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王国联被中共投毒与输毒液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七日】按:在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灭绝政策下,对法轮功学员滥用药物的迫害,是一个有计划的、自上而下系统实施的迫害政策,在其人手一册的所谓《反邪教内部参考资料》(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邪教组织)有关“转化的实施方法”中,毫不掩盖地宣称:“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

中共把用药物残害、毒杀法轮功学员的手段直接告诉了所有的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国保、看守所、监狱、劳教所、精神病院、洗脑班的恶徒。河北省平山县法轮功学员王国联就曾经有过一段特殊的被投毒和输毒液的经历,下面是她的自述。

我叫王国联,今年64岁,平山县百货公司退休职工。2000年12月我被平山公安局国保恶警肖随龙等绑架,并被非法关押在平山看守所。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我有一次不寻常的经历,就是恶警对被非法关押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灌毒的迫害,现在我把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曝光出来。

'平山县看守所,位于平山县城西石闫(石家庄至山西闫庄)公路北侧,王母村南约1公里处。'
平山县看守所,位于平山县城西石闫(石家庄至山西闫庄)公路北侧,王母村南约1公里处。

大约在2001年9~10月期间,我们几位被非法关押在平山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中共的迫害。一周后,看守所恶警分别给绝食的大法弟子做了特殊的饭食,或卤面、或饺子等(在看守所,除过年外,这种饭食平时根本没有)。一天,我被一警察叫到一房间内,让我坐在椅子上,桌子上摆着一碗卤汤面,恶警们让我把这碗面条吃了。当时屋里有十来个警察,他们都嚷嚷着:快吃、快吃,你今天必须吃了,不吃不行。当时我思想上有点压力,吃还是不吃,拿不定主意。正在这时,桌子上盛面条的碗“嘣、嘣、嘣”自动跳到了桌子边上后,自动停下了。我觉得奇怪,立刻意识到这碗面条可能有问题,是师父在点化我。我就抱定一念:坚决不吃。恶警们劝、逼、威胁等很多招术,我都没有动心。僵持约半小时,最后恶警们见我不吃,饭内投毒迫害的阴谋破产了,就使出了另一招术。

恶警们把我弄到汽车上,劫持到平山县医院五楼的外科病房,以我绝食为由要给我输液,这时有一位好心人通知了我家,家里来了好几位亲人。

恶警李国平(时任看守所所长)、温凤山(看守所医生)、何寿青等四人把我按在一张单人病床上,两手铐在床的两侧,双脚还戴着十几斤的脚镣铐在床的一头,我根本动弹不了。然后孙平书(时任护士长)等给我输液。我已经绝食近10天了,按理说要输液应该是大输液瓶,可那个液体瓶子很小,是个250毫升的,而且里边的液体还是半瓶,我就产生了怀疑。心里求师父保护,坚决不要邪恶的任何药物。刚刚几分钟,我就象输液反应一样浑身哆嗦,我就大声喊道:“快点给我拔针、拔针、拔针!”然后我就哆嗦得说不成话了。恶警温凤山恶狠狠地说:“你装蒜!”我的几位家人一看我快不行了,也都说“快给她拔针”。在我家人强烈要求下,恶警才叫护士给我拔了针,又把我劫持回看守所关押。究竟给我输的液体里面加了什么药,是谁开的处方,我不知道,但孙平书等参与的护士应当知道。据业内人士说:医生开的处方,护士输液前是应当查看的。

虽然恶警们勾结不法医护人员灌毒、输毒液的阴谋没有完全得逞,但是也给我体内输进了一部份不明药物,因此,我身体出现了一些异常的情况:头晕、恶心,不能吃东西,身体急剧消瘦,体重由原来的170多斤很快降到了90斤左右。更奇怪的是每天晚上睡觉后就流口水,开始不知道怎么回事,每天晚上就把毛巾都弄湿了,后来找了一个暖水瓶上边的盖子,我就每晚用那个盖子接口水,一晚能接2暖瓶盖口水(测试了一下,一盖儿约有300毫升,这样,每晚就得流600毫升左右口水)。这种异常的情况持续了近60天。试想,那天如果我的家人不在场,如果我在迷迷糊糊状态下继续被输毒液,会是一种什么结局呢?想起来真是不寒而栗。

同时,还有一个情况:就是那次在看守所绝食的法轮功学员们,没有吃“特殊饭食”的神智都正常,而吃了“特殊饭食”的,后来都迷迷糊糊的被所谓的“转化”邪悟了。

中共就是这样的歹毒,其操控的恶警和部份道德败坏的医务人员,凌驾于法律、医学伦理之上,任意将精神正常的法轮功学员强迫服食、注射不明药物。十四年来,我们实在难以想象,在中共对法轮功这场残暴的迫害中,全国究竟有多少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灌毒或输毒液了而致残、致死。

现在天灭中共、清算邪党罪恶是天象带动下的大势所趋,谁也挡不住!无论谁在这场邪恶的迫害运动中是策划者还是实施者,谁作恶谁偿还,这是天理,都会受到天惩和法律的制裁!

在此正告那些曾经参与迫害的恶警和医护人员:现在只有揭露真相,是谁指使在饭食中放毒?放的是什么毒品?谁指使把王国联劫持到县医院的?谁开的处方?输的什么药品?谁配的液体?还有谁参与?证据等尽快向受害的法轮功学员们讲清楚,以备审判时向法庭提供。早做早赎罪、多做多赎罪,这是你们最后的也是唯一的一条自救的生路。

相关责任人:(邮编050400)
李国平,男,1945年生,下槐镇李家口村人;现住址:东回舍镇西回舍村,手机13111563548;
温凤山,男,1942年生,东回舍镇张家庄村人,现住址:公安局西侧兴达公寓2号楼2单元102室;
何寿青,男,1954年生,小觉镇小觉村人,现住址:桥西冶河明珠荷花苑1号楼1005室,电话:15303318912;
孙平书,女,1951年生,平山镇寺庄村人,已退休,现住址:县医院5号楼2单元302室,手机:13011568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