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性在写法会交流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六日】我八月五日结束为期六天的外地考察,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下载《明慧期刊》和明慧网发表的逐日文章,第一个使我眼睛发亮的消息就是“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征稿”的启事。这可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修炼路上的一件大事呀!

不由我回想起我曾经参加过两次法会交流投稿,都没有入选。清楚记的在二零一零年第八届法会上我第二次投稿后,几乎每天关注着自己的文章是否发表,嘴上不说,心总是悬悬的牵挂着,说实话,那时心里不时还会翻腾出“明慧网编辑同修真有高境界、高水平吗?会不会有眼不识金镶玉”的狂妄而可怕的念头。只待有一晚進入梦乡:“我在学校参加一场作文考试,我自以为这是我的强项,很自信,洋洋洒洒写了好长。交卷后的阅卷教师却是我在常人中的一位文化不高的朋友,我想,就他那点水平怎么能评判了我的文章?心里很不平衡。结果我的文章被淘汰,我拿着给我退回的卷子重新审视,文章的标题已记不清,而文章开头的第一个字却赫然是一个‘名’字,而且那‘名’字的第一笔特重特粗。”梦醒后心还沉浸在忿忿不平中。

我突然悟到是师父在用梦点化自己,开始对照大法法理向内找,找到了很多执著心,自己写文章的基点就是想借此来展示自己的才华;显示自己如何悟的高、修的好;如何在同修中出类拔萃、高人一等;如何在修炼的路上很少摔跤、很少走弯路;……这还不是在证实自己的显示心吗?这还不是一颗强烈的求名的心吗?想在无比神圣的大法修炼中求名,这是多么肮脏、多么可怕的心呀!我对阅卷教师的瞧不起,不正说明是自己的傲慢心吗?认为他怎么能当阅卷教师,这不是妒嫉心的表现吗?自己的文章不及格,心里就忿忿不平,这不是怨恨心在作怪吗?带着这么多肮脏的人心怎么能写出干净、纯洁、神圣的证实法的高境界文章呢?

当我找出了自己的执著心后,同时也看到了自己和精進同修的差距,看到了自己的境界离师父的要求和大法的标准相差甚远。我悟到自己应该加强学法、加强实修。通过学法清醒的认识到这些执著心的危险性和严重性,针对以上找出的这些心,我在每次发正念时的前五分钟内重点清除;在所遇到的每件事和平时所发出的一思一念中都要用法来检查对照是否存在这些执著心,一经发现立即用正念来抵制、排斥、直至清除。

通过相当长时间的反复修炼,以上这几种心明显淡泊了许多。但是,与此同时却又派生出了自卑心、懒惰心和求安逸心。认为自己水平低、层次不高,觉的在明慧网上发表交流文章是高不可攀的,丧失了信心,并且觉的写文章太苦、太费心,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达不到发表水平,得不偿失,还不如做点得心应手的事来的轻松便捷。所以在二零一一年的第九届法会上我就没有动过要写文章的念头,知难而退了。

在学法中悟到,这是一种私心的表现,只想索取、不想付出。在二零一二年的“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纪念日”时,我受本村全体同修的委托,以平静的心态写了一篇证实大法的文章,心中放弃了求发表和证实自己的杂念,一心只是想把身边同修们在大法修炼中的神奇事迹写出来证实法这是我作为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和史前大愿,是我应该做的事,我只管尽心尽力,发表与否是大法和师父的需要与安排。所以,文章发出去以后,虽然当时没有发表,心里也一直比较平静。当我在今年春天又准备给明慧网写交流文章而举棋不定的时候,明慧网刊登了我去年投稿的那篇文章,给了我极大的鼓舞。使我很快写出了交流文章,并且明慧网很快就发表了。

这使我认识到,写交流文章也是我们修炼的一部份,确实是在修心。文章能否发表?不仅仅是明慧网的编辑同修在把关,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也在安排,也在时刻检验着弟子的心性是否达标。我们只管用心去做就行,不折不扣的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就是正念正行、就是助师正法、就是在走圆满的路。

个人在修炼路上的一点点体悟,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分享,恳请斧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