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时间 走好最后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我于一九九八年五月得法,起初我炼功的目地并不是我想修炼,我的本意是为了给重病的母亲治病。

我看到了大法的美好

我听亲戚说炼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我就在寻思怎么才能让饱受了三十年病痛折磨的母亲在晚年时能好过一点。带着这个目地我去听了同修们的修炼心得,发言的每位同修都从不同的角度讲述着大法的美好。于是学了动作请来了大法书籍,回家后照着《大圆满法》自己熟悉,加上后来同修们的耐心指导,我和母亲成了大法学员。

修炼大法后的母亲真是变了一个人,三十年的沉疴顽疾一点点的消失。三伏天从未脱过羊毛衫的母亲终于丢掉了厚重的衣服,换上了轻巧凉快的衬衫。母亲的身体好了,我的心情也好了,我的父亲也感受到了大法的超常而走入大法中。我们一家人其中四人是大法弟子,那段日子真是最快乐的。得法了就是最幸福的人。

十年的青春被中共邪党耗费

一九九九年底,大法修炼者遭受到中共邪党残酷的迫害,二十几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我同千千万万个大法弟子一样放弃了一切、放下了生死進京护法。去的时候我就知道后果,我还是依然踏上了证实法的路。

一路上,我们十几人互相鼓励避开重重盘查来到天安门广场。我毫不畏惧的和同修打开横幅,在师尊的呵护下平安回家。后来因为家人同修被劫持到驻京办,地方派出所怕我上京把我非法关押。十五天后我和家人同修才回家,那一年我们一家三人在拘留所里过的年。从那时起到以后的时间,也就是十年的时间,我被绑架、劳教、判刑长达十年。

在这十年间我经历了亲人间的生离死别;在这十年间我失去了作为女儿应尽的孝心;在这十年间我依然是孑然一身;在这十年间我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不到一年。总之在这十年间饱尝了中共恶党给我们带来的痛苦。这十年中有做的不好的遗憾,有没放下执著的悲痛,有人心阻拦时的懊丧,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在这十年中不论怎么迫害,这颗心却是坚如磐石坚定的跟随师父回家。二零一零年我终于走出了黑窝,告别了黑暗的十年,回归到正法的行列,有时间和能力做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我的法器就是一支笔。回家后的我在家人同修的帮助下,一步步的往上修,去怕心,真是举步维艰。十年的迫害在我内心留下了很多创伤,时时阻碍着我。怕心去掉一点又冒上来一点,人心去掉一个又冒上来一个。听到敲门声、汽车喇叭声,我都会猛地回头看家人同修,那种担惊受怕的表情令家人同修很着急。于是我们加强正念,时时清理,家人同修一刻都不放过对我的帮助。很快我摆脱了邪恶残留的那些障碍,学法也能记住了。

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看到有好多东西放在那让我选,我毫不犹豫的选了一支笔,很大的一只毛笔。第二天醒来后就跟家人同修讲了我的梦,家人同修鼓励我拿起笔揭露邪恶,把这十年中邪恶对我的迫害都曝光出来。我答应了,可曝光的过程却是很艰难的,邪恶一直在干扰。一篇揭露迫害文章我写了近五个月。

当我在明慧网上看到自己的文章时,我真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感激师父,感激明慧网的同修们,感激帮我把流水账一样的文章变成一篇揭露邪恶的文章。后来有一同修从黑窝出来,谈到写揭露迫害文章时说:我们老俩口文化水平低,不会写揭露迫害文章。我听后没表示,只觉的同修的悟性好,是想揭露邪恶。并没有认真思考这件事为什么让我碰到了。家人同修见我不悟,就问我听到这些话有啥想法。那时的我总觉的自己不行,没能力,自己的揭露迫害文章都是同修帮忙修改的。家人同修说,你连笔都选择了,为什么不去震“人妖”呢?我举棋不定,害怕写不好别人会笑话,怕心和爱面子的心又在做祟,人心挡在了正法的路上。我是选择跨过去呢,还是被它挡着?

家人同修鼓励我多看明慧网上的揭露迫害文章,帮我分析在揭露迫害文章中什么是揭露的重点,什么是解体邪恶的有力武器。我释然了,师父交给我的法器就是一支笔,我先用这支笔去正邪大战。当我出了这一念后过了没几天,想写揭露迫害文章的同修老俩口找到我家,又提起此事。这一次我没有推辞,我拿起心中的“笔”朝师父看去,因为我家高挂着师父的大法像,在心中向师父答应,我会写好这篇揭露迫害文章。

送走老年同修,我们仔细制定了文章的大纲,两天后我和家人同修来到老年同修家,详细的了解了他们夫妇受迫害的情况,四、五个小时,一边问一边记重点,大轮廓出来后我们就回家了。接下来就是我揭露邪恶了,一次次的写一次次的改,定稿后我才正式在电脑上敲打。

一篇文章成形了,家人同修给我指出了不足之处,我又找了一个在这方面做的比较好的请他帮忙审核。文章终于发上去了,我没有想过我的文章能否刊登,但我想过揭露邪恶的恶行已经在另外空间里了。几天后家人同修上网时发现了我写的揭露迫害文章,激动的对我说:师父在鼓励你,你继续写下去,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我们把明慧网上的文章下载下来和自己的文章对比,发现明慧网的同修对我这个第一次写文章的同修真是费了很多的精力,不光是错别字,还有文章的结构都做了调整。在这里我真诚的向明慧的同修们说声“谢谢,你们辛苦了!”

有了这次的经验,我对写文章不再惧怕了,交到我手中的揭露迫害文章一篇接一篇。从最初的一篇文章要几个月到现在的十几天。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我的智慧。我写过揭露迫害文章,但我从未写过交流文章,记得第八届法会交流文章,我只打过一篇,在同修的帮助下发上去了。等我听到明慧广播里念的文章是我写的时候已经是好长时间了,我明白师父再次鼓励我交流文章我也可以写。但是我知道我做的还很不够。

当5-13征稿时,交到我手中的文章很多,我也发了一部份,还有一部份我觉的写得不符合这次征稿的要求就没发。有些文章我写了反馈意见建议从新再写。后来我悟到是我用常人的思维去衡定同修,同修都是站在不同的角度去证实大法。虽然文章短,但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是一目了然的,我有什么资格去否定同修那颗积极参与的心。有了上一次的教训,这一次不论同修拿来的文章多短,只要是站在法理上,我都毫不推辞的就敲打,我能做到的就这些。

从黑窝出来后,看到家中的情景真的让我心酸。十年前是什么样十年后还是什么样,可以用“凄凉”来形容。

我为了生活,在回来后不到两个月后就找工作,渐渐的我对钱财的心在不知不觉中滋生出来了。今天给家里添点这样,明天再添点那样,还要拿一点钱做证实大法的事。记的第一次发工资我领了八百元,家人同修说:这些钱可以做好多事。我也觉的多,因为近十年来我没有摸过钱,我不知道现在的钱其实已经不值钱了。当我拿着钱去买东西时才发现少的可怜,我的钱财心就这样被一点点的滋养了,以至于后来由钱财心而引发了我的各种执著心。我带着这些心混过了对于我来讲极其珍贵的两年。

今天我写出这些是希望和我一样的同修,珍惜我们的时间,我们比别的同修失去的多,我们的时间都被耗费在邪恶的黑窝中了。我们的时间有限,尽快找出自己的执著,别给自己和自己世界的众生留下遗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