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让所有人知道中共的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六日】(明慧记者李若云旧金山报道)“中共是一个杀人的政权,无论它们在哪里,那里无辜的民众就会被屠杀。它们现在甚至强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这是骇人听闻的,应该让所有人知道,制止它!”旧金山人权支持者斯科特表示。

二零一三年九月五日中午,法轮功学员在旧金山市政府前举行新闻发布会,揭露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呼吁各界支持由美国国会众议院议员发起的“停止活摘器官罪行、停止迫害法轮功”的“281决议案”。

图1:
图1: 法轮功学员在旧金山市政府前举办新闻发布会,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并呼吁支持美国国会发起的“281决议案” 。

图2-4:法轮功学员并以真人演示,揭露中共用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多种酷刑。
图2-4:法轮功学员并以真人演示,揭露中共用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多种酷刑。

图5:当天的活动吸引了不少民众驻足了解法轮功真相,并纷纷签名支持“281决议案”。
图5:当天的活动吸引了不少民众驻足了解法轮功真相,并纷纷签名支持“281决议案”。

在新闻发布会上,多位曾经在中国大陆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以亲身经历,揭露了中共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湾区多家主流媒体到场采访。

在活动期间,法轮功学员设立了真相图片展,告诉人们法轮功是什么,法轮功弘传世界,及各界对法轮功学员的声援。同时以真人演示“活摘器官”及多种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施用的酷刑,来揭露中共的罪恶。

退休大学教授力同、李女士、大方等来自中国大陆的多名法轮功学员,都因为修炼法轮功,曾在中国大陆被非法关押,酷刑折磨和无故被抽血、验血。

因不放弃信仰 遭受多种酷刑折磨

二零零四年,李女士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到了多种酷刑折磨:“恶警把我吊扣起来,脚勉强着地,两只胳膊上各挂一个轮胎,头上戴一个铁帽子(目的是保护脸不露外伤)。用两根电棍同时电击,直到电棍没电了,再换两根继续电,又电到没电了。见我仍不放弃信仰,他们又换了两根用来电击老牛的电棍来电我,我看到冒烟,闻到皮肤烧焦的味道。这时电棍电击到警察身上,他们跑开了,换两个人继续电,又电到他们身上,他们也跑了。从下午一直电到第二天快早上,才把我放下来,扣在铁笼子上。由于酷刑迫害,我身体已经非常虚弱,行走困难。”

被无故抽血、验血

就在李女士被折磨得身体非常虚弱,行走困难的情况下,她被人扶着去抽血、验血。当时,李女士问警察为什么这样做时,警察却说:全监狱一个(法轮功学员)也不落。

李女士回忆道:“在监狱里面,很大的一个厅,用屏风隔成一小间一小间的。窗户都被白色的布蒙住了。很多人穿着白大褂,戴着白帽子,戴着大号白口罩,只露出两只眼睛,有的手上端着托盘。按一个监区一个监区的采血。被采血的人排着队,从一个门进去,采完血从另一个门出去。整个队伍很长,估计有几百人。队伍的两边是全副武装的武警,全戴着钢盔,戴着白手套和大墨镜。不允许讲话,全场没有一点声音,非常恐怖。” 李女士被很粗的管子抽了三、四管血。

来到美国后,当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恶行被曝光后,她回想起自己的这段经历,才如梦初醒,自己差点成为被活摘器官的其中一名法轮功学员。

年轻女学员遭性虐待、性残暴

退休大学教授力同也在新闻发布会上讲述了自己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的经历。那是在二零零一年,她因为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石景山看守所。

力同回忆道:“我们十个法轮功学员和四名刑事犯被关在一个狭小的监室里。监室的条件很差,我们十个人都得头、脚颠倒着睡,中间谁要是起来了,就没空间再躺进去了。厕所就紧挨着我们睡觉的地方,吃的东西是烂白菜汤和发了霉的最粗糙的玉米面窝窝头。白天被强迫坐在小木凳上一动不许动。每次所谓的‘提审’就是一次毒打和折磨。同时年轻的女同修有的被性虐待、性残暴。”

被毒打、暴打后被“分流”

“大约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三日半夜的一次所谓‘提审’,被‘提审’的学员都被毒打,然后再用冷水从头灌到脚,再拖出去吹冷风。”她说:“一月份的北京非常寒冷,半夜温度都到零下。那天晚上,我也被‘提审’、暴打。之后,我有机会向一位警官讲了两个多小时的真相。这位警官最后明白了真相,劝我说:‘赶紧说出姓名、地址吧,人太多了,北京已经装不下了。明天就要分流了。要把没有姓名、地址的人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你想回都回不来了,你的亲人再也找不到你了。’”

“回到监室,我们每个人都是伤痕累累。第二天,被打得脸都变形了的同修和另外一个被性虐待的同修就被带走了,说是给她们检查身体。从那天开始,不断的有同修被带走说是检查身体,可是都没有再回来。最后,我所在的监室只有我和另一个老年同修没有被带走检查身体。为什么要检查身体,我感到难以理解。”

“后来我想,她们可能是被‘分流’了。”力同表示:“直到‘活摘器官’的恶行被曝光后,我才意识到,那些没有报姓名、地址、被失踪的同修,很可能都进了邪党的“活体器官库”了。所以他们才声称在三到四周,甚至几天之内就可以找到匹配的器官移植供体。”

李女士说:“‘活摘器官’是魔鬼的行径,它冲击着全世界每一个人的做人底线,拷问着每一个人还有没有做人的起码良知。”

力同教授指出:“在这样的正与邪面前,没有看客,每个人都必须做出明确的选择。历史会记录下每个人的选择。而这个选择决定着每个人自己真正生命的未来。您的良知善念一定会使您在历史的关键时刻支持正义。我呼吁湾区的国会议员都来支持281号议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