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口之家真正形成整体的过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六日】我们这是一个五口之家,都是九九年以前得法的老弟子。

一、在各自的领域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因为我们全家都修炼,有这样的环境,所以平时来的同修比较多,有的同修在魔难中心性上过不去关了、家庭中遇到矛盾了,都愿意来找婆婆交流,尤其迫害最严重的几年,有的同修由于邪党的打压迫害,害怕不炼了。婆婆遇到这样的同修时就想:同修在魔难中,法理有不清的地方,要让同修坚定正念,不能放弃大法。

那时,婆婆的身体出现了很严重的不正确状态。别人在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来,但是她不管自己身体怎么难受,只要同修来,她都立刻笑脸相迎,不让同修看出来。随着学法、修心,婆婆的身体也越来越好。现在她每天除了要做家务、买菜、做饭,还要做协调工作。而且还和同修一起配合出去发神韵光盘、打语音电话、面对面讲真相等。对她来说,就是觉得时间少不够用。

公公同修坚定的信师信法,总是把救度众生放在首位。他在国有企业上班,工资不算高,但三件事做的很扎实。前几年有一次去外地赚钱的机会,他想如果去外地赚钱肯定影响做三件事。最后他还是决定放弃这次机会,救人要紧。基点摆正了,师父都给安排最好的。后来他们单位合并到一个大企业。每天都有更多讲真相的机会,工作环境比以前好了,工资也比以前高了。在师父的呵护下路越走越宽,原来是在工人阶层讲真相,现在是在科级干部、局级干部阶层讲真相,证实大法的美好。

丈夫同修,变异的观念少,很传统。学法认真,不溜号。原来的工作单位不忙,面对面讲真相的机会较多。现在调到新的工作单位比较忙,经常有给红包的,他都按照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不收红包,连常人都说炼法轮功的不收红包。从另一个角度也有力的证实了大法。现在他利用周末休息的时间在一些技术项目上发挥所长,配合同修、救度众生。

我平时做事不太认真、也不细心。属于比较心粗的那种人。在做手机项目时我想:这是救度众生的项目,我们的心性如何直接影响到众生能否得救。后来,在手机的采购、软件安装及购买手机卡的过程中,我都严格要求自己。在教同修使用真相手机时,都先和同修在法上交流:这个项目不是做事,只是讲真相的一个辅助项目,修好自己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二、解体间隔,家人同修真正形成整体

我们表面形式上是一个整体,各做各的项目,但心性上并没真正形成整体。

我刚怀孕时,婆婆想让我俩有更多的时间学法、炼功,别懈怠,就搬到一起住。虽然都是修炼人,但矛盾来时,触及心灵时,也都有放不下的东西。总是拿师父的法去修对方,而不是真正向内找自己、修自己。

婆婆身体长期处于不正确状态,自己在魔难中还要照顾全家人的饮食起居,身心的疲惫可想而知。而我不但不理解她,还总是拿师父的法去帮她修,帮她找。她要是接受我的话,我就高兴。要不接受,我就想:你怎么就不改变呢?长期过不去关,不就是你不能接受别人给指出的不足吗?眼睛就盯着她修。发正念、炼功也总看着她,说出的话不是善意的,完全都是指责。结果我有一年多的时间在发正念时总是迷糊,这是从来没有的事,这时我才觉得自己不对了。

看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我才知道都是我的错,因为我在证实我自己,不向内修,不能站在对方的角度去理解她。

婆婆也觉得我变异的东西太多,年轻人懒,不爱做家务。虽然表面上不说什么,但心里对我并不满意,觉得为我们付出了这么多,怎么还老挑她毛病,心里觉得很委屈。后来婆婆背《谁是谁非》“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1],彻底改变了观念,现在她觉得我这么年轻,在现实社会各种欲望、执着的诱惑下,能坚定的修到今天多好啊!而且更珍惜我们之间这份圣缘。是师父把我们的环境变成真正修炼、提高的环境,让我们更好的去救度众生。

一个人修炼,心性多高就是多高。这四个修炼人,四个念头,各持己见、不能形成整体时,就使情况变得更复杂。

孩子是最能牵动大人心的。今年春天有一次,孩子出现不正确状态,(发烧)连续好几天都持续高烧。看着孩子烧的通红的眼睛,作为母亲说不动心是假的。头两天没给孩子吃药,就念大法好、发正念。但是到了第三天就不行了,心也不稳了。这时我们四个大人也开始互相埋怨起来了,公婆怨我俩不精進,早上不能坚持炼功;我怨他们怎么就不给我正念呢!都是修炼人,难道就是我的错吗?不平衡、委屈、埋怨全冒出来了。

我们坐下来坦诚的交流,都向内找自己,曝光自己的人心。我们都被常人的情带动的理智不清,正念不足。我们在这边找自己,孩子从怀里下地自己玩了。通过这件事我们悟到:家人同修之间要解体间隔、互相圆容。

公公的单位很忙,每天都要处理科室里大大小小很多事情,而且还经常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现在的人道德急速下滑,如果达不到他的要求,不是去闹事就是上告。因为白天的事情太多,到晚上学法、炼功、发正念时也不能静心,经常想单位的事。开始时我们还站在为私的角度帮他发正念,通过学习师父的讲法“特别是在我们大法弟子内部,我们对外讲清真相的时候大家都觉的应该慈悲的对待众生,我们大法弟子之间也不能不慈悲。你们是同门弟子,大家都在为宇宙正法在尽心尽力,所以互相之间要配合好,不要过份的用常人心来看待问题,互相之间带着常人心产生一些不应该发生的矛盾与争论。这些事情都应该有大法弟子宽容、善良、祥和的表现,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我们不讲什么常人的团结,那是一种强求的表面形式,你们是修炼者,你们有更高的境界”[2]。我们都转变观念,不是帮同修发正念,迫害同修就是迫害我们自己,更是毁灭众生。

在集体发正念的第二天,我就出现严重的身体干扰,起不来床,浑身发冷、呕吐等假相。我们第一念就是不承认它、解体它。觉得集体发正念发对了,触动它了。这种旧势力强加的迫害我们绝不承认,我们就走师父安排的路,解体邪恶、救度众生。同时我们在学法时也向内找,为什么能被迫害?是我们之间长期形成的间隔(互相指责、埋怨)给了邪恶存在的环境。当我们在学法、向内找时,它被暴露出来,没有藏身之处了,临死之前也要垂死挣扎。

没有了间隔、没有了怨,我们再看对方就能看到对方的优点和长处了。虽然我们每个人都在自己的领域发挥自己的所长,证实着大法,救度众生。但是只有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才是威力无比的。只有这样才是师父要的。

通过这段时间的修炼,使我们认识到:只有学好法、向内找,真正的放下自我,互相圆容、配合整体,救度众生的路才会越走越宽。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2]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