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姐重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四日】三姐是我老家大伯父的三女儿,心地善良,我小时候是她看大的,我们很有感情。每次我回老家时,三姐总是喜欢看我带去的法轮功真相资料、神韵光盘等,常让我多带些,她和三姐夫分给众乡亲们看,并安上了卫星天线看新唐人电视台。

二零零七年腊月十六的中午,刚到下班时间,就接到了二姐的电话,她泣不成声地告诉我:三姐病得不轻,县城医院已不能治疗,转到市医院来,已来了一周了,快不行了,让我快去看一看。

我立刻赶到了市医院,病床上的三姐非常虚弱,见到我后只是动了动脸上的肌肉,已经笑不出来了。大姐哭着告诉我:三姐得了肠癌,晚期,已没有动手术的必要了,几十天不能吃饭了,现在连水也不能喝了,只能靠打药水维持生命。姐夫给医生下跪,哭求医生无论如何做手术救救三姐,医生最后无奈的答应给动手术,但得看三姐能不能撑得下这个手术。一周过去了,三姐的身体越来越弱,眼看就不行了,弟弟突然想起真相传单上病人起死回生的事,让二姐马上找我,说现在只有大法能救三姐了。

我在三姐的耳边告诉三姐:心里一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几个字。大姐、二姐、三姐夫、四姐、弟弟和三个外甥女们也一起念。我立即回家请了《转法轮》《洪吟》等书籍和录有师父讲法的MP3,回到医院,将MP3的耳机放到三姐的耳朵里,告诉她一定好好听。三姐点点头,脸上有了笑容,书籍分给其他几个人轮流看,姐弟几个有空就给三姐读书听,打针时就听MP3。每天下午下了班我都去医院,姐弟几个二十四小时不离三姐,虔诚地轮流念书、念字、听MP3。

第二天,三姐能说话了。第三天,三姐自己能翻身了。第四天,三姐能喝米汤了。第五天,三姐能坐起来了。第六天,三姐一大早自己能去厕所了。第七天,医生说三姐能动手术了。腊月二十四一早,三姐進了手术室。

大姐、二姐、三姐夫、三个外甥女默默地在手术室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四姐和弟弟在手术室的门两旁一边一个,双手合十,嘴里大声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姐听到声音有点大,就对他俩说默念就可以,弟弟严肃地说:“这是救命啊,怕什么!”接着继续大声地念。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三个同时進手术室的病人出来两个了,三姐还是没出来,七个小时后,三姐出来了。主刀医生拿着一截一尺左右的肠子,疑惑地说:“真是奇怪,打开腹腔,竟然没找到病变的肠子。”医生手中的肠子是颜色稍暗一点的,实在找不到病变的肠子,就将这一截切下来做化验,化验结果更是出乎意外,这就是一截正常人的肠子,没有任何的病变,医生反复拿出在各家医院做的片子对照,都无法理解,直呼:“奇迹!奇迹!”

在监护室,其他病友的麻药散了后,疼得受不了,只得打止疼针,而三姐,呼呼大睡,脸上舒展而安静,连护士都惊奇地说:这哪象是病人啊!十天后,三姐出院了。

五月放假,我去老家看望三姐,三姐家正忙着盖新房准备给儿子办喜事呢!三姐忙里忙外,脸上笑容灿烂,看到我来了,赶紧把我拽屋里,让我多请几本大法书,她的几个好朋友都要学大法。

接着,她把几个好友都找到家里,让我马上教五套功法。盖新房的工人好奇地看着,三姐对他们说:“就是这个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你们谁想学的就来我家啊!”工人们都笑着说:“好啊!好啊!”并争着要大法的护身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