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遇到严重车祸之后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七日】我得法十五年,以前一身难治的病,到处求医无门;我得法后,师父为我清理身体,使我无病一身轻,让我最受益的是心灵得到净化升华,真是身心健康。

在我和丈夫的修炼经历中,出现过很多大法中的奇迹,其中有一件事,一提起我就止不住流泪,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恩。

那年正好是春季将要种地的季节,家里的农活都很忙。一天晚上,丈夫外出到很远的地方去安装新唐人电视台接收器,七点多还没到家。当时我在家学法,突然邻居到我家喊我,出门一看,邻居的脸色很不好,说话嘴有点发抖,我急问什么事?他说:“你丈夫刚才在街里超市门前和一辆汽车相撞,被大家抬到医院抢救,快去看看怎么办?”

当我赶到医院时,看见走廊里站满了人。丈夫在走廊中间的一个担架上,两眼发直,浑身是土,脸发青,鼻子耳朵都往外流血不止。当地医院不收,大家急忙就给市“120”急救中心打电话。随车来的医生看过之后,让我签字,怕丈夫在半路上有生命危险。我心里很平静,回答说:“没事。”

市医院抢救中心对丈夫進行全面检查,到半夜十一点多钟,丈夫被安排在抢救室一张床上。大夫拿来片子,告诉我:左锁骨粉碎性骨折,肋骨、腿、胳膊骨折,最严重的是脑颅骨骨折,脑袋里有严重瘀血,在脑袋旁撞出一个拳头大的包,耳朵还在往外冒血。大夫说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就是好了,怕有痴呆,需要长时间住医院治疗,一级护理。我想:常人的医学救不了丈夫,只有师父、只有大法能救他。

当时已是半夜,也没见车主。快到十二点时,突然来了两名警察,其中一警察到丈夫床前,问有没有驾驶证等证件,全部拿出来看完之后,又在我丈夫嘴边嗅一下,然后反过身来大声叫车主:“你们自己过来嗅嗅,人家根本没喝酒!”车主一愣,马上说:“我错了,对不起。”原来是俩车主先告状,撞倒人不但不管,躲起来,还到交通警察大队报案,说丈夫喝酒,把他们的车给撞坏了。交警到现场处理,发现违章的是他们,丈夫一点没有违反交通规则,但当时警察相信车主说的丈夫喝酒,并且不知道有没有驾驶证。

当真相大白时,在场的邻居气愤难忍:“你们也太不象话了,把人撞了不但不管,还告恶状、诬陷,做人也不能这样,太过份了。你们今天遇到好人了,人家是学法轮功的,要不然家属非得打你,你们无话可说。”

我面对眼前的一切,心中有法,没动气。这时警察气愤地对车主说:“明天快给送钱来,按交通规则处理,一切后果都由车主负责。”我家的摩托车和车主的汽车都在交通警察大队扣押,每天车主拿四十元保管费,直到出院为止。

警察走后,大夫又跟车主说了什么,车主吓呆了,站在我们面前一言不发。我们都一宿没睡觉。

第二天早上,我在丈夫耳边小声喊他的名字,发现他清醒了。我问他知道喊师父吗?他示意知道。这时大夫来了,准备给打石膏,我们不同意。丈夫要上厕所,我慢慢地把他扶起来下床。这时我心中喊:“请师父加持,我们根本就不承认这一切。”我发着正念,瞬间感到头顶上法轮急速旋转,约五分钟。我鼓励丈夫说:“你是大法弟子,自己上厕所,不用别人扶。”丈夫自己去,自己回来,没用人扶。

第二天,我们找大夫要求出院回家。当时病房的人不理解,一个年轻的人过来说:“你是刚来的,不认识,要不然我今天非打你不可,前两天抬進一个,不到两小时抬出去了。你丈夫都这样了,你还要回家。一切责任都有车主负责,你也不用拿钱,尽管放心住院。”

大夫更不答应,怕我们回家后出现生命危险,到法院去告他们。我们说:“我们学大法,不讹人,你们放心。”最后我们只好写了书面协议,医院才让我们回家。车主来了,听说我们要回家,说什么也不答应,他很害怕我们回家后出现什么后果。我说:“你们放心,也不用着急。”身边的邻居说:“你们真遇到好人了。”

到家后,我把丈夫的脸头血迹擦干净,又换内衣,仔细一看整个头没有一个好地方,腿、胳膊都是黑紫色大包,脑袋里的淤血,胀的头痛难忍。他有时糊涂,意识不清,一动耳朵还往外流血。我亲属都知道这件事,从外地赶来,说什么也不让丈夫呆在家里,要他快到医院住院,还要找车主算账。

特别是我妹妹,在医院当了几十年大夫,和我说:“姐,你不懂医学,我姐夫撞的是人最要命的地方,这么多瘀血在脑袋里,随时有生命危险,还可能痴呆,你再傻,也得相信科学。”

不修炼的人不理解,遇到这种取命的灾难,常人的医院是没有办法的,医生也说治好了也是痴呆。修炼人只有相信大法,相信师父,才能闯过这一魔难。

我跟妹妹说:“你以前也知道我一身病,最后你也无奈,我炼功病好了,你也看见了。我相信科学,还是超出人类更高的科学,你了解吗?你相信吗?我心里非常清楚,能救我丈夫的唯有师父,别无选择。”

要想得救,必须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我们一天也不敢放松学法、炼功、发正念。早晨三点五十起来炼功,丈夫左胳膊粉碎性骨折抬不起来,必须得冲过去,师父就在身边看着呢。不到一个星期,胳膊可以上下冲灌了(法轮功第三套功法);半个月,可以下地干活了。不到一个月,丈夫完全恢复正常,脑袋清醒,自己拉犁种地。

记得那天我们正在地里干活,听到本村一位妇女在远处大声地喊:“你们看,那个干活的人是谁!”别人一看:哎呀,是我丈夫!他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所有知道的人,包括医院的大夫,都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卖店店主也说,当时出事的时候,卖店里玩麻将的人只听一声巨响,急忙跑出来一看,地上趴着一个人,脸朝下,谁也不敢靠近。店主上前把身子反过来仔细一看,认识,是我丈夫。大家都急忙找门板送医院,大夫都摇头,不敢收,认为没有希望了。没想到第二天就回家了,这么快就恢复了。法轮功太神奇了,李洪志师父真保护他了。

我的家人亲眼目睹这一切,都服了法轮功。在医院时,丈夫的弟媳问另一名大法弟子:“我嫂子是不是用法了,她站在我哥面前,不一会我哥就站起来,能走路了。”这名大法弟子说:“是喊大法师父帮助的。”后来,弟媳在卖店里跟别人讲起这神奇的事,大家说:“真有神。”过后有人见到我们就喊:“法轮大法好!”

是佛法的威力,清除了毒害世人的“无神论”因素,清除邪党谎言。妹妹从事医学几十年,现在也开始看《转法轮》,她说:“这本书太好了!”

我们回家后,车主从没到我家来看过,都在一个镇里。我们不动心,也不生气。车主是年轻的小伙子,还没成家,出事的时候,他家人说:“这回完了。这辈子别想娶媳妇了,几十万也不够。”现在这小伙子成了家,还生了女儿。别人问我:“你们私了?给你们多少钱?”我说:“我们没要钱,我们学法轮功,师父叫我们做事先考虑别人。”他们说:“他们家真是遇到好人了。” 我说:“是大法师父的法好,是师父的恩德大。”

我们深感师父佛恩浩荡,再谢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