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光明照亮了我 法轮大法真的好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七日】

一、阴暗抑郁 全身是病的我

我从小就得病,娘胎里出来就得病常年吃药,打针住院,医院的大夫都认识我,小病不得,得就得大病,长大后,好多了,但在得法之前的四年里,我也不知何时起,又得了甲亢,自己和家人都没注意,只是觉得累,出门穿件衣服都累,得躺床上,起不来,姐姐说我运动量太少在家呆的,连睡觉都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走在路上累得不是人样,路人都奇异的看着我。

同时精神上也很消极,抑郁症焦虑症,我专业是油画,但那时候已经画不出来好画了,一抬手就是画骷髅头、妖魔鬼怪那些东西,朋友看了都觉得吓人,经常用小刀划自己手,整天坐在电脑前玩网络游戏,周围的饭碗摞的越来越高,只是觉得饿,吃完马上就去厕所,拉出的食物就象没过胃一样,根本不消化,我就以为自己胃不好。而且动不动就过敏,鼻涕一把泪一把,对紫外线也过敏,不能见光,太阳照我一会儿,就起一层疙瘩,又痒又痛,火辣辣的。再加上心理疾病,我觉得自己活得很疲惫很痛苦很累,我厌恶着周围的一切,看见谁都烦,老想死了就好了,但心里又放不下生我养我的母亲,很想有点出息,报答养育之恩,可我真的活不明白。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我,真是太痛苦了,我现在什么都好了,大法师父对我的恩呐,我不知道怎么去报,因为真的经历了那样的痛苦身心的煎熬,可以说在我心里我已经是个死了的人,只有大法,象很多同修说的:“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一切一切都好了。

二、再续修炼大法之缘

就说说我得法的经过吧。一天,大姨来我家说这孩子脖子大,是不是得甲亢了?我妈一警觉赶紧领我去看了,医生说我这情况已经很危险了,心律160多,容易出生命危险。姥姥是修炼人,得知我病了,很关心,并嘱咐:听听师父讲法。

小时候在姥姥家住,姥姥在炼功点得法,请回的师父法像,我看着就是亲,每天跪拜,只要一听到师父讲法录音,我整个人就安静了不淘不闹,认真的听,听多少遍都爱听,同时也跟着姥姥修炼,只是不怎么认真。99年迫害的时候,对那些造谣诬陷我深觉反感,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现在15年过去了,人心多了,观念多了,但我心里一直有一个不可逾越的道德标准,做人的心法一直装在心里不曾忘记。

药我吃了一年多,医生给开的量不是多了,就是少了,反反复复一直没好,看一次病很麻烦很累人,因为看病的人很多,母亲每月为我挂号,前一天下午就去医院排队了,还要在那打地铺,风里来雨里去的,我没走入修炼是因为我绝对不会因为治病才走入修炼的,那样的心很不纯,而且终究得听大人的,病是必须看,药是必须吃的。

可是发生了一件事,一天中午,我还在睡,因为抑郁我时而悲观绝望的,姐姐来电话,她刚修炼法轮大法不久,做错一件事,她一直想告诉姐夫,又没有勇气,就哭着问了师父许多遍她该不该说,这时姐夫放了一首英文歌名字叫“坦白”,她很感动的跟我叙述了一遍,心结也解开了,就这一件简单的事使我走入了修炼。其事看起来简单,我是觉得自己屡次消沉有轻生念头时,姐姐就会马上打来一个电话,唠点天南地北,鼓励鼓励,在各个方面就给了我一点希望和动力,我觉得是慈悲的师父一直在默默地看护着我,2011年5月13日前几天,我决定修炼了。我是个死过的人,什么都不怕,我有勇气面对一切去修炼。

三、心中充满光明

于是,很多很多奇迹发生了,太多了,只举几例吧。

我决定修炼法轮大法没两天,早上睡觉突然感觉浑身不能动,意识很清醒,比较象鬼压床吧,我以前经常有,这次不一样,身上局部会有疼痛的感觉,象被抓着似的,我挣扎着想醒来,从我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象是什么东西被抓出去了,我眼皮很沉只好闭上,这时不适感已经消失,便听到耳边非常清晰的电波声,突突的,跟电磁脉冲似的,紧接着一个女声非常近,仿佛就在我面前,她说:“I feel you ray.”很空明很真实,说完我一下醒了,从来没有的精神与轻松,但不知道最后一个词是什么意思。

三天后,有机会问了姐姐,她英语好,她说是发光的意思,“我感觉到你在发光”。于是我想起师父说:“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因为这个人一想走上修炼的路,这个意念一动,就象金子一样闪光,震动十方世界。”[1]我想是那位觉者看到了我修炼的心吧,真的,只要你相信,他便展现在你眼前。我还听到过师父与我说话,点化我精進实修。还有一次睡懒觉,听到一声清脆悦耳的琴声把我叫醒,一看表正好7:00,这是我给自己规定的作息时间,三天后我悟到,一声琴,一生勤!我人这一生要勤!勤于学勤于修精進实修!

关于我的病,修炼后的两个月,我下定决心不吃药了,我打算先瞒着母亲,用复查化验单说服她,四个月了,化验一次比一次正常,我没有吃药,拿着最后一次的化验单递给操劳的母亲,我说:“妈,我好了,咱不用再来了,我已经四个月没吃药了,你看全都正常,我自己好的,我修炼了。”母亲知道我修炼,但是不知道我没吃药,看得出她很高兴,挺激动,也挺惊讶的,医生也说我不用再吃药了,就这样一切都很顺利。

回家后的几天,我又开始吃什么拉什么了,又出现了甲亢的病症,这状态持续了一周多,突然感觉这一切都存在吗?那些我看不见的真的有吗?心里挺不稳的,但我就是信,我不惧怕生死,就是想到母亲要知道了,我白浪费她辛辛苦苦为我奔波,钱也没少花,她自己也累病了,多对不起她啊,想到这,就有点发毛,我能彻底放下吗?

正好那天翻书看到“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他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你说你必须坚定不移,这样的心,到那时候你真能坚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为你的心性已经提高上去了。”[1]所以我决心不管啥样,听师父的,我真能坚定不移坦坦荡荡的修,觉得自己不修炼活着实在没有意义,这样想着把我所顾虑的全都放下!

接下来的两天里,非常神奇的是一切都恢复正常了,症状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好的利利索索,这原来是对我的考验,考验这颗心坚定与否,“我们讲大法无边,全凭你这颗心去修。”[1]

神奇的事比比皆是,我得法一年多了,谁都说我变了个人,开朗大方了,鼻子也不过敏了,姐姐同样有这毛病,也好了,紫外线也不过敏了,终于能见光了,我以前经常说:“光明吝啬于我,黑暗笼罩我,我心黑暗。”我现在说:“光明照亮我,照亮黑暗的角落,我心光明。”沐浴在阳光下,笑容挂在脸上我心里从来没这么敞亮过,也从来没这样感动过,心里充满光,充满爱,每时每刻都感受到祝福。我现在真明白什么叫“没有病的滋味了”一家人都和睦了,母亲气色也好多了。

这一切就是我敢于在中共残酷镇压与迫害期间走入大法修炼,也敢于走出来证实法,用我切身经历告诉身边的人,并向更多人传递真相,就是单纯的希望你能明白,法轮大法真的好啊!

我想告诉所有人,无限美好的世界不是梦想,人与人之间可以没有隔阂,大家在祝福着关心着你,你也在祝福并关爱着所有人,这世界还有一种善良值得你去争取,值得你去维护,还有一种信念使人们的心凝聚在一起,光明就在那里,等待你朝他驶去,善良的人啊,醒来吧,法轮大法真的好!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