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五日】“我告诉大家,珍惜你们走过的、做过的,在证实法中的那些岁岁月月。历史过去了,一去不复返。”[1]反复学习师父的讲法,回首往事,我庆幸自己遇到了法轮功,得师尊救度,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心里分外珍惜那走过的岁岁月月。

我今年七十二岁,得法前严重的胃炎、脑血管硬化、偏头痛,西医、中医大把吃药,大把花钱,不但不管用,而且白内障已近失明,我情绪非常低落,特别是偏头痛,痛得我眼冒金星,那一刻宁愿死不想活。

遇到大法才知道什么叫缘份

那时,我们几个老太太每天早上都到公园里去玩,看别人晨练,看到别人的健康,心里眼里都是羡慕,暗自叹息自己的生命却在无奈中消磨。

九五年夏天的一个早上,我们几个正在公园里坐着闲聊,看见一位老太太手里拿着叠好的毛毯,她看了我们几个一眼,然后又东张西望的,象是在找什么人。转了一圈,她还是转到我们几个跟前问:“你们这儿有没有炼法轮功的?”“法轮功?”我们几个还是第一次听到这名字,“不知道”。这老太太一点儿也不认生,马上自我介绍,说她是某市人,来这里亲戚家玩。她炼法轮功,想到公园里来找炼功点,想不到这里没有。

这老太太是个热心人,见面熟,问我们几个想不想学,说这法轮功祛病效果好。我们几个都是各自单位出了名的“病秧子”、“药罐子”,其中有人练过三、四种气功,这么些年也没见效果,现在听说这功法好,还不收费,那就学吧。老太太每天早晨教我们炼功,教了三天,她就说要回家去了,并说不能光炼功,还要学法。她不只是留下了她的地址、电话,还留下了一盘炼功音乐带和一本《转法轮》走了。就这样,很偶然的一个机遇,我们得法了。

不知什么时候,我一身的病全没了,吃饭香、睡觉甜、头再也没有痛了。我们几个都惊喜的发现自己走路一身轻,又找到了年轻时的感觉。心中的愉悦和对师父的感恩没法说。

洪法

炼功的人越来越多,从我们当初的五人迅速发展到上万的人,区里、县里,只要有人愿学,同修们都去教功,师父给了我们生命,同修们想要让更多的人从大法中受益。

听说某县有一妇女小时因病驼了背,九十度的弯腰,从小父母嫌,姐妹欺,成家后丈夫也不喜欢,经常是不打就是骂,心情不好,身体更不好,对人生她看不到一点儿希望,有的只是绝望,几次自杀、跳水、上吊,都被别人发现给救了,她丈夫也由此看她可怜,才不再打她了。炼法轮功后不久,她背不驼了,腰也直了,这事在当地引起了很大反响,很多人因此与大法结缘。

后来大法受迫害,恶警把她抓到派出所,她堂堂正正证实大法。她这个“驼子”在当地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现在炼法轮功好了,家庭也和睦了,这事谁不知谁不晓?恶警没法只好把她给放了。

那一年,我们到一个乡镇去参加法会,其中有位双目已近失明的人,初学功时是拄着棍儿由家里人领来的,炼功不长时间,眼睛逐渐能看清了。拄着的棍子也甩了,在当地影响也很大。屋里、院坝满满的都是人,后来连周围的田坎上都站得满满的,只能临时安排,安了高音广播。有很多都是半夜两三点钟点着火把从四面八方赶来的(那时交通不便没公路),这人他就拿着写好的稿纸自己念,讲自己得法后身心的变化,引起人们一阵阵热烈的掌声,有的感动的直流泪,人们在这里看到了希望---生命的希望。

大法传到哪里,哪里就有大法创造的生命奇迹

一九九七年,我邀了几个同修背着放像机到一个山村去教功。刚去的时候只有几个人来学。其中一个叫李明(化名)的三十来岁的人,浑身的病,这痛那痛的,心脏也不好,年纪轻轻的就干不了活,全靠老婆养活。每年家里都喂猪,却从没吃过肉,卖猪的钱都给他治病花光了,家贫如洗。说话脑子还有点“痴”,但这人心地善良。教他炼功那是最费劲的事,一个简单的动作,反反复复得教好多遍。没想到他的身体变化也是最大的,不久就能下地干活了,挑水、挑粪,地里家里的活什么都能干,巴不得一下子就把这些年生病亏欠老婆的都补起来。人也显精神了,说话也不那么“痴”了。后来还跟人外出,到现在还一直在外打工,他老婆看法轮功这么好,非常支持他。很快那里就发展到了二十来个人。

其中有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太太,开始我们去,放师父的教功录像带,学法、炼功,她每次不落的都来,但总是站在边上看,也不说话,别人叫她来学,她只是笑一笑,不吱声只是静静的看。她是那里最后一个来学功的学员。

反迫害救众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开始后,这最后一个来学功的学员也是最坚定的一个学员,在那邪恶恐怖铺天盖地压下来时,她从未动摇过,从未放弃炼功、学法,当地派出所把他们全都弄到镇派出所照像按手印,恐吓他们。恶警到李明家时,他老婆挺身站出来“不许带他走,不就是炼个功嘛,又没干坏事!他以前是个病秧子,田里地里的活全靠我一个女人撑着干,现在他炼法轮功病好了,能干活了,家里才刚刚好过一点,你们又要把他带走。”他老婆理直气壮的质问:“炼法轮功有什么错呀?你们凭什么乱抓人?”警察无言以对,最后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在那邪恶恐怖的日子里,我和同修们一天也没停止过反迫害,讲真相的事。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邪恶强行绑架大法学员在我们当地办洗脑班。一天早上才四点钟,避开家人我就悄悄出了门,大街上很静,出门不远我就开始贴真相信封,每家门上贴两个,一个装的是大法真相,一个装的是善恶有报的劝善之言,一直贴到洗脑班门口,大门上也给贴上两个。第三天听一位检察院的功友说:“邪恶都震惊了,派了好几十个警察沿路蹲坑,听说在途中一个小区的园林里恶警布满了人,也没见影。”

二零零零年十月,好不容易盼来了师父的经文《心自明》,虽然那小山村里还只剩下那一个学员炼功,这一个在邪恶的恐怖下还这么坚定,太难得了,太珍贵了,我一定要让她看到师父的经文。我一定要帮助她,不能让她离开大法。其他同修家里都走不开,我只好在家里找个借口,瞒着家人,一个人也要给她送去。

那时资料太少,我就让外孙帮忙抄写一份。那时三峡水库还没储水,也不通公路,下船后一直透顶爬,越近山顶路越不好走,沿着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当时我一个六十岁的老人,在城里生活了几十年,全靠师父给我加持,每次爬上山顶,汗水湿透了衣衫。同修看到师父的经文,从此更坚定。再后来,只要有师父的讲法,我都给她送去。

我也非常珍惜那些邪恶恐怖中迷失了的同修,每次去都把他们召集拢来,一起学法、切磋、鼓励他们走回来,“师父在等着你们啊”!学了几次以后,陆续有三个学员相继走了回来。其中有一个还几進几出的,每次我都耐心的给她讲真相,她以前也是糖尿病、肩周炎,两年前丈夫外出打工,她一个女人在家带着孙女,挑粪种地,什么活都是自己干。

今年上半年,当初最后進来的那个同修,上坡干活路上摔了一跤,膝盖骨当时就翘起来了,她忍痛把它按回去,坚持走回家就再也下不了床。稍动一下痛得不行,还能听到里面骨头咔嚓咔嚓的轻微响声,大家都认为是膝盖骨碎了,叫她上医院,她怎么也不去,她给家人解释是“消业”,有师父管着,会好的。同修们听说后大家都去看她,有熟人建议,伤了骨头喝鲫鱼汤好的快,她家里人听了赶快到场上去买了两斤大鲫鱼。老头子赶快弄了两条熬汤给她喝,谁知那天晚上痛得她“哎哟”连声的叫个不停,疼痛反倒加剧了,她想起师父在《转法轮》里说:“炼功人不能杀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门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门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炼,都把它看的很绝对,都不能杀生,这一点是肯定的。”[2]第二天告诉老头子,剩下的拿长江边去放生吧,她老头子看她叫了一晚上,虽然心有不舍,但还是照办了。等老头子放生从河边回来,她腿也不痛了。大约一个月吧,腿伤全好了。经过这件事,她老头子亲眼目睹了大法神奇和超常,主动進门得法修炼了。碰到熟人、朋友和亲戚他们也讲真相,劝三退,虽然人数不多,加上新学员才五个人,但从那回来后,再没有人离开过大法。

我是一个普通的大法弟子,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没有惊天动地,也没有轰轰烈烈,但是平淡中却透着对法的坚定、坚信。我们单位有两位同事跟我一样的病,脑血管硬化、偏头痛,我们三个中就数我一个人病情最重。我炼功受益后,喊她俩来学,都不来。其中有个比我们还小几岁的家里人把她送到重庆西南医院,花了十四、五万,把丈夫摆烟摊挣的一点辛苦钱全都花光了,回家也只活了半年就走了,人财两空。

如今三个人中,只有我一个人还活着,是师父给了我生命,我要用这生命去救度更多的人。

前几年发真相资料,我跟年轻人一样,十二层的高楼,一上到顶不用歇气,现在面对面讲真相,什么样的人都能碰到,有信的,也有不信的还有骂的,甚至还有喊报警的,每次都是师父给化解了。我要精進再精進,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机缘,提高心性修好自己,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同化大法随师归。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十年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