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腿被滚汤泼烫后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八日】八月中旬一天的上午,我用铝锅煮了点蛋,稍停了一会准备吃。由于铝锅的双耳坏了不好使,滚汤和蛋泼到了光着的右腿上,从膝盖以上的大腿一直烫到脚背,当时烫了的部位都很焦痛,尤甚的是大腿,皮肤不仅红了,而且有明显的褶皱,不过我还是连声说“没事”。

丈夫见状,急忙要给我抹酒,我不肯,他坚持要给我抹,我大声说:“我是炼功人,用酒干什么?!没事的。”丈夫也立即明白过来说:“是啊,炼功人不能用酒。既然是炼功人,那就没事的,不用就不用。”

对话中,我的焦痛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再看烫了的部位:皱平了,红退去,更没泡。以后一直跟没烫过的皮肤一样。这就是大法的神奇,这就是正念的威力!

通常情况被滚汤烫了,都会起泡破皮、疼痛难忍。这种惨状会在人的大脑形成观念,这就是常人心。修炼的人就是要去常人心,保持正念。我当时被烫后,顿感焦痛,但我马上抑制了隐约的常人心,清楚自己是炼功人,坚定的说没事。如果起人心,抹上酒,怕起泡,那就很可能烫坏了,因为与常人做法一样,而常人在大热天光腿怎能经得住滚汤泼?

自己的一点简单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