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大法 到哪都不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五日】我是九六年二月得法的老弟子,当时因身体多病不能象正常人那样生活,一个朋友来看我时说:老妹子呀,你可有救了,听说法轮功祛病特别好、特别见效,你炼炼法轮功吧。我还给你带来了两本书,你先看看,然后在去学动作。

我接过那两本书一看:《转法轮》和《转法轮卷二》。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饭也不想吃、觉也不想睡,好像有一种强大的能量促使着我看书,看书!说来神奇,越看越愿看,一会儿也不愿耽误。就这样,我两天两夜把两本宝书看完了,别提多么舒服、多么幸福、多么激动!

第三天我骑自行车就找到送我书的那个朋友,当她一见到我时,惊讶的说:你怎么能出来了,还能骑自行车了!她这样一说,我才想起来,是呀,三天前躺在炕上不敢见太阳的我,今天我骑车五六里,什么感觉也没有,而且还很舒服。这真是奇迹呀!

从那以后,我每天早晨骑自行车赶到五六里地的县城炼功点炼功,乡邻们看到我不仅病好了,人也越来越精神了,就有许多人也要炼法轮功。不到一年的时间,我们村就有一百多人学炼法轮功,三个炼功点。学员们早上炼动功,晚上一起学法、谈心得体会。大家沐浴在法光中,生活的更充实、更幸福!

九九年七二零后,一到所谓的敏感日,乡政府、乡派出所就抓大法弟子,声称办洗脑转化班,其实质是要钱,我也记不清自己被绑架了几回了,每次都被勒索罚款,少则几百元,多的二千元。在二零零零年的五月中旬,我再次从家中被乡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到乡洗脑班,当时有十几个邻村的大法弟子,我们一起背法、一起交流,互相鼓励,在二十来平米的小房间里,形成了一个纯正的整体。邪恶操控乡政府官员,每天读邪恶的宣传品,为了少让他们犯罪,我们就发出这么一念:谁念谁脑袋痛!结果真是那样,不论是谁,只要拿起那本白皮书,不一会就不念了,自己就放下出去了。后来我们说,这个邪恶的东西不配在我们这里,我们就把它踩在脚下,不论警察怎么叫嚣,我们就是心不动,最后不了了之。

时隔不久,乡派出所又把我绑架到乡“转化班”,在那里我和几个同修交流,我们不能在这样任他们摆布了,我们是大法弟子,这不是我们呆的地方,我们要出去。晚上,我们几个同修说:我们把看守定住,让他们睡觉,睡的死死的。大概到了凌晨两点多时,我和同修从厕所翻墙逃出了那个黑窝。

十几天后,由于我家人被跟踪,再次被绑架到乡政府的洗脑班,几个人把我按在地上,有人用棍子打我的臀部和腿,打累了,他们就把我捆绑在院子里的一颗大树上,这还没完,那天晚上,有四个人把我抬到一辆车上,我问他们上哪去?他们也不说。大概过了半小时车停在一片玉米地里,他们说:你不是跑吗?今天我们就把你活埋在这里,然后他们四个人围住我,把我打倒在地上晕了。我有点知觉后只听他们说:拿打火机烧她手指头。只感到一阵剧痛,我不由的大叫起来,他们说:你喊吧,没用的,这没有人。上边说了,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这是江泽民说的!我心里想:我是大法弟子,谁敢打死呀!这时他们说:我们和你无冤无仇,你在我们值班时跑了,我们的饭碗差点被你给砸了。今天我们就是要出这口气,你也别怪我们,我们也知道你不会说不炼,但是天一亮,就把你送到拘留所去。在拘留所又被非法关押四十五天,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正念闯出了邪恶的黑窝。

二零零二年十六大前,乡里来人给我说:政府决定让我去保定几天,我开始没答应,他们老说老说,我对他们说:我们炼法轮功的就是做好人,一不犯法、二不犯罪,你们为什么老是找我?来人赔着笑脸说:我们也没办法,我们也不愿这样呀,还是帮帮我们吧。看他们那样,也挺可怜的,自己心想:大法弟子在哪里都是好人,去就去,没有什么可怕的。谁怕谁呢?坐上车后,我一直在恳请师父加持,心里比较踏实一些,也不象以前那么紧张了。可下车后才知道,自己又上当了,他们把我送到了涿州洗脑班。

到了那里,我只是想:以前自己在洗脑班没做好,留下了许多的遗憾,这次我一定要做好,再不能给大法弟子丢脸。我的一切有我师父管,谁也不配管我。第一次“提审”时,门口两个站岗的问:还炼不炼?我想了想,还没等我回答,那两人上来就给了我两个耳光,我一下子惊醒了急忙说:炼、炼、炼!死也得炼!我这一喊,那两个大个子就象被人打了一样,瘫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了。一会,他们有气无力的说:再炼就送劳教。我说:你劳教不了我,因为,劳教所是关坏人的,我们修大法的是最好的人,谁能关好人呀!我在心里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有师有法在,谁也动不了我。

在那里,每天要求写心得体会,对大法和现在科学的看法。我说不会写,那就面对面问:还炼不炼?回答:炼!我们所有的同修都回答炼!会写文章的就写真相,而且写的特别好,有理有据。我们的坦诚和对大法的坚信感动了那些工作人员,他们有时也跟我们说说心里话,如:你们大法弟子真好,如果我不干这个了,也炼法轮功,大法师父要我们吗?等等。

一次,姓杜的头头把我叫到他办公室后说:你和别人不一样,有什么事可以给我说说吗?我说:好哇,只是有个条件,我们说的话你不能当成任务去汇报,你认为我说的对就听,认为不对就算没说行吗?他说:好,你说吧。我就开始给他讲真相,从我身体的变化,到九九年多次受到的迫害,还有为什么我们一定坚持修炼大法。我说了很多,他很同情,最后他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谁也不会被判刑,也不会送劳教,这是最后一个班啦,以后再也不会有啦。

又一次,洗脑班挑选一些年轻点的学员,排队做体操录像,我也是其中的一个,这个洗脑班又要作假毒害人,我绝不配合它们,心里求师父加持,当叫号的人喊一二一时,别人迈右腿,我就迈左腿,那人一把把我扯一边说:你别走了。太好了,正合我心意,我觉得一切都有师父掌握,就看我们的心怎么动了。

第二天早上打扫卫生时,我觉得心里有点难受,心里请求师父加持,自己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只觉得一阵难受,我就晕倒在了门一边。有同修看到后就喊:有人晕倒了!这时,同修把我扶到床上,叫来医生检查:心跳异常,血压高压达到252,低压170,我就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医生用手掐我的人中,我也没有太大的感觉。洗脑班的人害怕了,说赶紧送医院,到医院做CT什么病都没有,我明白了,旧势力利用这种假相,考验我对师对法的坚信程度,而师父又利用这种形式让弟子回家呢。

洗脑班赶紧通知县公安局,随后,县、乡、村和我的家人来到医院,当他们看到我一动不动的样子全吓坏了。晚上,其他的人全走了,就剩我丈夫陪我,我对他说:咱们马上回家。丈夫担心我的身体,我说:我好了,一切都是假相。第二天一早我们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顺利的回家了!

在这十几年的修炼路上,虽然跌跌撞撞,可无论如何,修炼大法的心从来没动过,大法的根牢牢的扎在我的心里。今后更要抓紧实修自己,做好三件事,更要多救人,把大法的美好送给世人和众生。

因层次所限,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