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执着心的过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我从一九九七年下半年开始得法以来,在大法的引领下,在慈悲伟大师父的呵护下,磕磕碰碰的走到了今天,下面我将自己修炼去执著心的点滴体会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交流一下。

师父讲:“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师父还说:“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2]修炼十几年来,我对照师父的法去掉了不少的人心,但还是有一些根深蒂固的人心没去掉,随着正法修炼的深入,通过自己不断的向内找,在层层去掉这些执着人心。

去妒嫉心

师父在《转法轮》里专门讲了妒嫉心的问题,“我在讲法时经常讲到妒嫉心问题。为什么呢?因为妒嫉心在中国表现的极其强烈,强烈到已经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觉不出来。”[1]我就是这样的,我认为我没有妒嫉心,我不象其他人那样犯“红眼病”,看别人好了,就害气,别人好了是人家有本事,自我感觉自己没有妒嫉心。所以不在去妒嫉心上下功夫。

随着修炼境界的不断提高,我发现我不仅有妒嫉心而且还很严重。有一段时间,老看一同修的缺点,瞧不起她,说话放高调,好象自己悟性高,法学的好,说该同修不像个修炼人,老说话不在法上,从而造成间隔,对她的困难漠不关心不愿与其接触,嫌她悟性差。而对另一同修也有看法,认为她太难侍候,不是给她资料多了,就是少了,很难合她的心意。这些尽管没当面说出来,但心里怨气不少,造成那个间隔。

在家里,特别瞧不起丈夫,嫌他办事能力差,遇事唯唯诺诺,不像个男子汉大丈夫,两眼紧盯着他的缺点,他办的事一般不合我意,这样长时间养成了我行我素,我说了算,执着自我的人心,枉自尊大,也不修口。我的言行给他的印象就是霸道,也不能耐心给他讲真相,嫌他顽固,不支持我修炼,不明真相犯糊涂,实际是因为我瞧不起他,从而引起他对我修炼的反感,不理解大法,对师父的不敬,曾在邪党的压力下,做出了对大法对师父犯罪的行为,这都是我的妒嫉心引起的。未讲明真相,导致他受邪党毒害太深,压力太大造成的恶果,致使我的心性提高不上去,家庭关也难以逾越,被邪恶钻了空子,在零五年我和同修被恶警绑架,损失惨重。

我通过反复学法向内找,找到了自己这些问题的根源是妒嫉心所致。师父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3]从此后我牢记师父的法,用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反复背诵师父有关妒嫉心的法,改变了为人处世的态度,善待他人,多看同修和丈夫的优点和闪光点,他们的不足就是我的一面镜子,多看自己的缺点,抓住自不符合法的一思一念,解体它,及时归正不符合法的言行。同时长时间加强发正念清理自己空间场,改变了倒掌合掌、学法迷糊溜号的不正确状态。

就在我慢慢去掉负面看人的观念时,丈夫会笑了,态度也转变了,支持我修炼了,并教育子女要支持我修炼,不许干扰我家庭的环境和谐。我与同修配合也溶洽了,同修说我提高很大,讲真相的效果也提高了。

去显示心、欢喜心

显示心和欢喜心,对修炼人的干扰也很大,也很危险。修炼人不管做什么事,都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不论做成什么事,效果怎么好,都是师父的巧妙安排,我们只动动手、跑跑腿罢了。

法理是明白了,但是显示心和欢喜心还时不时的冒出来。例如:在学法组交流讲真相时,还是有意无意的显示自己:没有怕心劝退率高。当同修夸自己讲的好时,就飘飘然。做大法事顺利了,就高兴,也越爱做。不顺利,就低沉。这哪是修炼的心态,它让我停滞不前,摔了个大跟头。

去年六月的一天,我与同修趁学生高考放假的时机,加大力度向中小学生讲真相,头一天,劝退很顺利,发了不少《九评共产党》和真相资料。第二天,到学生停留的地方去讲真相,比前一天还顺。在回家的路上,停下看看劝退的数量,结果一看很惊喜,是近段时间内劝退最多的一次。嘴里还念叨着别生欢喜心,但心里美滋滋的,刚放下记录本,对面就来了警车。因不明真相人的构陷,我和同修被绑架了,这是血的教训!

我向内找自己还有干事心,它与显示心、欢喜心一起作怪,干扰了我救人,给我正法修炼增大了魔难,同时也毁了世人。

几天后我从黑窝出来,我要从教训中挣脱出来,去掉负面的思维,静心学法,加大力度发正念清除一切执着和干扰(或:除一切人心和干扰),尽快在大法中归正自己,请师父加持。

现在我已经能正常做好三件事了,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弥补自己的过失。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