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在哪儿都一样

云南怒江州政法委副书记恶报死亡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八日】怒江州位于云南省西北部,西邻缅甸,北接西藏,总面积一万四千七百零三平方公里。峡谷中有多种少数民族零星分布。居民至今仍以溜索为主交通往来江两岸。

二零一三年六月份,两位贡山县六一零人员来到杨茂巧的住处,告诉杨茂巧说政法委副书记李加新去世了,病重期间,还提出要来看你,结果没能如愿就走了。

这还要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一日中国第六次人口普查说起。借人口普查,怒江州政法公安系统一直到处查找贡山县这个叫杨茂巧的普通中年妇女。直到二零一一年五月份,在昆明市西山区公安部门的协助下,终于在昆明电缆厂宿舍区找到了这个杨茂巧,当时她正在给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当保姆。

杨茂巧是个什么重要人物?以至于不得不动用如此规模的力量,落实她的人口问题?原来她是个法轮功学员。杨茂巧原是贡山县汽车站职工家属,家住贡山县石门路五十号,在修炼法轮功前,浑身上下都是病,尤其是双脚肿,查不出原因,还有其它一些妇科病;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原来的病都不治而愈了,身体健康,心情愉快,经常她提着录音机到家旁边的体育场炼功。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后,怒江州政法委、六一零将她绑架,送云南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在昆明市官渡区大板桥镇)迫害两次。每次她都坚决不“转化”,连续绝食抗议,直至骨瘦如柴,气息奄奄,被劳教所放回。

终于找到她了,当局如获至宝。一大群怒江州、昆明市西山区警察来找她。其中有一位官员,名叫李加新,一起的人员都叫他李书记,估计是怒江州政法委书记或副书记,肯定是主管迫害法轮功的人。李加新一副官样,见着杨茂巧,就劝她回贡山。杨茂巧拒绝了,因为回贡山生活没有着落。杨茂巧还劝李加新别再迫害法轮功了,法轮功学员只是想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个好人,绝对不会危害社会,更不会去推翻哪个政府或夺权。李加新没表态,走了。

二零一二年一月五日,杨茂巧从昆明回到贡山县,在其妹妹家停留了一个星期。李加新带着怒江州和贡山县两级政法委六一零的人找上门来,未经同意就开始给她照像。杨茂巧回保山母亲家过年,李加新请杨茂巧一起坐车走。杨茂巧婉拒,李加新说车子有空位,搭一下车无妨。杨茂巧接受了。路上李加新打了个电话,没过多久,就有贡山县的警察上车来查杨茂巧的包和身份证。因没找到什么,这些人都走了。

在车上,杨茂巧注意到李加新气色很差,就主动问他身体状况。李加新说心脏不好,已经安装了起搏器。杨茂巧劝他,身体要紧,多注意休息;命要紧,别再迫害法轮功了。善恶有报是天理。李加新没表态,只是说自己闲不下来,还说自己原来是一名教师,后来才做的现在这份“工作”。

此后,杨茂巧回到贡山逗留了一年。二零一三年六月份,两位贡山县六一零人员来到杨茂巧的住处,说李书记去世了。

在过去的十几年中,中共的一些各级官员为了个人私利,泯灭良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尤其被中共当作工具的警察、各级中共支部书记。目前,全国有大量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遭恶报的实例,他们或死于癌症、或车祸、或祸及家人、或被中共利用完了判刑。不明真相的人往往把它们当成偶然的。然而,善恶必报是天理,从古到今都在遵循着,在哪儿都一样。

让您知道这些,是想让您认清中共邪党的本质,为自己生命的永远负责,希望遭报和还没有遭报的那些迫害修炼法轮功学员的人,停止作恶,给自己留下一个得救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