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诚信不丢诺贝尔奖”谈起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四日】有这样一则外国科学家的故事:

一九五三年,阿尔弗雷茨参加全美国物理年会。午餐时,他旁边的空位上坐了一个二十七岁的年轻博士后格拉塞。两人很快交谈起来。格拉塞说他受啤酒冒气泡的启发,产生了一个想法,可能用来建造探测基本粒子的装置——气泡室。一席话让阿尔弗雷茨如获至宝。回去后,他和助手立马行动,进行试验。经过几年的艰苦奋战,终于做出了液氢气泡室,但跟格拉塞的原始设计相比,有很大变化:乙醚换成了液氢,体积也扩大了许多,其功能更不可相提并论。

但是一九六零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只奖给了格拉塞。阿尔弗雷茨认为原始的创新思想来自于格拉塞,虽然真正造出气泡室的是自己,但阿尔弗雷茨还是认为“诺贝尔”物理学奖应该给格拉塞。当时,年轻的格拉塞毫无顾忌的把自己的新思想告诉了阿尔弗雷茨,他只听了几分钟,却花了好几年时间艰苦奋战,成功后仍然承认原始思想是格拉塞提出的。正是这种诚信的学术道德,使上苍又叫阿尔弗雷茨发现了“粒子的共振态”,在一九六八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

在我国古代,这种诚信也随处可见。

明代冯梦龙小说《警世通言》里的“俞伯牙摔琴谢知音”的故事。说的是春秋战国时,晋国大夫俞瑞(字伯牙,楚国人氏)奉晋王之命来楚国修聘。事毕,坐船游览长江。船行至汉阳江口马安山时,适逢中秋之夜,即泊船于山崖之下。当晚,月明如昼。俞伯牙端坐船头,焚香抚琴。刚弹完一曲,就听琴弦“崩”的一声断了一根,俞伯牙心中吃惊,当即起身,四下观看,只见一位樵夫站在树下,专心听琴,伯牙当时并瞧不起这打柴的山野之人,认为是在“对牛弹琴”。可经过一席交谈,发现此人不但对琴理、乐理了如指掌,对其它学问也是博古通今,言谈不俗,问起姓名,答曰:“姓钟,名徽,字子期。”言谈良久,遂与之结为金兰之好,异性兄弟。伯牙因假期已到,不能上岸与子期家聚,只得暂别,彼此相约,来年中秋再见。

第二年中秋前夕,俞伯牙即向晋王请假还乡,恰好在中秋之夜又泊船于与钟子期相会之处,但等了两日也未见钟来,伯牙只得上岸打听,方知子期已于百日之前病故,并叮咛父亲将其葬于马安山江边,以便能与俞伯牙践诺前言。后俞伯牙含泪以弹琴祭奠钟子期,祭毕,将琴摔碎以谢知音。又把子期的父母奉为自己的双亲,以养老送终。

在古代神话《搜神记》里也有一则“以信为本,生死之交”的故事。说的是山阳人范式和汝南人张邵在一起读书,关系很好,亲如兄弟,学业完成后,范式对张邵说:“两年后,我将去拜见伯父伯母大人。”彼此约定了具体日期。到了日期,张邵告诉了母亲,并请母亲准备酒菜招待范式。母亲说:“山阳隔汝南有一千多里,要走二十多日,况且这两年来,你们之间也没有互通音信,恐怕他早就忘记了。”张邵说:“范式是位诚信的君子,一定会铭记在心,不会爽信。”到了约定日期,范式果然登门拜访了张邵的父母。大家兴高采烈地聚在一起谈古论今,尽欢而散。

几年后,张邵突然生病,卧床不起,并且逐渐加重。有一天范式睡梦中梦见张邵对他说:“我已经死去,将在某日下葬,不知你能否来和我见最后一面?”范式梦中醒来泪流满面,深信不疑。马上去为朋友奔丧,快马加鞭,日夜兼程。在未到之前,这边张邵已经下葬。但棺材异常沉重,几个人也抬不动。正在无奈之间,忽见一人白马素衣,哭喊着飞奔而来,喊道:“邵兄慢走,弟给你送行来了!”范式来到墓地,拉着棺材的绳子,哭着说:“邵兄一路走好,从此永诀了。”棺材立刻减轻,这才顺利安葬。此故事与“俞伯牙摔琴谢知音”同出一辙——“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心口如一,肝胆相照。今日读来,仍然感人至深。

其他如秦末季布的“一诺千金”等也是千古不衰,都是讲古人的诚信。重诚信,守信用是取得别人信赖的基础,一个国家,一个政权不讲诚信,则民心涣散,百姓蔑视政府,失道寡助,最终走向灭亡。官员不讲诚信,则指鹿为马,自贱相轻。赏罚不讲诚信,则百姓视法律如儿戏,无法无天。交友不讲诚信,则友情、亲情丧失,互相怨恨,互相为敌,一个人不讲诚信则庸碌一生,逐渐将被社会淘汰、抛弃。

东周时的周幽王有个宠妃叫褒姒,如花似玉,貌若天仙,但却从来不笑,为博美人一笑,幽王不惜重金向众臣求计,一大臣献计:在烽火台上点燃烽火(烽火是京城报警求救的信号,只有在外敌入侵时,急召诸侯、诸将来救援时方能点燃)各路诸侯必然急奔京城,当看到京城太平无事,他们必然会垂头丧气而去,娘娘可能一笑。结果周幽王“烽火戏诸侯”,褒姒见诸侯众将风驰电掣急匆匆而来,知道真相后又惶惶然狼狈而去,不由鼓掌,开口大笑。几年后,西夷犬戎举兵反周,幽王急点烽火求救,但众诸侯如“狼来了”的故事一样,谁也不再上当。几天后,敌兵攻破城池,幽王自尽,国家灭亡。

中华民族是礼仪之邦,是一个守信用重承诺的民族。孔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孟子曰:“诚者,天之道也。”都是说做人理应遵循天道,诚实可信。但今天深受中共“假恶斗”毒害的许多中国人口是心非,老奸巨猾。

今天的中国被中共专制,信奉无神论、进化论、唯物论为真理,唯假、恶、毒、丑、暴为亲,欺上瞒下,以假乱真。

邪共六十多年的血腥镇压和谎言欺骗,使人们互相猜测,互相怀疑,互相怨恨,互相恐吓,毫无诚信可言,致使现代中国陷入前所未有的诚信危机。过去邪党说祖国山河一片红,而今天的山河是一片骗,一片黄,一片毒,一片腐败。现在的中国是娼妓如云,毒食遍地,个个参赌,官官贪欲。诚实守信的美德已经在中华大地荡然无存,中共官员更是谎话连篇,互欺互骗,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贪污腐化,祸国殃民,商业里也是投机取巧,弄虚作假,以次充好,以毒害民。

非典时,中共卫生部长张文康面对全世界媒体撒谎说:“到中国旅游是安全的。”蒙牛纯牛奶检出黄曲霉素M超标时,饲料协会会长高鸿宾说:“得吃好几吨,好几年才能致癌。”毒胶囊事件时,卫生部官员陈竺呼吁老百姓对中国药品“要有信心”。专家孙忠实说什么:“如果吃一种药或两种药,一天吃三次,一次吃两个,一天吃六个胶囊也没有吃掉多少铬,所以面对这样的事情要冷静,不要恐慌,不要把药用空心胶囊铬超标说成是很大的危害。”

中共官员视老百姓生命如草芥,如儿戏,瞪着眼撒谎:偶尔服用“皮革胶囊”没问题,偶尔吃“三聚氰胺”奶没问题,偶尔吃染色馒头没问题,偶尔吃瘦肉精没问题,偶尔吃苏丹红没问题,偶尔吃地沟油没问题,偶尔吃工业盐的海天假酱油没问题……可哪个官员敢说,这些毒物质集聚到一定量,最终让人住进医院也没问题?!

中共邪党更是用弥天大谎诋毁法轮大法,敌视迫害“真善忍”的修炼者,如“天安门自焚栽赃案”,掩盖其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进行牟利等等。中共对老百姓一贯进行谎言欺骗,欺骗,再欺骗,很多人被欺骗的都有些麻木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更应该要让人们知道事实真相。

听信中共谎言的人已经被卷入了中共即将来临的恶报之中,危险之极呀。几年前的贵州平塘“藏字石”的显示及近几年的优昙婆罗花盛开各地,已经是上天向人们展示了法轮大法的弘传与中共的即将衰亡。

有缘的人们,善良的人们赶快抓住这万古机缘,为自己,为家人,为亲友作出明智的选择,赶快退出邪恶的党团队,才能得到神佛的佑护,度过劫难,进入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