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大法 无限喜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四日】修炼前我一吃辣椒就闹肚子,炼功不长时间吃多少都没事了。从此相信修炼的神奇、也相信神佛的存在。通过这事老伴也走入大法的修炼,吃了晚饭我们就到炼功点学法炼功。

我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大法的,今年六十九岁,是个地地道道的庄稼汉,还是个倔脾气。有一天饭后听邻居说去炼法轮功,我怀着好奇的心跟去了,就这么自然的走進来得大法修炼,慢慢的,越炼越舒服。

以前我不信神,但有一件事改变了我的看法。一个冬天的晚上,我正在抱轮,突然看到一道明光,当时没在意;睡觉时看到被子里有火似的,这才悟到是师父下的法轮,让我看到来增加我炼功的信心。又过了几天看到满屋的星星,身体越来越轻、轻飘飘的,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修炼前我一吃辣椒就闹肚子,炼功不长时间吃多少都没事了。通过这事老伴也走入大法的修炼,吃了晚饭我们就到炼功点学法炼功。

过了一段时间,我的左胳膊肘上往出流脓血,我也没在意就一念,都是业力,信师信法就会好的,坚持学法炼功,不知不觉的好了。家中老人病了,拉尿都在床上,我就跑前跑后的伺候,这在修炼前是做不到的,邻居也说是大法改变了我。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我想,大法在我身上出现那么多神奇的事,我才不相信它们宣传的那些呢。我们十一位同修一起去北京护法,到了北京刚下车,就听早来的同修说戒严了進不去。我们在旅馆住了一晚就回家了,很遗憾。回来后师父还是鼓励我,炼功时让我就看到满天飘着的五颜六色的彩带。

我家安上了新唐人电视。结果中共人员把我绑架了,逼问 “谁给安装的”?我没告诉他们,他们最后没招了,以随便安锅为由罚我两千元钱,我说我一个老头哪来的钱。恶徒就背着我敲诈我儿子,才放我回家。

二零一二年黄历九月初一,我发高烧,站不起来,知道是邪恶迫害我身体,就是不承认,几天后能走了就去同修家学法炼功。孩子知道后硬是把我送去住院。医生问“哪疼”,我说“哪也不疼”,他说“不疼来这里干什么?”就这样在孩子们的“孝心”下,医院给我打上吊瓶。我说我没病不打针,没有人听我的,儿女们都帮忙按住我扎上了针。我说:“我没病,打针也没用。”结果打上针不长时间,我身上就肿起来了。第二天肿的更厉害了,饭也吃不下。我对女儿说:“你还要爹,就让我回家,我没病,回家就好。”没有人听。

第三天我全身肿的发亮,医生会诊后让孩子给我准备后事。孩子们回家后都分了工:修坟的、做衣服的、做饭的,又找到村里医生给我打上吊瓶。我说不打,过几天就好,还是没人听。

睡梦中我看到了给我修的坟,还有三层砖就修好了。我想这是常人死后待的地方,我是修炼人,不是我待的地方,我是来证实法的。

醒来后,我把孩子们叫到跟前说:“你们别忙活了,该干啥干啥去,过几天就好了,针我也不打了。”儿子说:“不打能行吗?”我说“行!”过了两天我身上开始消肿了,又过了几天肿全消了。从住院一直没大便,也站不起来。家人又急了。我就说“不用急,我吃上饭就好了,过两天就去菜园里扒山药。” 我就一念:“这都是假相,我就信师信法。”结果两天后一切正常,我就扛着工具去菜园了。

现在村里很多人都改变对大法的态度,都知大法好。

初次写交流文章,不足之处,请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