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配合同修 闯过生死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七日】二零一二年四月初的一天上午十点左右,丈夫同修突然出现严重病业状态。大家发正念,丈夫同修告诉我们:你不要害怕,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我不怕死,但我不能死,我的生命是来证实法的。“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因为这一念,他成为我市最有权威医院的一个奇迹。

我们一起念“法轮大法好”、《论语》、《洪吟》。这时,请求同修帮助发正念的通知传到了市内每一片区。

下午两点左右,丈夫同修处于昏睡状态。晚上十点左右,深度昏迷。第二天早上五点,仍处于深度昏迷。怎么办?今天休假日,公公、婆婆约好今天一起吃饭。他们是常人,这种状态,他们能理解吗?如果他们来,看到这种状态,谁能阻挡上医院?我知道丈夫同修的那一念,决定了他不会有事。上医院也不是求助于医生。放下一切,只为众生。

我们送他去了医院。同时通知了他妹夫。到医院做CT检查,当同修(丈夫)被推進CT室检查时,我心里说:师父,不管检查结果如何,就走师父安排的路。从医生角度看:丈夫已无希望。因是脑干出血,出血量大,出血时间长,年纪太轻,出血不容易吸收。副主任医师甚至不建议住院治疗(认为没有价值),准备后事吧。阴阳先生也来揽生意。

可是他们都错了,他们忘记了一个最重要的条件:人之生死,非人所能控制;而大法弟子是有师父在保护,岂能由一个常人说了算?同修们心里都有底。可妹夫是常人,他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压力,他理解不了修炼人。

第一天:妹夫说准备后事吧?丈夫同修告诉他:不用着急,不会有事。他不相信。找来一个朋友,是另一个医院的专家。专家告诉我:信点啥,就祷告吧。她知道医学救不了我丈夫,只好祈求神灵了。我说:我学法轮功。她说:行,你就念吧!就看他的造化了。第一天过去了。

第二天,医生查房,值班医生又下了通知:准备后事。

妹夫又慌了:准备后事吧,否则来不及了。我们说:放心吧,没事。他还不信。

中午十二点,护理的同修在丈夫床前发正念,丈夫醒了,告诉抢救室其他病人和陪护:我的命是法轮大法给的。虽然不很清晰,但大家都听清楚了。

第三天,医生来了,看了其他病人走了。他们知道有一个奇迹已经发生了。

妹夫有点信大法弟子说的话了。晚上丈夫出现了情绪不稳定,在这过程中,我以为他身体不舒服,不停的帮他翻身,而且,他手不老实,腿也不老实,点滴针头不断脱落,我几次叫来护士。

当时,我和两个男同修不知如何是好,问丈夫:你到底想干什么?丈夫很用劲的说:回家!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我找来护士,要求停针。停针后,丈夫也安静的睡着了。这时,已是夜里十一点多了,护士叫我到当班的医生那签字,具体签什么内容我都没看。我想无非是有什么危险医院不承担责任。我签完字后,大夫问我:“你能担当这个责任吗?”我说能。“护理患者有你丈夫家里人吗?”我说没有。“这个责任你能承担吗?”我说能。

我准备要走时的一瞬间,她突然对我说:“你丈夫有危险时,你抢救不抢救?”我迟疑一下,想:我知道邪恶想钻我的空子。我对大夫说:没有发生的事情,我不想回答你的问题。我就走出医生办公室。

停针后,血压检测仪升到二百多。当时心里有点动,我及时查找自己,找到自己太看重了血压指标,血压是衡量常人健康的指标,对于修炼人是假相。当我把心放下时,静心和两个男同修发正念。血压指标从二百多降到一百九十最后降到一百七十。

第二天,我和他妹夫商量出院的事,他妹夫不理解,他妹夫大骂,扬言要宰了我。我没有被他的情绪带动,我心里想的是要救度他,最后他妹夫决定告诉丈夫母亲,我想是时候了。婆婆来到医院后,情绪很是不稳定,最后他和他儿子商量:再住两天回家,他儿子同意了她的意见。

对于应不应该住院?出院该不该同常人商量?同修当中也有很多争议。我知道,同修都是为了维护大法,为了维护大法弟子,也是怕我们走偏。在此,我谢谢同修,谢谢同修的真诚和善良。

当时,有的同修也不太理解,告诉我不听他们的,就是回家。我也没有和他们说太多,我想起了师父一段法:“神不是,神是在他的能力范围内看宇宙中所有的粒子在同一个问题上出现的结果,他们是立体看的、全方位看问题,所以他们安排起事来达到的目地就是多项的。”[2]当时我没有想丈夫生命会出现什么危险,其实就是个时间的问题。更多是想让他们(常人)见证大法的神奇。我是来救众生,不是来毁众生的,还得针对他们的执著,救度他们。

第八天晚上,我心里有点不安。看着床上的丈夫同修想:他现在被迫害,得尽快让他出院,才能更快恢复。第二天,医生看了第七天做的CT检查,对我们说: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并对丈夫妹妹说:“你家护理的最好,吉人自有天象,真是奇迹呀!”

回家,环境变了,但大法对我们的要求没有变。修炼人与常人在很多问题上,在很多事情的做法上是不同的。怎样圆容好,既不违反大法原则,又能让常人理解,在度的掌握上,也是很难的。首先是吃药问题。出院时医院给开了一些药,主要是控制血压的。

我不给同修吃药,家人不理解。虽然他们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但一下子让他们转变过来,也是不可能的。同修和丈夫交流,让他坚定正念,同时大家加大发正念力度,清理空间场,清理一切干扰因素。婆婆不理解,我和她有些对立,看着她,不让她给喂药。后来丈夫同修提醒我:你与我妈太对立了,吃药的事,你就别管了。我向内找,找到一颗怕吃药的心。“可是修炼就是为了提高,你已经能舍此执著了,那么为什么不把怕执著本身也舍掉呢?舍它个无漏其不是更高的舍吗?”[3]我把心坦然放下了。

同修劝导婆婆,丈夫同修也和婆婆交流,婆婆终于把心放下了。

又经历了丈夫不能动,不能排便,不能排尿,通过发正念,学法,交流,这些也都很顺利突破过去。在法理上越来越清晰,炼功时间一点点的增加,一套、两套、三套。丈夫也很坚强,炼功时,汗水流下来,在地板上汪了一大滩。大法弟子的金刚意志,冲破了邪恶的壁垒,快速的恢复,并能下地行走了。一个月后,能在路上开车。

在事实面前,家里常人看到了大法的神奇,衷心佩服大法弟子的无私帮助。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丈夫的妹夫彻底改变了。他真诚的对我们讲:以前我不理解大法,这次,我真正了解你们,也真正理解你们了。我看到你们这些同修,互相帮助是无私的,没有任何利益的东西,你们是真诚的,你们做的那些,我们亲人都做不到。

我自己的体悟是:在魔难面前,把一切都交给了师父。在师父的加持下,并在师父法理点化下,我才达到了金刚不动,象一座山一样。

感谢伟大师尊,在我修炼路上的慈悲呵护与点化,自己又能作什么呢?也无非就是为放下执著时的苦。同时也感谢曾经在我困难时帮助过我的同修,再一次的谢谢你们。

以上是自己在这一层境界的体悟,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用师父一段话,作为我这次交流会的结束语:“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4]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无漏〉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