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语音电话(通辽、保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四日】

  • 真相语音电话:慈悲再劝通辽警察

  • 真相语音电话:保定“六一零”罪责难逃

  • 真相语音电话:慈悲再劝通辽警察

    MP3:下载(3.93 MB)
    WAV:下载(3.58 MB)

    通辽地区的公检法、政法委及六一零的人员:这个电话对你们很重要,请耐心听完。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三日,短短的二天内,通辽市先后有三名法轮功学员,为了向民众讲清真相,遭到迫害,主要参与迫害者是许静、王波、耿树英等人。

    这三名学员分别是张平、侯云霞在二十二日被绑架,第二天是六十多岁的老人刘秀荣遭绑架。要知道,刘秀荣在呼市女监遭迫害四年,才回来一年多啊,他的老伴田福金在保安沼监狱已被迫害致死,临死老俩口没能见面,因为两位老人同时都在被非法关押迫害中。刘秀荣出狱后才知道自己老伴已永远离她而去了。

    今年年初,国保曾勒索了三名法轮功学员,并带到国保大队,第二天才放回。五月份,通辽市国保大队又绑架了四名法轮功学员,其中王丽霞还被送交到吉林继续迫害。

    可通辽国保大队副队长许静却为自己开脱,说自己是执行任务。这所谓执行任务就是让善良的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付出生命的代价!扪心自问,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其实中共知道迫害法轮功是违反法律的,十四年来,迫害法轮功的政策都是口头传达,一旦将来清算,中共就会用杀“替罪羊”的把戏来保全自己,以达到继续专政的目的。就像文革后把当时最听党的话,杀人最多的七百多名警察拉到云南秘密枪决,对家属谎称因公殉职;北京公安局局长刘传新畏罪自杀等,这就是中共“卸磨杀驴”的本性。

    你们应该明白,你虽然执行了上级叫你干的违背正义和良知的命令其实就是在犯罪,将来面对正义审判的时候,这不可能作为给自己辩护的理由!或许你认为共产党不倒,我就没事,天灭中共已经定局,有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亡党石”为证,断面上的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亡”是灭亡的亡,想必你们比谁都清楚,请问通辽地区的哪个官员的势力大过薄熙来、王立军?面对报应,在审判台上不也是丑态百出吗?

    通辽国保大队副队长许静,是最近这二年刚走进“国保大队”这个罪恶的队伍里的,早在许静参与迫害之前,国保大队就将通辽地区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留了四十多人,非法劳教三十多人,非法判刑十七人,至少有八人被迫害致死,九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还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失去工作,犯下了滔天大罪,而如今,在中共即将覆灭之际,许静和其他警察接过迫害法轮功弟子的大棒子,为自己的生命和后代子孙都造下了大罪,干下了共产党牵驴他拔橛子的角色。想一想真是划不来啊!

    你们应该看到,一亿多的法轮功学员走过了十四年浴血岁月。今天,法轮大法洪传到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在磨难中,仍坚持着对“真善忍”的信仰,现在这个社会,你不给钱没人会给你办事,能够为真理、为信仰而付出的,也只有法轮功学员了,扪心自问,他们不值得敬畏吗?而你们,却在残害她们。

    过去老人们说:“打僧骂道,定有恶报。”在中国的历史上,也有许多因为迫害修炼人而付出惨重代价的实例,你们为了自己和家人不可不信啊! 所以当这段历史没有结束之前,赶快悬崖勒马、将功赎罪,还来得及,不要在报应到来之后再无助的哭泣。许静,王波,耿树英……还有许多参与迫害的警察,请你们三思啊!


    真相语音电话:保定“六一零”罪责难逃

    MP3:下载(4.33 MB)
    WAV:下载(3.94 MB)

    朋友你好!保定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办公室”罪责难逃。今年八月八日,保定“六一零办公室”操纵保定市公检法人员,在三次编造“证据”、更改“罪名”之后,对法轮功学员王满红、宋国彬在南市区法院进行所谓庭审。保定“六一零”的头目马文河、王荷丽和荆国平,把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民众当作敌人,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操控政府机关和公检法司机构迫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

    马文河担任保定市“六一零”头目期间,保定地区是河北省迫害法轮功最残酷的地区。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保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95人,被酷刑致伤、致残、致疯1402人,被非法判刑116人,被劫持劳教835人,被强行投入精神病院27人次,被非法拘禁5789人次,被绑架到“转化班”残害的有2817人次,被骚扰的达13万2千人次,被打家劫舍3105人次,敲诈勒索现金共计一千九百多万元,并抢走大量家具、电器、粮食、耕牛、金银首饰等私人财产。

    王荷丽在接替马文河“六一零”头目后,在二零一零年,指使市县“六一零”和国保等警察两次联合作恶,在六月和八月,分别在易县、定兴、高碑店、涞水、涿州和唐县、阜平、曲阳、满城等县市同一时间内非法绑架了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连残疾人、八十岁老太太和昏迷的人都未能幸免,大部份学员被非法劳教,

    荆国平是政法委的副书记、保定市“六一零”成员。荆国平在任职高阳劳教所副所长、政委、所长期间,高阳劳教所用五十多种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将带隔音设施的“魔鬼屋”作为秘密刑房。夜间,劳教所恶警经常把女法轮功学员拖进“牢中牢”、推入“埋人坑”、通上“电老虎”,把人折磨得血肉模糊。经证实,高阳劳教所已迫害致死七人,使四人精神失常,伤残者不计其数。高阳劳教所的惨无人道臭名远扬,堪称第二个“马三家”。

    今年八月十二日,政法委发出《公检法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的消息,你们也知道:中共又开始找替罪羊了!当年文革结束后,红极一时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刘传新第一个“畏罪自杀”,积极效忠中共“红色路线”的793名警察、17名军管干部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然后给家属一张“因公殉职”通知单了事。那些暂时侥幸逃脱的文革急先锋们,最终也逃不过天谴,很多人患了心脏病、半身不遂或癌症而不得善终。如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马文河、王荷丽、荆国平,你们觉得自己能逃脱掉天理和法律的惩罚吗?!在保定市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就有二百多人,包括原南市区组织部副部长李林心脏病突发身亡;原南市区“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高本勇患白血病死亡;原高碑店市白沟镇副书记、“六一零”组长周雪峰与他的后任王彦斌,先后撞车死亡;蠡县留史镇副书记、“六一零”组长张整社突发心脏病死亡。

    十四年里中共至少迫害死三千七百多名法轮功学员,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在活着的时候被摘取器官贩卖牟取暴利,中共干出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天灭中共是必然,是天意。截至今年八月底,在全球最大的中文报纸大纪元报上公开发表声明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的总人数已达到一亿四千五百万。那些正在被中共利用,又即将被中共抛弃的“六一零”和公检法人员,赶快声明退党,停止迫害,并且揭露迫害内幕,搜集、提供和保存迫害证据,多做多赎罪,这是最后唯一的自救生机。请你们三思。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