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男、少女的求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七日】倪建功,是张家口蔚县西合营镇“六一零”成员。而“六一零”是中共邪党成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凌驾于宪法之上的非法组织。二零一三年盛夏,倪建功二十一岁的儿子在上海打工,由于天气太热,持续多天四十多度的高温,他的儿子突然死亡。

倪建功,今年五十岁左右,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就追随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充当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打手,镇“六一零”人员换了一茬又一茬,他却一直没有离开过这个位置,坚持参与迫害。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和遭恶报的恶果已在《河北蔚县“六一零”人员行恶殃及后代》一文中综述,这里我要讲的是倪建功的儿子死亡后,我的一段经历。

倪建功的儿子死亡几天后,我炼法轮大法静功,看见师父的法身说要带我去地狱看看。我跟着师父,沿着一条窄窄的小路,往前走。路边一间黑暗的房子聚集了很多人,他们的额头打着共产邪灵那个“镰刀斧头”的印记,被红头发的恶魔押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正被两个魔鬼押着,魔鬼长长的爪刺進女孩的头颅。所有的人目光呆滞,象傀儡一样被驱逐,高声唱着:“起来……,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共的国歌)突然,那个女孩看见了我,她拼命地挣扎,向我哭喊:“求求妈妈救我,你为什么不救我啊,我曾是你前世的女儿,我家住在芦子涧村,我家开着小卖部,那天你去我家买东西,你一定要救我啊!”哭声撕心裂肺,她被押解着消失在人群中,哭声越来越远。

我想起来了,那天我在镇上一家批发部买东西,小女孩在我面前跳来跳去,帮我挑选,可我忘了跟她讲三退的事,才几天,我错失了一个天真纯洁的生命。

我心情非常沉重地往回返,看见正面一个大殿中,一个少年跪在断头台,等着最后的宣判。他的头被两个厉鬼摁在台上,他好象看见了我,想抬头呼唤我,可是他稍一抬头,两个厉鬼就把他的头往断头台上猛撞,他黑红的血流在断头台上,阴森而恐怖。

他拼命的呼喊我:“菩萨,你救救我,救救我爹。这一切都是神的惩罚。我父亲他造业太多,我和我的祖上都在遭恶报,在地狱里受苦。你救救我爹,请你转告他,如果他最后能够反省,不再助纣为虐,那么我与我的祖上虽然偿还所有的债,但是不管我们多么痛苦,怎样遭灾劫,千年万年,总有一天我们还有希望,还完债后,还可以留下来,继续生命的轮回。如果到最后,他还不醒悟,等待我们的将是万劫不复,在还罪业中被层层灭尽,永无再生之日。请你告诉我爹:让他醒醒吧,什么功名利禄,什么飞黄腾达,将来一切一切都将成空!”

我的心情无比沉重,我肩负着太多生命的重托,我们曾经跟师父发过誓,来救度众生。可我麻木了,放松了修炼,被过多的俗事困扰,对擦肩而过的人视而不见,或者是认为有的人太邪恶了,不可能得救了,放弃了。

我经常看见师父流泪,天灾人祸越来越多,地狱里的人越来越多,众生被淘汰的越来越多,师父的眼泪是慈悲,但是无奈。我感到我救的人太少了,对不起师父,我自责。

我觉得我们既然是为众生而来,我们就应该担负起自己的责任,不枉生生世世的苦修,不枉生命的重托,不枉师父的慈悲苦度,时光飞逝,机缘难再,从今日起,我不再错过做好三件事,不再让师父失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