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意践踏法律 中共恶徒公然犯法

迫害十四年:中共在北京的罪恶(4)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接上文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中国笼罩在红色恐怖中,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不仅失去了信仰自由和表达自由的天赋人权,就连基本的生存权也被残酷地剥夺。无需任何理由、证件,警察可以随时闯入法轮功学员的住宅;无需任何手续,警察可以随意抄家、搜身、抓人;无需任何法律程序,当局可以将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判刑,甚至滥施酷刑致残、致死;对法轮功学员,当局可以“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打死算自杀”。

抓捕、劳教、判刑、致死,每一个数字都牵扯着一个家庭——暮年的父母、幼年的儿女,他们在极度痛苦和惊恐中煎熬着,度日如年。没有任何亲人的消息,即便打探到也见不到,日日期盼,终于盼回亲人,又恐惧不知何时再被抓走;有的等到的是亲人被非法劳教判刑,而有的则再也等不到亲人归来——致死、失踪。这就是十四年来中共迫害法轮功所制造的国家恐怖笼罩下的中国现实。

一、疯狂绑架

不需任何理由,不需任何法律程序,只要是法轮功修炼者就随时面临被抓。上访被抓,炼功被抓,走在路上被抓,呆在家里被抓。亲朋好友被抓,同情者被抓,稍有怀疑先抓,童叟皆不放过,上至九十四岁的老人,下至几个月襁褓中的婴儿。大耍流氓诬赖,警察兜里揣着空白抓捕令,想抓谁当场填上名字就抓;警察自带法轮功资料放到要抓人的家里然后马上抓。无耻到极点。

北京西城某派出所副所长毫不掩饰的说:“逮你们还用拘捕证啊,对你们想逮就逮,说什么时候逮就什么时候逮……”

绑架如同黑社会的流氓土匪,砸门撬锁强入,搜查抄家如同打劫般留下一片狼藉,顺手抢劫敲诈,勒索钱财,据为己有。无论抢走多少钱财衣物很少能要回,即便要回些,也是象征性的给床破被或一把破菜刀,电器、现金、衣服、手机、手表、甚至首饰都被作为作案工具收缴。

由于无法进行全面调查,我们主要依据明慧网公布的数据。而明慧网刊登的是严密封锁中传递出的有限的消息。比如绑架法轮功学员,我们统计了有名姓和有具体数字的,对有些数据我们没有统计在内。比如:

二零零零年三月房山区开始大规模的逮捕法轮功学员,只要是炼法轮功的,都被拘留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日晚,房山区有学员被从家中无故抓走,近日房山区有大批学员无故被抓。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日晚昌平地区有数名法轮功学员从家中被公安带走。
二零零一年七点二十前北京大批学员无故被抓,北京宣武区及安贞、阜外、六铺炕地区凡是登记在册的仍在炼的(包括写过三书的)法轮功学员全都被抓,亚运村地区是十七号晚上十八号凌晨抓的人。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房山区数名法轮功学员被强行抓到洗脑班。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八日东城区和朝阳区恶警劫持多名法轮功学员强送洗脑班。
二零零四年二月中旬怀柔区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抓。
二零零五年,据公安内部人透露,仅十一前夕,北京就有三百多人被非法抓捕。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八日海淀区一夜就绑架了数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绑架王国华同时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一零年,朝阳分局在抓捕刘昱见的当天抓了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晚各区、县有几十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有的已被非法劳教。
二零一二年,崇文区的贺丕珍在家中被绑架,同时还有几人被抓。
仅丰台区东高地街道就有二三百人次被绑架强迫参加“转化班”。房山区顾册村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通州十几个资料点被破坏,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被抓。
景军被绑架,由于景军的电脑存储了许多法轮功学员发给明慧的声明,底稿没有删除,根据电脑上的名单,恶警又抓了许多法轮功学员,再次被劳教。

这样的消息报道很多,众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数据无法统计。还有许多至今没有被曝光,如:二零零七年三、四月间有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至今没有在明慧网上曝光。

明慧网报道:据北京东城分局看守所的狱警讲:在二零零六年三月份两会期间,北京地区抓捕近三千名法轮功学员,到四二五时,达到了五千人,而从明慧网报道的数据统计,被抓捕的人数全年仅一千三百零二,是二个月绑架人数(实际绑架可能还要多)的四分之一。

据不完全统计,自七二零至二零零七年怀柔遭恶党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共二千人次之多,其中受到不同程度伤害的一千五百人,非法判刑、劳教的超过三百人,非法拘留超过一千人,被打死两人。而从明慧网报道的数据统计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七年被恶党绑架的仅九十六人次,是实际发生的近二十分之一;非法判刑、劳教仅十五人,是实际发生的二十分之一。

图
图 明慧网2000至2012年北京地区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人数

2000年至2012年北京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人数统计:
年份 绑架人次
2000 1690
2001 1669
2002 372
2003 277
2004 309
2005 643
2006 1302
2007 879
2008 859
2009 330
2010 223
2011 409
2012 388
合计 9350

需说明的是:没有获得一九九九年的数据。一九九九年以来数以千万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被抓,目前无法统计,二零零二年、二零零三年、二零零四年被绑架和实际差距更大,可能与当时资料点比较集中,被破坏严重有关,据不完全统计,近百个资料点被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抓,损失巨大。有的一个资料点就损失几十万元人民币。

图
图 明慧网2000至2012年北京区(县)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人数示意

从以上图表数据可以看出,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一年北京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到了疯狂的程度,二零零六至二零零八年也是比较疯狂。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至二零一二年北京区(县)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人数:

区(县)绑架人次:
海淀1171
朝阳1038
密云县627
西城345
丰台546
房山443
石景山300
怀柔328
延庆县366
门头沟194
通州215
大兴105
昌平283
东城251
平谷265
顺义312
不明者2561
合计9350

从以上北京各区(县)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数据来看,海淀区、朝阳区疯狂到了极点,充当了北京市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

在大陆当今的国家红色恐怖中,我们无法全部、真实的还原历史,但仅从被揭露的事实中就足以看到政府耍流氓诬赖,血腥恐怖到了多么可怕的程度。对付法轮功他们如临大敌,既表明了它们的凶残,也说明了江泽民之流对法轮功的恐惧害怕。摘录以下几则明慧网报道:

恶警疯了似的用榔头等工具使劲砸门、撬门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九日晚八点三十左右,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公安分局和马家堡派出所共出动六辆车,三十多警察和便衣,突然闯到丰台区女法轮功学员赵桂英家抓人。赵桂英坚决不配合邪恶,不开门,他们就疯了似的用榔头等工具使劲砸门、撬门,声音非常大,整座楼的居民都听到了,甚至惊动了旁边楼的居民,围观群众达数十人。许多人目睹了这一形同土匪的暴行,十分气愤。有的不顾恶警阻拦冲上前质问:“半夜三更疯狂砸门,还让不让老百姓睡觉?!”“你们还算是人民的警察吗?”恶警凶狠的说:“少废话,我们是执行公务。”更多的围观者怒视着一切,敢怒而不敢言。防盗门被砸开了,里面的木门也被砸开了,恶警们冲进去,把赵桂英双手反铐着押出家门。临上警车时,赵对围观的群众大声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其大义凛然的气势引起在场许多人的敬佩,令邪恶胆寒。谁好谁坏,谁善谁恶,不是一目了然了?老百姓心里跟明镜似的,大家都同情法轮功。整个事件持续了四个多小时。

70余名武警,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绑架一名手无寸铁的女学员

七月二十日前后,一名在北京朝阳区洼里乡仰山村租房的女学员不幸被恶人举报,当地警察得知后极为惶恐,当天晚上竟然派出七十余名武警,荷枪实弹,全副武装,将该学员住所团团围住,非法强行绑架了该学员,此事件发生后在当地引起了强烈反响,人们议论纷纷:70余名武警绑架一名手无寸铁的女学员,充份暴露出了邪恶势力的色厉内荏和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大正念和大法神通的极度恐惧。

五辆警车,五十多个警察大动干戈

北京法轮功学员关智生为抵制邪恶的洗脑班曾离家在外漂泊,八月中刚回家就被恶警抓走,下落不明。据悉,绑架他那天来了五辆警车,五十多个警察,给他上背铐抓走的。对一个坚持信仰、道德高尚的好人如此大动干戈,如临大敌。只能说明法正乾坤中邪恶势力的末日即将到来的征兆。

四、五十人昼夜监视法轮功学员的家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九日,北京丰台区留霞峪村法轮功学员付山被丰台区公安分局绑架,抄走电脑、打印机、手机、MP4、MP3、大法书等私人物品,被非法劳教两年。随后它们安排了四、五十人昼夜监视法轮功学员付山的家。

根据明慧网报道,不完全统计,二零零八年一月到七月在北京地区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达到五百八十六人,其中一月八十三人、二月八十七人、三月五十七人、四月一百一十二人、五月一百四十四人、六月四十八人、七月五十五人。 对比截至六月三十日全国共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八千零三十七人,北京地区占大约1/14,但北京人口加上外地在北京的人口只占中国总人口的1/70,可见作为奥运主会场的北京对法轮功的迫害的严重。更令人发指的是,中共当局利用地震国难之机,在北京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五月十二日地震后到五月三十一日,已知共抓捕法轮功学员一百零四人。其中在五月十二日至十四日,三天中,北京市突击抓捕法轮功学员至少二十八人。一周后,五月二十日,北京又进行了一次大抓捕,一天当中就至少有三十人被抓。国保预审在非法审问被抓的法轮功学员时,都提到这是全市统一安排的抓捕行动,他们各区只能执行“上面的命令”。 继二月六日北京法轮功学员于宙在看守所关押期间被迫害致死后,五月北京又有两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分别是郎凤仙和康姓老年妇女。北京市朝阳区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郎凤仙,屡次遭受邪党人员的骚扰、关押等迫害,仅二零零八年一到五月就被非法抓捕三次,郎凤仙老人于二零零八年六月中旬被迫害致死。

十四年,总想在国际上给自己立牌坊,北京更加的高楼林立,殃视夜夜歌舞升平,传统文化被摧毁,道德地线被摧毁的芸芸众生疲于奔命忙生计,麻木的人们不关心天天、时时在身边发生的残害善良修炼者的一桩桩、一件件。这是中国人的悲哀,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中国,中国的首都北京就是黑暗、恐怖!

二、随意劳教、判重刑

撒谎造谣,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虽是中共邪党为了维持其统治一以贯之,但针对法轮功学员大面积的随意非法劳教判刑,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不履行任何法律程序,其邪恶疯狂、毫不掩饰、毫无顾忌达到了空前的程度。江泽民的所为比中国有史以来的任何暴政都野蛮、残暴。

二零零零年四月份起,丰台区近五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定劳教一-二年, 被分别送往北京大兴县团和、天堂河劳教所。据悉,八月份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判劳教。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二日,北京西城区法院非法审理包括五十七岁的退休中学物理高级教师李淑英,一名中科院副研究员在内的九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判刑最重的是一中科院退休副研究员(女,姓名待查),被判八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一年。九名学员中大多为中青年知识分子,除来自北京外还有武汉青岛的学员及一留日学生。他于半年前回国护法被捕至今,家人全然不知,以为他仍在日本留学。

北京朝阳区公安分局执行江××流氓政权的犯罪政策,二零零一年间共非法判法轮功学员劳教一百八十二人,判刑八人。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至二零一二年北京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人数

年份非法劳教人数非法判刑人数
200012061
200140395
20028920
20034510
2004307
20051026
200629737
2007937
200823710
2009613
2010703
20116615
2012623
合计1675277

图
图 明慧网2000至2012年北京地区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人数

从以上北京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的数据来看,北京当局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的高峰是二零零一年,二零零六年,二零零八年。尤其是只二零一一年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竟高达四百多人。

北京邪恶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判刑比较疯狂的时期是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一年和二零零六年,最疯狂在二零零一年,当年竟有九十五位学员被非法判刑。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至二零一二年北京区(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人数:

区(县)非法劳教人数非法判刑人数
海淀12235
朝阳30317
密云县7317
西城227
丰台415
房山467
石景山593
怀柔692
延庆县826
门头沟9122
通州171
大兴19
昌平275
东城392
平谷115
顺义531
区(县)不明497147
合计1675277

图2000至2012年北京区(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人数示意
图:2000至2012年北京区(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人数示意

图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至二零一二年北京区(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人数示意图

从上面北京各区(县)法轮功学员被劳教、判刑的数据来看,朝阳区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最疯狂,达三百零三人。海淀区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最疯狂,达三十五人,其次是门头沟区、朝阳区。

抓捕也罢、劳教也罢、判重刑也罢,就是一个原因——修炼法轮功。甚至根本不需要冠冕堂皇的理由,直接由六一零分配劳教人数名额,刑期多长完全根据掌权者的意志、六一零的决定,中共恶徒践踏法律已荒唐至极,随心所欲。中共恶徒公开违法,遮羞布都不用,超期关押,不按法律程序通知家属是再正常不过了。有的被绑架几个月家里得不到任何消息,有的被非法劳教判刑家里仍得不到任何消息。

白玉良,女,六十岁,多次被拘留。因在楼下炼功,被片警发现,命令她停止,她继续炼,结果被非法劳教。警察的说法竟是“不给我面子”!

王秀英,女,四十岁,为证实大法到天安门打横幅,被天安门分局关押,被一个19岁的武警殴打侮辱长达几个小时,非法劳教一年,罪名竟是“带头绝食”!

李春香,在自己家中被延庆县警察非法强行带走,第二天非法劳教二年。

王凤芹,李连柱夫妻正在地中干农活,警察突然出现,强行绑架,第二天送劳教所。

六月一日,延庆县城关镇东五里营村村民黄春计,在七名便衣警察和本村治保主任吴广发的暴力下,被抬到警车上绑架走,六月二日送劳教二年。当天抓当天就劳教

二零零五年六月一日,延庆县城关镇司家营法轮功学员赵秀敏被延庆恶警从干活的工地上绑架,上午绑架下午就被送劳教所了。

于慧琴,女,四十四岁,北京市延庆县康庄镇屯军营村人,曾多次被迫害, 二零零三年八月十四日早晨,于慧琴第三次被绑架,直接送到北京新安劳教所迫害。于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六日下午六点含冤离世。

以同一“罪名”,从劳教所转到监狱,刑期满了再转回劳教所

赵凤枝,六十岁左右,二零零六年她挂横幅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被非法劳教两年,被送到劳教所调遣处。当地六一零,国保恶人恶警无视法律,先劳教再判刑,以同一事件又将赵凤枝非法判刑三年,赵凤枝从劳教所转到监狱,二零零九年六月刑期满又从监狱直接转回劳教所。她被非法关押了五年。

劳教已非法 劳教期竟长达五年

梁明华,男,四十三岁,原北京市第二客运分公司服务队长 ,多次被非法抓捕,因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被非法劳教五年。

张博文,女,师范大学在读学生, 二零零六年十 月,因向常人讲大法真相,遭北京公安绑架后非法劳教五年。

多次被劳教和判重刑

李万庆,五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八年,被劳教二年两个月又延期了六个月,于二零一一年五月回家。二零一一年底再次被抓,被非法劳教二年二个月,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新安劳教所。他的妻子梅玉兰二零零零年五月在朝阳分局看守所被灌食致死。

郎东月,被中共多次迫害,四次被非法劳教,有一年、一年半、两年半,第四次也是两年半,前三次都是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遭迫害;第四次因拒绝“转化”被送马三家劳教所,被加期一个月,她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了七年。

刘晓卫,一九七三年左右出生,计算机专业,原首钢职工。一九九九年后因向世人讲真相,与妻子田丽娟同时被非法判刑迫害,并被单位开除。刘晓卫被关押在天津茶淀前进监狱。 二零零六年九月七日,刘晓卫被警察从家中带走,又被非法劳教两年半。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一大队。

吕素民,北京门头沟法轮功学员,曾经在门头沟区法院工作,三次被非法劳教,被开除工职。又被非法判刑三年

王朝英,女,五十六岁,三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劳教两年半。二零零零年被非法拘留半个月,被千家店镇派出所非法罚站二次、非法罚款一千五百元。

李艳,三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前夕李艳又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半,二零一二年的三月,在被释放仅三个月,她又被非法劳教两年半。

刘兴杜,三次被非法劳教,于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二日早上被邪恶之徒从家中绑架被第三次非法劳教。在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时,因不放弃信仰,被煤炭工业技术职业学院开除工职。

于溟:三次被非法劳教,于溟坚定信仰,所到之处令邪恶之徒无可奈何,耗费大量人力物力,所以北京劳教所以及河北劳教系统都不愿收他。团河劳教所特意把他隔离在西楼一个软包墙的单间里,每天二十四人,分四班,每班六人看守他。于溟不停的呼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用抹布塞嘴,恶警将他绑在床上三个月之久,导致他浑身肌肉萎缩,将他转到臭名昭著的劳教所马三家迫害。

吴兰兰,多次遭绑架,被冤判重刑七年,约在二零零八年放出来,没几年又遭当地公安绑架判刑。

勘淑凤,女,六十五岁,三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一一年八月中旬,因讲真相救人,被恶警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半。

陈淑兰,女,四十多岁,昌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八年,于二零一零年三月出狱后,被昌平六一零直接劫入洗脑班二个月有余。回家后,一直被监控。由于她不放弃修炼,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六日发放真相资料时,再次被绑架。他的父母、弟妹都因修炼法轮功被无辜迫害致死。

一位北京法轮功学员,女,六十四岁,是一九九六年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自邪党迫害法轮大法后,十二年来,她曾被公安、国安、六一零绑架十多次,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四年,一次被关洗脑班,并曾经两次被劫持到公安部医院遭受长期迫害。

冉奉云夫妇,中医药大学毕业,北京某门诊部医生。冉奉云两次劳教,其妻劳教一次,多次被非法关押。

吴银娥,女,五十多岁,密云县下各庄镇康各庄村人,曾被非法劳教两次,又被非法判刑三年。

曹志诚,一九五八年出生。家住北京丰台新发地。二零零零年后,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三次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关押在团河劳教所。二零零六年第三次被非法劳教。他的妻子也被非法劳教两年半,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

邱淑芹,女,清华大学教务处职员,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劳教、拘留共九次,北京奥运会前,因坚持信仰,和其他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一起被转到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关押,在关押期间头部被打成重伤,曾大量吐血,手术后头部缺少一块头盖骨已成残废,她的家人承受了许多痛苦,她母亲无法承受打击,在她关押期间悲伤去世,去世前未能看到女儿一眼。因邱淑芹早年离异,多年来儿子无人照料。

韩英立,女,清华大学退休职工。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判刑三年。

张维珍,女,清华大学职工家属,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刑事拘留,先后被非法劳教两次。

张亦洁,外经贸部办公厅任处长,八十年代中期,与丈夫一同被派任中国驻罗马尼亚大使馆外交官;九十年代回国。张亦洁从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由于坚持信仰,在九九年七月后的七年间先后七次被中共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六月,在“六一零”头子李岚清授意下,张亦洁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后又被加刑十个月,九死一生。经国际社会援救,张亦洁来到美国,现居纽约。

于长新,男,七十四岁,教授,中国空军学院教官。二零零零年一月六日被北京军事法庭秘密判处十七年监禁徒刑。他是重要的空军高级将官,曾对空军作出杰出贡献。在七十年代于长新是空军优秀试飞员。他的研究成果使空军发生事故的次数大大减少。很多退休的军队领导对此判决表示不满。于长新一九九二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因所谓的“四二五事件”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一日被秘密拘留。据他的家人表示,法院指控他协助扩展法轮功组织,以及协助法轮功始创人李洪志先生出版书籍。

姜昌凤,于长新的妻子,七十二岁,退休干部,被非法判刑十年。关在北京女子监狱。入狱八年,姜昌凤被迫害的腰已经弯成九十度,手颤抖,生活基本不能自理。

徐若晖,三十多岁,大学毕业,北京某中学教师,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判刑前在“法培中心”被关小号八个月遭受摧残。二零零四年下监到女监四区。

白荣春,男,三十岁左右,电脑工程师,于二零零零年五月份被抓,二零零一年九、十月份间被北京法院以所谓的“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判刑十三年,并遣送回原籍服刑。

韩学,男,四十五岁,高中文化,北京房山区法轮功学员,北京洁仕塑料制品有限责任公司经理。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日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十年。

王益,男,被非法判刑十四年。
但凌,女,四十八岁,研究生,中国医学科学院协和医科大学教师,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张俊凤,朝阳区六里屯,被非法判刑十五年。
李桂平: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张振忠:男,三十二岁,中专,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晋源涛:男,三十一岁,大学,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六个月。
张鸿儒:男,三十二岁,大学,被非法判刑十一年。
黄健,十二年。
李凯,十一年半。
马晋,十一年半。
魏世均,十一年半。
孙敬萍,七年。
王桂清,八年。
谭守礼,男,四十六岁,被非法判刑十年。
邵军(北京学员)、邱秀欣(山东学员):被非法判刑十年,
索振江(山东学员)和另一名学员:被非法判八年,
王健(山东学员)等三人:被非法判七年,并被非法剥夺政治权利二年,
祁坤哥俩,各被非法判一年。
郭为民,男,三十五岁,大专,被非法判刑十年。
徐若辉,女,三十六岁,大学,被非法判刑十年。
洪伟,于二零零三年夏天被非法判刑十年。
荆秀云,被非法判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
袁林,被非法判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
裴凤媛,被非法判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
李 莉,女,九年,
刘 英,女,九年,
刘丽敏,女,八年 ,还有其他学员,姓名不详,都已被非法关押一年以上。
李海,男,三十一岁,研究生,被非法判刑九年。
李兵,男,三十五岁,住北京市海淀区魏公村。二零零二年四月中旬被朝阳区国保绑架,同时被捕的还有教师王女士,至今下落不明。李兵于二零零三年七月在北京通州区被非法判刑九年。
覃欢,被海淀区法院非法判刑九年。
杨英,二零零三年十月被非法判刑八年,其丈夫张彦斌非法判刑九年。

姜海,北京延庆人,被判刑九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在被拘押刑讯过程中,曾被恶警用电棍电击,据他本人形容,除了两个眼珠子,没有没被捅过的地方了。他的妻子也是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二年,释放后仅仅三个月就离开了人世,时间是二零零五年四月。

张彦宾,北京退伍军人,转业在石景山区的事业单位,被迫与妻子流离失所,后被邪党非法判刑九年,被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十二分监区。

李艾君,原北京市西苑医院住院部内科主治医生,大学毕业。曾被非法劳教二年。在劳教期间她曾一度在野蛮迫害下走过弯路,成为所谓“转化”的典型。北京市劳教所本想利用她作为现身说教的材料、树个“帮教”典型,成为他们迫害法轮功的一大功绩,结果恶人的目的没达到,恼羞成怒,对她非法判九年徒刑,被关押在北京女子监狱。

周永年,被北京通州区法院因制作大法真相材料非法判刑九年。
马友,马昌峰,被非法判刑五年零六个月。
魏起山,王德龙,朱南男,张峰:被非法判刑四年零六个月。
简春霞,吴春茹:被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
李祝华,被非法判刑三年。
黄桂芹,女,被非法判刑八年。
王来泉、赵景华夫妇: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七日,被秘密非法判刑八年。
徐华全:被非法劳教一年后重判八年徒刑。
王燕芬:女,三十二岁,北京第119中学的数学教师。在北京通州被劫持,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八年。

马红军、杜小君:男,三十多岁,北京法轮功学员,原在公安局工作,很早得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单位施压,他决不放弃,自动辞职。其妻也是法轮功学员,叫杜小君。虽不是一个单位,同时辞职,继续作洪法的事。二零零二年夏,二人先后被绑架。马红军被非法判刑八年,杜小君被非法判刑七年半。

吴相万,二零零四年五月,北京法庭非法开庭,以二零零一年初吴在圆明园上放了六个大气球(三个没成功)为由强判八年徒刑。几天后,将已被迫害瘫痪、绝食一年多的张连军抬到法庭,也非法强判八年徒刑。

张忠飞、童秀莲夫妇: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三年九月被绑架,二零零四年九月夫妻均被非法判刑八年。

张永旗:男,四十岁左右,于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六日被警察从朋友家中绑架到房山看守所。二零零六年一月被非法判刑八年。

庞有,原北京朝阳区建委官员,曾被非法判刑八年,刚刚出狱不久,于二零零九年八月被朝阳区来广营派出所、奥运村办事处派出所恶警绑架。回家才十个多月,又被非法判刑四年。八年的牢狱之灾,庞有全家人及周围的亲戚都是在威胁、恐怖中度日如年,尤其对庞有的母亲张连英带来极大的伤害,老人很快就离世了。

刘秀云,日照人,原在工商行营业部工作,遭绑架时,家里几十万元人民币被劫走,先生被非法判刑八年,她被非法判刑四年。

陈凤仙,法轮功学员,因讲真相,被恶警绑架判刑八年。二零零九年被送到北京女监。
高维玲,二零零六年八月底,被人举报遭绑架,被顺义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
林树森,北京法轮功学员,因为信仰“真、善、忍”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二零零五年四月被非法判刑五年,于二零零六年六月再次被送到前进监狱。

孙震、孙震,一九九九年中国政法大学毕业,被分到北京武警总队工作,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辞退,被非法判刑八年。

王泽臣,通州区法轮功学员,北京检察院系统反贪局退休干部,曾被评为优秀检察官,二零零九年夏天,王泽臣老人在住处被一群恶人绑架,被非法判刑八年。

苏进,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三日在下班路上被北京海淀区国保支队连汽车和人一起绑架的(现在苏进的汽车被公安用着)。苏进一直不配合恶人,拒绝在所谓笔录和其它东西上签字。 被非法判刑七年

刘岚,毕业于北京航天工业大学,于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八日被绑架,关押在北京丰台看守所,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份被北京丰台法院非法判刑七年。

关素明、叶梁军:黑龙江省伊春市法轮功学员,在北京市丰台看守所历经一年多的迫害,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日被北京市丰台区法院非法判刑,关素明被非法判刑八年,叶梁军被非法判刑七年。

杜筱军,女,大学毕业,被非法判刑七年,其丈夫也同案被非法判刑,关押在男监。
王力,因在北京四环路上悬挂横幅被朝阳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六个月。
刘小杰,三十多岁,护士,被非法判七年。
周孜,房山区模范教师,被非法重判七年徒刑。

柯兴国,农业部法轮功学员,长期被关押在河北深州市看守所。他在看守所绝食三次,最长二十三天。看守所遭残酷迫害,戴背铐、灌食后不摘管,经常遭到警察、犯人的毒打,被倒吊到粪池边,美其名曰:“看电影”。但怎么折磨也动摇不了他坚修大法的决心,他被非法判刑七年。

翟广才,近七十岁,曾多次被恶警郭仁臣等绑架、抄家。二零零七年五月老人又遭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七年。

赵建东、崔新红夫妇:北京市平谷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三日在家中被绑架。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北京市平谷区法院非法判刑赵建东七年半、崔新红七年。

何姓女学员,密云县鼓楼南区年过六旬,被判七年(未见报道)。
王淑英,被非法判刑七年。

尧玮(别名葛威),男,大学文化,北京海淀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月和二零零零年六月二次被扣上“因涉嫌利用X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而被刑事拘留,二次均被取保候审;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日又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七年。

姜振华,被非法判刑十三年。
时应吉,被延庆法院非法判刑六年。
何桂兰,北京航天部二院二零三所的一位老人,被非法判刑五年。
展爱萍,海淀区法轮功学员,于年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四日被非法判刑五年。
张惠英,二零一零年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
王金龙和妻子,房山区琉璃河镇董家林村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冤判五年。

王素兰等九人,二零零九年二月六日在北京清河讲真相时,被北京市公安局清河分局清河派出所王德刚、姬宝等警察绑架,后转至北京朝阳区豆各庄看守所。北京警察直接来唐山非法抄家,这九名法轮功学员是:王建中(男)、王素兰(女)、王士山(男)、古孝贵(男)、刘耀贺(男)、张福良(男)、张素英(女)、刘耀生(男)、郑老五(女)二零一零年年初九人均被秘密判刑,王素兰被北京宣武区法院秘密非法判刑九年,现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女子监狱,其余被判四至四年半。

文木兰,女,七十岁,密云县巨各庄镇张家庄村法轮功学员,是一位善良农村妇女,平时靠卖鸡蛋维持生活。其丈夫八十岁,因多病在身生活不能完全自理,全靠妻子文木兰照料。文木兰坚信“真、善、忍”做好人,多次被中共绑架、抄家,两次被非法劳教。仅二零一零年至二零一一年间就六次被密云县公安局、国保科、“六一零”、密云巨各庄派出所、密云大城子派出所绑架。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遭北京市密云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关押,被非法判五年,被非法关押在监狱。

徐晶,女,和谭守礼一同上访,被非法判刑五年。

以上仅是部分被非法判刑案例,五年以下的没有列出。

非法劳教是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常用的一种方式,达到随心所欲的程度,根本无循法可言,劳教所人满为患,十二人的房间常关押十五、六人,法轮功学员就睡在地上,由于篇幅所限,不能一一列出;判重刑,北京仍是随心所欲无循法可言,中共邪党恨不得把他们认为危险的人都关进监狱,由于篇幅所限,对非法判刑五年(含五年)以下的大批法轮功学员也没有列出,而所列出的也只是能搜集到的其中很少一部份。但是这也足以说明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疯狂、残酷和肆无忌惮,北京毫无人权,北京的恐怖,北京如同一所大监狱。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