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终于彻底改变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四日】我的女儿今年二十岁了,大法让她从一个任性的“小太妹”变成了一个善良的大法弟子,她对师父与大法充满了敬意,她托我写出她的故事,来告诉同修与世人,一定要珍惜大法与修炼的机缘,珍惜师父的慈悲苦度啊!

一九九九年初,女儿跟随我一起得法,喜欢跟我在同修家看师父讲法录像,她会背多首《洪吟》里的经文。不幸的是,迫害开始后,我失去了大法书与修炼环境,而她由于生生世世的业力吧,随着渐渐长大,魔性的一面开始显现出来:撒谎骗人,在学习上偷懒耍滑,经常跟我吵架,偷我的钱买吃的、玩的,为达目地不择手段,甚至在我一次批评她而引她魔性大发,到厨房里拿了一把菜刀,恶狠狠对我说:“你再说一句,我杀了你!”魔性过去了,却又变得乖巧。她的小学班主任说她很聪明,不需要讲道理,只看她的行动,引导好了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引导不好是一个很危险的人,她就象天使与魔鬼的混合体,让我头疼不已。

但是由于缘份吧,女儿对师父和大法是念念不忘的。一九九九年,当她的父亲、姥爷和姥姥共同烧毁大法书时,她却能悄悄抢救出在《转法轮》中的师父法像,让我感到大法的神奇。二零零三年底,她鼓励我让我勇敢的找到同修,从此我们母女共同走上证实大法和反迫害之路。

以后的岁月里,我们和那时千千万万的同修一样,走街串巷,贴发真相传单标语,风里雨里,把真相传给每一个有缘人,但是我们都没有认真静心学法修心,导致了几次遭迫害,走弯路,欣慰的是女儿每次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安然无恙,没有被恶人发现,为她今天配合我们当地同修证实大法奠定了较好的基础。

由于我多次被迫害,失去大法书和修炼条件,女儿的状态更是时好时坏,魔性大发时,让她父亲也非常无奈,她上初中时,因为我再次被迫害,万般无奈下,我们一起把大法书丢弃了,结果她被邪恶的旧势力迫害,在学校被全班同学唾弃,排斥,她吹牛撒谎虚荣,厌恶学习,并迷上了色情的同性恋小说,我也执着她的学习,母女矛盾冲突重重,都到了崩溃的边缘,最后她依靠对师父的信从而度过了那段痛不欲生的岁月。

上了高中后,女儿和我再次得到大法,我们很珍惜师父给的这次机缘,特别是女儿,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决心用大法洗刷自己,让自己纯净。女儿首先要改正的是抄袭作弊的恶习,女儿经常要配合我做证实大法的事,没有太多时间学习,但她考试不再作弊,特别是作为艺术生,指导老师都鼓励学生偷偷带小抄去考升学专业考试,但女儿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挣扎,认为自己是大法弟子,不应该作弊,就没带任何小抄去了考场,女儿在师父的呵护下考上了一所专科学校,虽然不理想,但她依然对师父充满了正信,照旧与我配合做好三件事。

让我感动的是女儿心里想的就是无论怎样情况都要信师父,尽管自修炼至今,另外空间的景象她什么也没看到,是闭着修的,但是她对证实大法的事充满了热情,她胆大沉稳,经常是她领着我去发资料,为了更好的救度众生,她让我买了台打印机,我们经常利用她不修炼的父亲不在家的时机,上网下载并打印出各种真相资料,供我们自己和同修发放。

通过修炼,女儿的改变是方方面面的:她不再爱慕虚荣,衣着大方朴实整洁,不再热衷于化妆,吃饭也很简单,为的是让我省下钱做证实大法的事,我们还把省下的钱送给资料点的同修。

女儿非常尊重同修,认为他(她)们都修的很好,特别是对老年同修。大家也都很喜欢她,都多次鼓励她。由于当地一老年同修开了朵小花需要帮助,她就利用自己假期的时间去帮助他,在那一呆就是一整天,并很耐心的教给那位老年同修电脑技术,她的耐心让我佩服,她对我说爷爷都八十多岁了,还为了救度众生开小花,她感动于老年同修为大法为众生的无私付出,就放弃了大部份玩的时间,去配合同修,她的无私也得到了同修们的赞赏,同修夸她纯洁,善良,她却认为自己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太远。

如今的女儿善良可爱,尊老爱幼,有礼有节,落落大方。相由心生,她的容貌也比过去更漂亮,常人亲朋无不夸她亭亭玉立,她对师父更是充满了敬意与感恩,她说:“如果不是大法,谁也改变不了我,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是啊,都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如果没有得法,没有师父与大法的加持,没有佛法的威力,女儿又怎能改掉她骨子里的那些顽劣暴虐冷酷,感恩慈悲伟大的师父,感恩大法终于让我的女儿从“半个魔鬼”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天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