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全国电话卡实名制的思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六日】9月1日开始,邪党通知新开通电话卡全国实行实名制,要求身份详细登记核对,并用罚金的方式对付卖卡商家,大家迅速形成整体多发正念破除实名制干扰是必须的,同时我们应该静下来想想全国性的限制干扰来自哪里?

不是因为我们打真相电话多,发彩信多,救人效果大,就要封卡干扰,没有这个因果关系的。师父说救人是最大的理,旧势力不敢为之。究竟我们的心有什么漏招来的干扰呢?三年前(2010年)就说要实名也没搞成,而今年却要执行,为什么呢?目前上海地区已出现体现实名制情况,希望全国的同修向内找,有好的想法可以多写文章交流一下。

近半年来经我地购买的手机大批大批往外地邮寄使用,看似很热火的项目却忽然出现购卡问题,我们都想想和自己的心有什么关系。

1、就我自身来说,每天都有用手机的做事心,直接面对面的项目变的生疏,其它熟手的项目也冷淡不关心了,慈悲心没那么足了,只是依赖于手机做事了,外地同修大量购买真相手机,我们也没问清出发点,是否都有图方便,求安全的心。每次给外地同修大量购买手机邮寄时,心里美滋滋的,想着有这么多的同修发彩信打电话多痛快啊,潜藏的欢喜心,做事心油然而生。其实真正精進的同修们有没有手机也一直做着救人的事,总不懈怠的,我的想法不对,如果购买手机的很多同修放下了手头熟悉的项目,只顾手机使用的便捷,是不是不合适啊,我没深想,只是简单的提醒了几次。

开始听说实名制,我对自己说“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后来我去卖卡处咨询,心就不稳了,也想多积累一些卡以备后用,总在考虑电话卡实名后手机讲真相如何应对,心神不宁,跑到卖卡处问卖家实名制具体执行措施,总绕到旧势力的圈套里想如何应对,没能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卖家都说还没开始执行,谁能知道怎么执行啊!其实卖家也很无奈的(影响生意)!

是啊,不是我在求吗?说心不动,已经波动的很厉害,我比卖家还激动,我问自己,没有手机我救人会打退堂鼓吗?还是想求方便,图安逸才难过。本来救人可以更快捷方便是个好事,但我们有些年轻同修也推荐老年同修用,说怎么怎么方便,其实有的老年同修都不怎么想用,有些老同修也不做面对面讲真相的事了,放松了其它项目。有的同修逛街把手机揣包里,一直忙私事,甚至忘记包里的真相手机,差点带回家中,带来安全隐患。这过程是否有救人的神圣和严肃及正念呢,救人效果好不好呢,这里不是怨,大家都找找心结,学法点交流交流,提高提高吧。毕竟我们是行神事救人,不是人做事,都从自我做起。

2.、再有由于前几年邪党通过生活手机监控,迫害了很多同修,我个人对手机也经历过,对手机非常敏感,怕心严重,正常生活也不敢使用手机,家人同事都不理解,我总觉得自己的声音被监控了,所以一直不敢用,手机号总换来换去的,搞的常人朋友亲人找我都很难,对我怨言很大,我在掩盖自己的怕心,而不是正念对待,我周围也有这样的同修,对手机用过头了,这也是招来旧势力封卡迫害的一个借口之一,其实平时只要做好基本安全措施,不在电话说不该说的话,尽量用网络联系,不带手机到资料点和学法点,就可以了,正常生活对待,我想我必须堂堂正正面对这一切了。从自我做起,做好,做正。

希望大家多切磋,走出旧势力干扰的假相,不让世人有干扰我们救人的借口,多救人,快救人。个人所悟不够全面,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