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甘肃张家川县公安局长白勇强被停职所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

由甘肃张家川县公安局长白勇强被停职所想

(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近日,在甘肃张家川县发生一少年因网络言论被公安以“寻衅滋事”刑拘的事,此事件引起国人的关注。与此同时,公安局局长白勇强却戏剧般的在九月二十三日晚二十三时被宣布停职,原因与行贿原天水市公安局副局长史居平五万元有关。消息一出,众人哗然。好多人觉得此人落马很可惜,因为在当下的中国行贿五万不算什么事,在平时此人表现还可以,事情果如其然吗?让我们从另一个方面看一下。

白勇强是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四日从天水市来到张家川,担任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任职几个月就开始在全县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有的处以罚款,有的被非法关押数月,给法轮大法修炼者及家庭带来许多伤害与痛苦。二零一二年五月,又以“挂横幅”事情,在全县大肆非法抓捕、关押大法修炼者,涉及人数几十人,最后非法判刑四位法轮功学员,在当地造成的影响很大,使张家川县成为天水地区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乃至在整个西北地区都首屈一指,而时任公安局长的白勇强是主要责任人。

从古到今,人们扬善弃恶,敬天信佛,相信善恶有报,在中共的一言堂妖魔化的宣传下,在暴力的压制下,像白勇强之类的真假不辨,善恶不分,有人更是如鱼得水,捞钱、升官,可是他们忘了古训:人在做,天在看。迫害佛法及修炼者,古今重罪。

现在白勇强的停职,只是警钟而已。当地人可能忘了,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时,当时的局长张庆忠效力中共,非法抄家、罚款、关押上百名大法修炼者,当爬上天水市公安局长的位置后,却以涉黑被判刑十二年。在这里,我们不是幸灾乐祸,这些人说到底,也是受害者。在中国像他们一样紧随中共,迫害法轮功,不知导致多少人背井离乡,妻离子散,父母无靠,可是到了最后,参与迫害的人终会为此负责,或身败名裂,或命丧黄泉。

在中国,迫害法轮大法已经整十四年了,在多年后的今天,已经有了许多的或下场更惨的“白勇强”,明慧网上有过万例的报道。希望那些人还在被迷惑紧跟中共继续迫害者,静心想想,你可否是下一个白勇强!

黑龙江省佳木斯劳教所原卫生所所长李雪娜遭恶报

黑龙江省佳木斯劳教所原卫生所所长李雪娜,二零零九年十月,在其儿子出殡时,母亲送儿子,撕心裂肺的哭声让很多人感到凄惨。

李雪娜任职期间,参与了对大法弟子的严重迫害,收进被公安迫害的出现严重高血压、心脏病的法轮功学员;收进被公安恶警打得遍体鳞伤、抬着进来的法轮功学员;被劳教所迫害的出现严重高血压、心脏病以致在厕所昏倒的法轮功学员也不肯释放;子宫肌瘤流血三年的法轮功学员,也不肯释放;法轮功学员尹玲回家只二十天就含冤离世了;强迫法轮功学员做奴工;参与了野蛮灌食、灌药……

其中,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杜辉二零零五年十二月被绑架,遭非法劳教迫害。佳木斯劳教所所长伙同女狱医李雪娜不说明原因,强行给杜辉注射不明药物,在打到第六天时,杜辉的手臂上已是密密麻麻的针眼,并且骨瘦如柴,生不如死。

李雪娜参与迫害另一个法轮功学员的场景:我(法轮功学员)抵制灌食,三个恶警郭刚、杨春明、李负国在场指使犯人强行灌食,无赖的王福为了减刑,丧心病狂的充当郭刚的黑手,他用一条腿跪在我身上压着,双手按着我的头,黑心的李雪娜(卫生所所长)用胶皮管往我鼻子里插,我不配合,李雪娜恶狠狠的高喊:“这样不行!快点!整!整!整!”这时,王福就到我的头上,用双手抠住我的下巴,往上使劲抠,当时下巴就抠破了皮。

因为我双手被铐在床的两头不能动,我高喊:“法轮大法好!”王福就用双手掐我的脖子,在卡得不能喘气之际,黑心妇人李雪娜就把胶皮管狠狠的插入我的鼻子直到我的胃里。由于太咸,胃里受不了就呕吐出来。就这样,每天都等于上一次刑一样,时间一长,体内的盐过量,再加上经常不给水喝,口渴难忍,有窒息的感觉,张嘴喘不上气来。

李雪娜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罪恶,其罪恶殃及家人。李雪娜离婚多年,与儿子相依为命,其儿子输耍不成人,后又患尿毒症,不断的透析,李雪娜为给儿子治病,借了七万元钱,又卖掉房子租房子住,也没能保住其儿子的性命,死时才三十岁左右,也是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