让我丈夫将那九字写下来,表示自己也要念念。

过了几天,她告诉我丈夫,她特意买了个影碟机,看了神韵晚会,她说太好看了,并告之我丈夫,她念了那九字后,睡觉可香了,也想不起烦恼事(因被人骗走了七百多万元钱,她是满腹心事,愁得一直都无法入睡)。这样过了一个月,当我丈夫再次见到她,她说她那老父亲到医院检查后,现指标下来了,身体好了。她说她现在也想炼法轮功,走入法轮功修炼。为此,我丈夫给她送去了师父的讲法录像。

以往我们只做资料和书,并不做护身符,但这一护身符的故事,使我们立即增配了一些用具,为需要的同修配备了一些用PVC制作的护身符。一张护身符所起的作用,也使我和丈夫深深体会到我们所做的资料所发挥的作用有多大,我们以后更应以诚敬的心做好给同修给世人的每一份资料与每一张光盘,让所有的一切均真正有效的发挥救度世人的成效。

五、多找的十元钱

平时上班,在办公场所,现机关都是搞隔离,故除了同事,就真的很少接触人。我想应该多出来接触人,于是我就利用上街买菜买东西机会,面对面的发送神韵晚会光碟,一般卖主都很开心接受,如有其他顾客,有的就会凑过来,我也顺其自然发给他们。一次去商城买音箱,当时店里有三个人,店主和二位顾客,我走了進去,我给孩子挑了一个复读机,在给钱的同时,我拿出二张神韵光碟,一张送给年轻的店老板,一张送给正在店里挑东西的一位年轻的妈妈(因为二位顾客是一家人),我简单的介绍这是非常正统的传统文化,是非常好看的,店老板一见这漂亮的光盘封面,非常高兴,他告诉我,他女儿正在学中国舞,这太好了,在找好钱后,他又硬给回我十元钱,他说,做光盘也是要花很多钱的,不容易,你给了我这么好的东西,我可不能赚你太多的钱。年轻的妈妈接过神韵,高兴的连连向我道谢。年轻的店老板这些话,使我的心酸酸了好久。

说实话,对神韵晚会,初时我并不能看懂,也不知该如何理解,我自认没艺术细胞。但自己不看明白,不懂,这会成为一个面对面发放的障碍,也会影响刻录神韵时的纯净心态。为此,一家人就反反复复看晚会,丈夫说越看越明白,每看到《哈达献给神》这一舞,他就想掉眼泪。他经常大声 唱神韵中的歌曲,我和孩子都觉得他唱的也越来越好听。

原先翻墙软件,我们是自己组合的,后见天地行上有现成的,我们也就从明慧上下载了翻墙软件,制作成小光盘,也有PVC,据反馈,同修都是面对面发放,效果很好,世人也很珍惜。一次我们买东西,聊天中,提及一翻墙软件,店里的一小伙子,大学生,一听翻墙,眼睛都亮了,言语非常激动,声音都变了,他一连问:是翻墙?!丈夫就送了他一个小光盘。他兴奋的谢了又谢。

自从真正明白修炼的意义,我更深的感到,我们所做的事,就是我们的修炼,如果我们忽视了修炼,那么我们所做的事,就如同常人做事,效果就会差,邪恶就会乘机干扰,而要修炼好,我们就必须按照师尊要求用心的静心学法,我们的提高,我们的安全来自于法,只有在法上,我们才能真正稳稳的走在师尊给我们安排的修炼路上。从以上的事例中,我知道,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时时离不开同修间无私无我的配合。

回想起所走的路,我的泪水就会流下来。能在大法中修炼,能成为大法修炼中的一粒子,并能走到至今,我又是多么幸运,多么幸福。“我要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1]师尊的慈悲,师尊为我们所付出的艰辛,我们所能感受到和能明白理解,也仅仅是大海中的一滴。在剩下的时间里,我应该奋起直追,认真学好法,做好三件事,不要让师尊再为我多操心。叩首谢师恩!

以上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