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迁安年近七旬老妇也曾遭受药物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法轮功学员王桂华,系河北省迁安市的农村妇女,快七十岁了,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多次遭骚扰、绑架、拘留、非法关押洗脑班。

1998年春,王桂华有幸闻听法轮佛法,“真、善、忍”深深打动了她,她庆幸找到了生命的归宿,决定修炼法轮功。神奇的是,《转法轮》一遍没看完,顽固的神经衰弱、失眠症就好了。原来她每晚只能睡两三个小时,常年靠安神补心丸维持,腰也经常疼,有时迈不好步。学法炼功后,她很快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从此再没服过一粒药。

她未修炼的丈夫从小就落下的病根——气管炎,晚上咳一堆痰、还带血丝,妻子修炼后,他竟然也奇迹般好了,干多重的活也不再咳嗽,她深深体会到: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她感恩于大法和师父的慈悲救度,怀着崇敬的心情拜读着大法书,每天很早就起来炼功。按照大法师父的要求,不断清洗自己、做好人。然而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针对毫无政治诉求、只是一心做好人的修炼团体开始了无情的迫害和迫害。

2001年,王桂华出于对政府的信任,怀着一颗赤子之心,给市政府领导写了一封信,信中大意反映:法轮功叫人按“真、善、忍”做好人,要求修炼者“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淡泊名利”,做一个比常人中的模范人物还要好的人,我希望我们的祖国好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昌盛。

就是这封充满正义、渴望好人多、祖国昌盛的反映信,却招来了镇、村领导的责备、恐吓。为了不牵扯家人和各级领导,她自己来到洗脑班,后来恶党把她转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从此王桂华就上了中共恶党的迫害名单。

2003年她家被抄了两次。第一次因家中啥也没有,恶人翻完后便走了。第二次有两篇大法经文,她被关到带锁的铁椅子里,非法审讯东西的来源,半个月后送迁安洗脑班,大概是九月份。当时那里还非法关押三人:周秀霞、张立芹、刘玉华。洗脑班主管头目叫杨玉林,管教们邪恶地规定:大法弟子互相之间不许说话、不许照顾。其间一位同修给了另一位同修一条被子,恶人发现后就毒打。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将近六月份,突然四位大法弟子眼睛同时犯病,视物不清,相隔一米看不清对方的眼睛,大白天伸手看不清五指,墙上的大字标语也看不清,如果不是食物或水中被投毒,怎么会有这么蹊跷的事情发生?恶人真是有恃无恐。陆续又有两人念叨腿麻、脚麻。

在洗脑班期间,恶人们发现有人炼功就打,四位大法弟子多次被打。王桂华被毒打三次,一次被任小青打的胸前、胳膊紫青,腿肿胀,下蹲困难。

2004年10月1日后,洗脑班采取强制措施,硬性“转化”这四位大法弟子,恶人轮班倒换看着,不许她们睡觉,持续三天三夜,期间刘玉华还遭殴打。

四位大法弟子痛苦不堪,达到了承受极限,在高压恐吓、不许睡觉、理智不清的情况下,于2004年10月14日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她们四人才得以回家。

2005年张立芹被绑架,无意中说了一句话“我们转化是你们逼的”,恶人杨玉林气急败坏,利用手中的权力唆使其他坏人,于2005年阴历11月初又绑架了刘玉华、王桂华,因周秀霞没在家才幸免这次无理、荒唐的绑架。

2006年正月11日王桂华开始绝食抗议、反迫害,绝食期间遭野蛮灌食。杨玉林六、七天进去一次,每次都搧比他年长二十来岁、身体虚弱的王桂华两三个嘴巴,有时还采头发,一个多月后开始输不明药液,杨恶狠狠地说:“胳膊不让输,就往脑袋输,就拿她当实验。”

40多天后,王桂华已瘦得皮包骨,生命危在旦夕,洗脑班上个别有善心的人瞅着都说可怜,洗脑班怕担责任,才于2006年2月25日将王桂华释放回家。

通过修炼本来已经非常健康、视力极好的王桂华,多次遭迫害后,从此视物不清,双腿麻木、沉,大拇脚趾和木头一样僵硬,后来发展到全身僵硬、腿变形。就是这样,她这几年中还多次遭骚扰、恐吓,精神备受打击。

年近七旬的老年妇女,按“真善忍”的法理修心做好人,有时讲讲法轮功教人做好人的道理和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目的是让人远离灾难,拥有美好的未来,何错之有?

愿善良的人们通过老人的遭遇,看清这场迫害的无辜,辨清真正的正与邪,用您的善念和良知支持正义、制止迫害,为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

同时真心奉劝那些仍在追随江氏流氓集团的迫害者们,请赶快清醒吧,审时度势,不要为了眼前利益或上级的命令,不计后果的迫害修炼人,当迫害法轮功的血债派倒台遭清算或恶报来临时就后悔晚矣!为了你生命的永远和子孙后代着想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8/河北迁安年近七旬老妇也曾遭受药物迫害-2791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