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成长的两个小天使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六日】二零零四年的一天,丈夫的表妹从老家打来电话,说她怀孕六个月了,刚托人检查完说是女孩,这已经是第三胎了,想要打掉(因为在农村需要劳力,谁都想要男孩),知道我人好,别人她不会给的,如果我要这个孩子,她就不打胎了。

我虽然结婚七年了还没有孩子,但这突然要抱养一个孩子,而且是亲戚家的孩子,我还没考虑好,就把电话给了丈夫,他听明白了之后毫不犹豫的说:“要、要,还求之不得呢。”挂了电话,我就埋怨他自作主张,这么大的事不和我商量。丈夫说:“如果咱们不要,表妹就去打胎,我是炼功人知道打胎是杀生,我不能让她去杀生啊!”

孩子出生的当天我们是打车去的,去时下着小雨,渐渐的越下越大成狂风暴雨,回来的路上有些树都被狂风刮倒了,道路很是泥泞难走,一路上历经重重困难,我们的第一个女儿终于来到了我们家。

为人父母是很不容易的,夜间不管多累、多困,只要听到孩子的哭声,我就条件反射似的一下就坐起来,拿着奶瓶就往厨房跑,以最快的速度冲好奶粉、试好温度,以最快的速度把奶嘴放進孩子嘴里,哭声戛然而止,我才能长出一口气再接着睡。

有时正吃着饭,孩子拉了、尿了,放下碗筷赶紧收拾,换洗完后,然后拿着筷子再接着吃饭。作为父母这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相信当过父母的人都有很深的体会,但是这些都不算什么,最令天下父母着急上火的就是孩子生病,尤其是半夜高烧,我就遇到过好几次,孩子高烧烧的小手小脚都烫手,医院很远又没处打车,焦急的不知怎么才好。孩子的奶奶是炼功人,告诉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说佛法无边,心诚则灵。

九七年我们结婚时,我婆婆由于双腿骨质增生(俗称“骨刺”),就已瘫痪在炕上,腿一用劲,膝盖就象针扎一样,疼痛不能站立。丈夫得法后就教我婆婆炼功,不长时间,她就能下地走路了。

我知道大法是很神奇的,我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攥着孩子的小手,一遍遍的念“法轮大法好”,念着念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等再睁开眼时天亮了,赶紧去摸孩子的小手小脚,啊!不热了,什么时候退的烧都不知道,真灵啊!后来孩子大一些会说话了,我就教孩子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发现孩子在发烧时虽然很难受,但教她念时她都会跟着我念“法轮大法好”,结果每次都能化险为夷。后来我经常把这个秘密告诉身边的熟人。

由于身体的原因,我终于在二零零六年真正的走入了大法修炼中来了。在一次打坐中,小腹部疼痛的很厉害,我不为所动,坚持下来,于是,原定要做的手术,就这样被化解了。那段时间里,我走路、发资料就象燕子一样又轻又快,多远的路,我觉的几步就可以走完,公交车都可以不坐。骑着车子自己都感觉到神采奕奕,有使不完的精神头。

二零零七年,我的一个常人朋友因为没有孩子,抱养了一个女孩,当时很高兴,没过两天给我打电话说,孩子先天性的毛病,不想要了。我说不可能,她说那你明天和我去妇幼医院看看吧。

第二天我和丈夫都去了医院,丈夫抢着楼上楼下的抱着孩子,做各项检查,最后大夫很谨慎的说:“孩子太小,过半年再来检查。”可能是怕父母嫌弃孩子,没有明说。朋友夫妇决定孩子不要了给送回去,钱也不要了。可孩子的父母家里很穷,而且是超生,所以说什么也不要。我俩想这件事不是偶然的,这个孩子和我们炼功人在一起,会很健康的。于是我们决定抚养这个孩子,就把她抱了回来。

听说我们捡了一个有病的婴孩,亲戚朋友都认为我们是自找麻烦,我对他们说,这孩子现在没人敢要,怕以后是负担,我们全家都修炼大法,“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她只有在我们家才会健康无事的。大家一看没法劝,也就不说什么了。

虽说孩子抱回来了,可毕竟是刚刚出生三天的小生命啊,需要精心喂养和照顾。当时我的家庭环境是:大女儿刚刚三岁半;我公公在十天前出了车祸,现在整天躺在炕上需要照顾;我爸爸得了老年痴呆,两个月前背着一兜子药,坐火车从东北来到我这儿,我教他炼功,他越来越有精神,二十多天后把一兜子药全扔了,虽然如此,也还需要我的照顾;我要再喂养一个刚出生的小婴孩,难度是可想而知的。所以几乎所有知道的人,都非常的反对抚养这个孩子,说我们大脑太简单了。甚至所有的同修也都反对,觉的正法时间这么紧,哪有那么大的精力去喂养一个婴儿。也许是和孩子有着生生世世的缘份,也许觉的自己是修炼人应该承担这个责任,所以我和丈夫一点也不后悔。

孩子抱来时,看上去很丑,当时也顾不上什么丑俊,只想着这是一个小生命,我给她起了一个修炼的名字叫“静莲”。随着孩子一天天的长大,大约过了半年以后,突然发现孩子慢慢变白了,变俊了,变的越来越招人喜爱了,再后来谁看到孩子都说长的很漂亮,胖乎乎的小圆脸,两只黑黑的大眼睛,带她出去很招别人的目光。

我们每天起早炼功,每当炼静功打坐时,小静莲醒了从来不哭,自己会从屋里爬出来找妈妈。她的两只小手“啪啪”的拍着地板爬过来的节奏,一直伴随我们到她学会走路以后。

有一天,小静莲爬出来就不怎么动了,我感觉不对劲,一摸头很烫,小脸烧的红红的,放下就哭,只能抱着。于是我们全家换着抱,同时给她放师父讲法听。她一直昏昏沉沉的,不动也不吃东西,虽然我知道孩子不会有事,但内心的焦急和心疼却挥之不去。下午我有急事必须出去,在外边心里惦记的不行,办完事就打电话问,丈夫说已经好了,在地上玩呢。我不相信,以为丈夫怕我着急在安慰我。到家一看真在地上玩呢。丈夫说孩子听到《转法轮》第四讲就好了。真是佛法的威力啊!小静莲今年五、六岁了,我有时开玩笑叫她“绿色娃娃”,因为她长这么大从来没吃过一片药。

由于我们全家都修炼,所以神奇的事情太多了,我仅举几例吧。大女儿美莲的门牙从小就长的又整齐又结实,六、七岁时开始换牙的时候,两颗门牙后面又长了两颗新牙,眼看着一天比一天大,前面的两颗门牙却丝毫不动,实在让人束手无策。有些同修说去医院拔了吧,不拔是不行的,别人家的孩子都是这样拔掉的。于是周日领孩子去了牙科诊所,医生也说得拔掉,让孩子躺在那里。这时孩子不干了,爬起来就跑出去了,他爸爸在后面追,正追着,这时遇见了一位老年同修,问明了情况后,同修说用正念啊,让孩子也用正念对待。到家后,丈夫让大女儿跟着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反复的念,然后用火柴棍试试牙动不动,没想到轻轻一拨拉,一颗门牙掉了,全家人都非常激动。

还有一次,大女儿美莲发烧,刚开始没当回事,以为和往常一样,一、两天就过去了,可没想到过了三、四天还在发烧,什么也不吃,眼看着小脸越来越瘦。有的同修说她只学法,不炼功,也不做三件事,不能算作师父的小弟子,师父没法管,所以只能是上医院。我虽然知道不太对,就想带孩子多发正念多学法,可孩子难受不愿动,怎么说也不听。实在没办法,我只好把心一横,愿意什么样就什么吧,我就用正念对待这件事。于是我什么都不想,也不看她了,就是学法发正念,没想到第二天就好了。

师父说:“如果你是个坚定的大法修炼者,就会明白人各有命,不应该出问题的轻易不会让他出问题。”[2]

虽然两个小弟子我带的不好,但我发现自己的修炼状态好时,孩子状态也不一样。有一天晚上,我们几个同修开车配合出去贴海报,把孩子扔在家里一晚上,而且还有别的同修家的孩子,大女儿非常淘气,属猴性格也像,一会儿也不肯安静。我想四个孩子在家里说不定闹成什么样了,没想到一回到家,孩子们刚发完正念。她奶奶高兴的夸:今天美莲可有功了,她教几个小的背《洪吟三》,还给你们发正念。真的吗,真不敢相信她能这样。

要写的太多了,每个修炼人都有说不完的在大法中受益的神奇故事,我家更是如此,两个小天使从小就沐浴在大法中,幸福快乐的成长着。

希望所有众生都能够知道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