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放纵一思一念谈起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四日】得法修炼后这十多年,大部份时间我基本处于精進状态(近两年除外)。那时白天上午学法、炼功、发正念,下午出去讲真相劝“三退”救众生,晚上前半夜写修炼日记,学法,写交流文章,后半夜一点以后睡三个小时觉。那时直觉法理清晰思维敏捷聪慧、精力充沛,精神愉悦,特别是写交流文章一点不费劲,投稿后,经常在《明慧周刊》等发表,感觉那时心态很纯正,一切就是为救度众生,证实大法,助师正法,每天总有使不完的劲儿。

这两年前不知何时,顺应了一种人心、观念:岁数大了睡眠少,熬心血不行。当时没有认识这是不在法上的一种错误的认识,是危险的人心,观念,当时没有及时解体它,使它根植于头脑中不断放纵,加大,派生出各种人心,逐渐形成顽石,横在修炼的路上。如对于加长睡眠时间问题,用人心观念为自己懈怠找借口,如“快奔七十岁的人啦,忙活了一天了,晚上早点休息无可厚非……”对于写文章问题,又不自觉用人心衡量:年岁大了,文思也不敏捷了,现在《明慧周刊》的交流文章都是高境界、高水平的,我那点文化算个啥,费那么大脑力那么多心血,如不被选登更白搭。求名心也上来了。

因为心态不纯正,写文章构思就远不如以前,以前是心态纯净师父给加持,大法给智慧。现在放纵人心,又不及时查找自己,觉得什么都难。

这时旧势力乘虚而入,安排出一些假相,让你吃完晚饭后犯困,就感觉筋骨酸痛,四肢疲惫,头脑昏昏,反应迟钝,眼睛发涩,打不起精神又坐不住,顺势躺下,原本打算直直腰,头一靠上枕头,困意就占有了你,于是一呼噜就是一大宿。书也不看了,修炼日记也不写了,更懒于写修炼体会了。一切放下后,睡眠优先了,久而久之,深陷“安逸”中不能自拔。文笔搁浅了,修炼“懈怠”了,半夜发正念,还得靠不修炼的家人呼叫唤醒。师父常借家人的嘴说:“贪吃贪睡不可修矣!什么修炼人,这么懒下去,谁修成你也修不成!”我心里回击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

师父见我懈怠的现状又不悟急啊:借同修的嘴严厉的训斥我敲击我“你是修炼人吗?这十多年修啥了?一事无成,白修!”“就这样能圆满?当众生的资格都不够。”“没度量,小肚鸡肠”……

平生从不愿被人指责的我受到如此刺激的言语委屈的不得了,虽然当时一声不吭忍了,也意识到是师父借她们的嘴敲击我,顶撞她们就是等于顶撞师父,可是耿耿于怀的心理就是过不去。是因为由此很多人心全被暴露出来,如争斗心,维护自我不愿受委屈之心,不平衡心,猜疑心,妒嫉心,怨恨心,不宽容心等等,当在法上找出自己的问题后,忏悔的泪水对师父感恩的泪水不尽的流淌。师父苦苦救度我,以种种方式点化我,启悟我甚至于棒喝,自己却这么不争气,悟性这么差。正法到最后的最后了,在说结束就结束的这紧要时刻,还不抓紧归正自己,修去各种人心,连修炼人的标准都达不到,更何况新宇宙觉者的境界与标准呢。

“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每颗人心每个观念都是横在修炼路上的一道道关,一个个坎。修炼中必须不断的向内找在法上认清它解体它不断归正自己才能在修炼路上勇猛精進。如果放纵一思一念,就会给它提供滋生漫延的土壤,旧势力就会钻空子,放大你的执著、欲望,加强你的观念,向你的空间场投放各种宇宙垃圾。当你的人心多业力大时,它能不下狠手吗?能轻饶你吗?

零八年时旧势力就曾抓住我没及时归正的一念迫不及待的迫害我,安排了一次病业假相的生死关;今年前一段时期,旧势力又抓住我那时未及时归正的人心观念迫害我,又安排了一次较严重的病业关。这两次病业假相生死关都是在恩师的呵护与启悟下,我彻查自己存在的问题找到了诸多的人心,解体它归正自己,闯出了这道道难关。

我知道,是恩师在另外空间为弟子巨大的承受与付出,破除了这两次病业险关。如果不是恩师时时呵护与启悟,煞费苦心引导弟子向内找,及时归正自己,恐怕正法结束时,只能看见同修们“圆满随师还”[2]壮观场景,而自己只有坐地“哭”的份儿了。

修炼是伟大的也是严肃的。在此奉劝那些所言“找什么,不会找”的同修听到我的故事吸取我的教训吧。让恩师少操一份心,多一份宽慰。让我们谨记恩师的教诲“修炼如初,必成正果。”[3]在做好三件事中不断归正自己,勇猛精進,早日圆满。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缘归圣果〉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