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诉恶人 在配合中放下自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五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十多年的风风雨雨的修炼路上,唯有师尊的慈悲呵护和佛恩的浩荡时时激励着我,伴我在神的路上精進。下面我想借明慧网,就这几年来放下自我,整体协调,利用法律,救度众生的一点体会及教训。

一、无条件的要师父所要的

二零一零年五月份,我身边的一位同修被当地邪恶六一零绑架,并盗走了公司的轿车。我们周围也被邪恶长时间监控了。怎么办?

我冷静下来向内找:这段时间,大家一直陷在很强的自我中,工作中相互不配合,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也做的不好,被邪恶钻了空子。于是,我发出强大的一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彻底解体妒嫉心、争斗心、色欲心及一切不符合真善忍的邪恶生命与因素。

半小时后,感到我的空间场一下清亮起来,一种包围我的重重物质离我而去,我的心情也轻松起来。一出门,无意间,我从地上捡到一枚金光灿灿的法轮章,我好感动!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和鼓励!通过和同修交流,我们决定主动去要人。于是,我们协调同修的家属直接到当地派出所报案。两天后,派出所又通知我们去刑警队报案。

当我们来到刑警队时,那里已等候了很多人,有当地派出所和当地六一零人员。空气似乎紧张起来。恶人们去了另个房间好象在商议什么?我用意念想一个大大的“灭”字把整个空间场罩起来,不停的发正念,请师父加持。

一会儿,有人通知我们:先回去吧!并答应我们尽快立案侦查。后来得知,同修刚刚从刑警队被转走,那次恶人本想对我進行迫害,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和正念的威力下,迫害烟消云散。一星期后,被绑架的同修正念闯出魔窟。于是,我们决定一起去索要被盗的轿车。

开始恶人很蛮横,不承认盗车的事。我们正告他们:“你们这是违法行为,我们要起诉你们。”他们无法无天的说:“你们爱告谁告谁!我是流氓我怕谁!”几次要车未果后,我们聘请了北京两位正义律师对恶人依法起诉。

当时和律师达成协议,我们是主动起诉恶人:一、归还被盗的车辆;二、赔偿因被盗车辆而造成的经济损失;三、追究恶人绑架同修的刑事责任。当时律师有些顾虑:认为主动起诉恶人,在大陆没有几例,感到有压力。认为先走法律程序申请将车辆归还。我们表明:我们无需向恶人申请什么,我们就是要主动清除邪恶,无条件的要师父所要的。

当时律师时间很紧,于是我们约定一名律师陪着我们起诉。开始法院不接诉讼状,并互相推诿,声称法轮功的案子不给立案。我们一边讲真相,一边找有关部门控告。我们将写好的控告信、诉讼状,走到哪发到哪,真相走到哪讲到哪儿。有一位保安,我们把控告信给了他一份,并给他讲了真相。第二次见到我们时,他热情的和我们打招呼,并鼓励我们:告这些坏蛋!

期间,我们还向公检法纪检、督查和法制科等有关部门递交了控告信。最后迫于压力,邪恶的六一零归还了被盗的车辆。期间,我们把起诉的情况及时的上网曝光,邪恶的六一零找到我们协商:要求我们最好不要上明慧网,不要再告了,有事好商量。

二、我们不承认邪恶的一切安排

接下来,得知另一位被绑架的同修已被非法判刑。于是我们又为这位同修聘请了正义律师。当律师接见了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后,才得知同修已被迫妥协,而且笔录上说出了我们的名字。律师感到不可理解:同样一件“案件”却有两种戏剧性的结果,一个在外面控告他们,恶人在被动挨打;一个被判刑迫害。按正常法律程序简直不可思议。然后,律师问我们:你们的诉讼还继续進行吗?我们坚定的说:“继续起诉!我们不承认邪恶的一切安排。”

接下来,我们联络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家属,向有关部门递交控告信。当我们向看守所递交控告信时,看守所所长对我们说:“你们法轮功在国外打电话来说我们迫害你们,谁迫害了?我们也是没办法,送来了,我们只有关押。”同时,当地同修整体协调,利用不干胶、真相电话、邀请函等方式,大面积讲真相。内容有:金秋十月北京律师为法轮功做无罪辩护!法轮功洪传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只有在中国遭到迫害。

开庭前,我们向各个职能部门,律师事务所发出了邀请函。开庭那天阴云密布,另外空间正邪大战。全市恶警出动,法院周围戒备森严。我们大法弟子更是正念十足!附近邻县的同修都主动到法院周围发正念。有直接去法院旁听的、有协调律师的、有搜集证据曝光邪恶的。开庭前被非法关押的同修的家属迫于邪恶压力,辞退了正义律师。

接下来,我们又将辩护词制作了传单向全社会张贴发放,广而告之。那段时间,老百姓都在议论说:法轮功要平反了!北京律师都来为法轮功做辩护了!通过这次整体协调,主动起诉恶人,极大的震慑了邪恶,让很多世人了解真相。

三、我们的师父是最高的

年前,我地有一同修在外地被绑架。邪恶之徒在未出示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私闯民宅,其中一人野蛮的用刀将门砍坏,入室抢劫,并逼迫同修家人在所谓搜查清单上签字后将清单收回。在整个对受害人实施绑架、非法关押及入室抢劫的过程中,恶警未出示任何法律文书、证件、及搜查证。

于是我们带着律师积极的去营救。当地邪恶六一零很猖狂,野蛮的对待家属和律师。我们正告他们:现今中国没有一条法律规定法轮功违法,迫害法轮功的江某某都被起诉了!他们感到很震惊!他们谎称:人不是他们抓的,他们也是执行上面的命令。并告知我们:过几天就放人。

过了几天,我们接到通知,让我们去接人。当我们去接同修的时候,又被告知人已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人已经送走了。我们不被假相所动,直接启动了法律程序。我们和律师准备了诉讼状、控告信、投诉信,向有关部门及上级部门对恶警绑架、私闯民宅、抢劫财物等犯罪行为進行控告。

非法关押同修的拘留所一位老警察接了控告信,震惊的说:“这么长时间了,也没听说你们法轮功维权。”我们告诉他:“法轮功在全世界早已经开始维权了,江某某早就被送上法庭了。”接着我们来到法院要求立案,法院接了诉讼状后,通知一星期后等立案通知。当天被绑架的同修正念闯出魔窟,平安回家。表现形式是劳教所拒收。一星期后,法院经过调查审理,认为符合立案条件,并准予立案。

二月初,律师及受害人家属接到法院通知于二月十日上午八点开庭,而后又被告知开庭被推迟了。十六日晚十一点左右,参与协调的两名同修在家属院被等候多时的一群恶警暴力绑架,然后在未出示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将室内物品抢劫一空 。而后以同样卑鄙手段绑架了当地十多名大法弟子。据悉,这是一次有预谋有计划有组织的绑架、暴力抢劫的恶性犯罪事件,意欲阻挠对恶警绑架案犯罪嫌疑人的开庭审判。

一天,一位同修同时接到四封信,让我们赶紧离开,出去躲一躲,恶人正在找我们,并声称据可靠消息,这是来自上面高层的指令。于是我们想到师父的教诲“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1]我们的师父是最高的!

四、默默的配合 让我们的整体更美好

由于对这次主动起诉邪恶,当地同修正念不足,有的协调人被怕心障碍着,怕主动起诉邪恶会招来更大迫害。在整个协调过程中,我看到两位协调人怕心很重,自我很强,于是我就想找两位协调人交流一下(其实想努力改变别人),然而两位同修好象有意在回避我。后来,我又听说由于参与诉讼的同修与协调人对成功立案与正义开庭的重大意义认识不足,也没能及时上网曝光,甚至产生欢喜心和干事心,有的协调人怕曝光邪恶影响开庭,认为等开庭成功后一起曝光,人为滋养了邪恶,律师交代的控告信也没及时发出,我当时心里就不平起来:埋怨同修有干漂亮事的心。接下来两位协调的同修遭到了绑架,而且共同合作的项目也遭到破坏,于是我又责怪另一协调同修:没有及时找同修交流,做事不协调,造成了这么大损失。

就在我强烈向外看,放不下自我的时候,师父的讲法惊醒了我:“其实作为大法弟子,这时如果念正,想到的是修炼、是责任、是应该做好的,你就应该把你觉的不完善的地方默默的把它做好,这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如果大法弟子都能够这样做,任何事情都一定会做的非常好。”[2]

学着师父的讲法聆听着师尊的谆谆教诲,犹如一把金钥匙打开了尘封已久的那道门,我的心受到了巨大的震撼:“修炼了十多年,我原来一直在向外看向外求啊!一直没有听师父的话啊!”于是我主动找到同修真诚的進行交流。我们曾经在一起合作过很长时间,由于太强的自我,相互配合不好,同修两次离开这个环境。通过交流,我们也认识到自我的破坏性,和相互协调、整体配合的重要性。我真诚的邀请同修再一次留了下来。于是我们又形成了一个整体。

通过这次考验,我们更加珍惜师尊给我们留下的修炼环境。更加明白我们应该默默的配合,我们的整体会更美好。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和真相逐渐大白于天下。而三界是为正法而造就的,今天师尊延续下来的时间是为大法弟子救度众生而存在的,人类的社会绝不是邪恶逞凶的乐园。在这重大的历史关头,肩负着神圣使命的大法弟子才是大戏主角,放下自我,整体协调 ,清除邪恶,救度众生,正用善用人类的一切资源,利用法律武器制止迫害, 同时给众生一个被救度的机会,这是大法赋予我们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

不足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让我们在神的路上精進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