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面积烧伤不治而愈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八日】我是九五年七月喜得大法的,我想把自己修炼刚几个月时就经历的一次生死魔难写出来以证实修大法的超常、师父的伟大和慈悲。

在九五年腊月二十日晚七点钟后,我在卫生间放了一大盆水洗澡,在澡盆边又放了一火盆,燃烧着木炭火,背部对着火盆。当时家里只我一人,丈夫去单位开会了。洗澡过程中我突然感到好象有人朝我胸部位置猛击一掌,我一下子失去知觉昏倒在火盆上,整个右手手臂阴面直至手肘部位完全搁在火上烧着,当时我心中却很清醒,想用力爬起来,周身却无丝毫力气,失去知觉不能动弹,想喊又发不出声,而且在我眼前显现出自己被熊熊大火包围焚烧,当我感到自己快不行了的时候,心里突然想到自己还要修大法,于是心想:师父救我。

这一念发出后,就恢复了一些知觉,朦胧中看到一位白胡子道人用手中拂尘往我身上一扫,一股吸力把我身体吸起离开了火盆,我便顺势用手抓住澡盆边缘用力爬了起来,回头一看,整个右手臂阴面被火烧得面目皆非,肌肉都烧坏了,连骨头都快看得见。整个卫生间里都是浓烟罩着,肉被烧焦散发出刺鼻的糊臭味。

当时被烧时和爬起来时是一点疼痛感都没有。而炭火块不死心,在我爬起时仍粘在右手背上和右臀部位烧,把肉皮烧成了深黄色,我赶紧用左手打掉炭块,发现烧伤处沾满炭灰,就在心里和师父说:“师父,让我把澡洗完衣服穿好后,我该承受什么我承受”。于是我把伤处所粘的炭灰用清水洗掉,洗完澡后一出卫生间的门就感到胸闷作呕,不断呕吐出很多暗黑色的水,连苦胆水都呕出来了。烧伤部位也很快起满了大大小小的水泡,密密麻麻、重重叠叠,破了又起,起了又破,伤处也开始剧痛起来,真是痛彻心肺、深入骨髓、头晕目眩。

我一路扶着墙壁桌椅摸爬到床上躺下,把痰盂放在床边,时不时的呕吐,水泡破后的水伴着血水流了近半痰盂。在晚上九点多钟丈夫才回家,看到这情景惊呆了,很是担心害怕,想让我上医院,我说:“别怕,有师父管,没事的,你真为我好就给我读《转法轮》,我从修炼那天就发过誓决不去医院。”那时他也修炼了大法,听我这样讲没再说什么。

在我疼痛难忍时,他就给我读法,听着听着就睡着了,一痛醒他也醒来又给我读法,为了不影响他第二天上班,再痛醒时我克制着不呻吟,在心里背诵《论语》。就这样承受了最难熬的三天三夜,这三天三夜犹如三年的漫长,到第四天时疼痛感才减轻。

为了不把注意力放在疼痛上,我在第四天早上就穿上很宽大的衣裤,把内衣袖挽过伤处到大臂,外衣就披着,臀部伤处用面巾纸隔着裤子。象平常一样就去开门营业售货,也就从这天起,不到两天时间手背和臀部处的烧伤部位很快干疤结壳好了。之后的一天晚上似睡非睡中,听见几个人在讨论关于我右手臂伤处怎么样长肉合适,有的说从手臂伤处中心向伤处边缘长肉好,讨论到最后决定:让肉从伤处最边缘部位向伤处的中心部位长肉。而我整个右手臂伤处也真是从伤处四周的最边缘慢慢干疤结壳长新肉,一圈一圈的往伤处中心收缩,四个多月时间就彻底好了。手没有残废,而且长出的新肉、新皮肤平整,只有很平整的疤痕而已。从烧伤到完全恢复没采取任何措施,没花一分钱,随其自然的不治而愈!

是凡见过我伤势的,有的对我说:看了一眼决不敢看第二眼,否则心慌气短、作呕;有的表情惊恐,嘴巴张得老大。他们都肯定的对我说:必须上医院处理,否则整个右手残废,弄不好感染了还有其它危险。这类话不断在我耳边讲,并且还举了些实例来说服我。甚至很多同修也劝我上医院治疗。不管别人怎么讲我就是不动心,每天就是学法炼功。那时右手不能动、不能用力时,我就在心里默想五套功法的动作,等稍微能撑能动时,能炼多少动作就炼多少动作。把自己完全交给师父管,别的我什么都不去想。其实在我没被烧伤的前两天晚上,睡梦中师父就点化过,我梦中梦见自己站在熊熊大火之中被焚烧,从梦中惊醒了。

无独有偶,与我同住一栋楼的一对老夫妇家的年轻保姆,也是在我烧伤后的不几天晚上,她在厨房煤炭炉火旁边用大盆装水洗澡,煤气中毒倒下时右手被火炉烫烙坏了一小块皮,伤势还不及我臀部处其中的一块大、严重。她幸好被主人及时回家发现送到医院治疗,花了二千多元医药费才治好,而且烫伤部位皱皱褶、僵硬。

这次神奇的过关经历,给我今后的修炼路打下了坚实的信师信法的修炼基础,是凡当初劝我到医院治疗的人也都见证了修大法的玄妙神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