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北江监狱近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广东省北江监狱位于广东省韶关市北江区十里亭黄岗,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恶党开始对法轮功进行迫害以来,北江监狱就充当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工具。前后共约100名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残酷迫害,有两名法轮功学员赖家淼和黄涌忠被迫害致死。

一、北江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概况

在2013年5月以前,北江监狱共15个监区(2013年5月北江监狱的很多监区都合并了),分两个关押点,主体在韶关北江区十里亭黄岗,还有几个监区在山焦。其中一、五、十二、十三等几个监区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十三监区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点地方,该监区分五个管区,其中三管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

恶党在司法系统作了很系统的安排,对三管区这样的邪恶机构,拨出专门的费用支撑其迫害法轮功学员,北江监狱利用升官发财诱惑狱警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自己透露,“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奖励“主攻手”恶警2000元。据说在四会监狱是30000元,为此北江的恶警们还很不平衡。

同时为了利用下面的恶警,北江监狱提拔了几个积极“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如把原来一监区的恶警田某、方某提拔为副监区长。有些恶警便信以为真,以为找到了升官发财之路,为了往上爬,就不择手段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北江监狱后,首先被关在十三监区观察,有的会被转到其它监区,有的留在该监区的三管区。在监狱的西南角有一栋两层的小楼,二楼是禁闭室,一楼就是十三监区的三管区,这里原来是关押艾滋病罪犯的,后来艾滋病罪犯转移走以后,就变成了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据说这里是由许贤、程浩等人专门帮恶警挑选的。这个地方是半地下室,阴暗潮湿,大约500平方米,楼梯在最东边,从二楼东侧出入口的铁门进入,下到一楼后,首先是恶警的办公室,再往里是所谓的文化室,再进去是4间监舍,再往西是储藏室,最西边是厕所。对如何“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们作了周密的策划和安排:三管区只安排住进一名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一般安排住在4号监舍;其他人员共有约十五人,包括罪犯值班员、包夹罪犯、帮教等;恶警共八个,他们轮流值班。恶警利用手中的权力欺骗、教唆或强迫包夹、帮教等殴打、谩骂、侮辱、折磨法轮功学员,达到他们的目的。这些人扮演着不同的角色,组建了一个非常邪恶的环境,共同干扰、迫害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在恶警办公室的对面,凸出了一间房,大约五、六平方米,被称为“谈话室”,“谈话室”里有一台多媒体电脑,电脑中储存了大量的资料用来迷惑法轮功学员,这些资料一些是中共制作的诽谤攻击大法的邪恶材料;一些是其它宗教中的资料,“谈话室”没有报警器材,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打、被骂也无法向监狱报警,但是这里装有监控器,监控器连接到恶警的办公室,据说还连接到监狱及省监狱管理局,但是恶警办公室里面却有一个按钮可以控制监控器,按钮一旦启动,监控器往监狱输送的画面就会被定格在启动按钮时的画面,而以后“谈话室”里发生的事只有三管区恶警办公室里才知道,上面根本就不知道了,当恶警指使包夹、帮教打骂折磨法轮功学员时,或恶警想在里面睡觉时,就启动按钮欺骗上级,监狱的恶警其实也心知肚明,为了达到他们共同的罪恶目的,根本不过问这些。新来的法轮功学员往往被强制坐在谈话室里看这些资料或听帮教的谎言,之后强迫法轮功学员写思想汇报、写诬蔑大法的黑材料,如果法轮功学员不顺从,就开始用种种方法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人身迫害、体罚虐待,如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坐在板凳上不许动、或罚站,罚抄书等,长时间不睡觉当然会困,但是法轮功学员只要一闭眼,旁边的包夹罪犯就拳打脚踢,恶警们则坐在办公室里悠闲的看着监控。几年来,在这个阴暗的不为人知的角落里,被邪恶利用的恶警及所谓的包夹罪犯、帮教等不断的干着罪恶的勾当,疯狂地迫害着法轮功学员。

被转关到其它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则和其他服刑人员一起生活和参加劳动,或被恶警进行隔离“转化”迫害, 四、五名夹控犯人包夹一位法轮功学员,以强制洗脑、体罚虐待、不许睡觉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

二、被北江监狱迫害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王琪,安徽人,被邪恶非法判刑后劫持到北江监狱迫害,王琪在监狱绝食抗议,十三监区的恶警对其无计可施,于是劫持到一监区对其迫害,在一监区王琪继续绝食抗议对他的“转化”迫害,恶警采取种种办法对其迫害、欺骗,出狱时王琪已经非常虚弱,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胡生明,湖北人,因修炼大法,在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恶警绑架,被非法判刑后劫持到北江监狱迫害,主攻手是恶警何某,包夹罪犯是赵明等,许贤、曾明、周玉春、李晓强等帮教人员对其恫吓、欺骗。恶警对其威逼利诱,逼迫其写思想汇报。

◇卢启奇,湖北人,是坚定的大法修炼者,邪恶迫害大法后,卢启奇被迫害达7次之多,有洗脑班、劳教所、监狱,到北江监狱后,卢坚决抵制邪恶的所谓“转化”,对帮教人员严加驳斥,因此这些帮教人员怀恨在心,想方设法陷害他。开始时恶警利用操练队列等手段体罚卢启奇,2010年底,恶警把卢启奇移至三管区限制自由,并强行给其洗脑,周玉春等帮教也趁机打骂卢启奇,卢坚决抵制,经常和恶警们争论,张继文等恶警经常火冒三丈。当时的恶警主攻手是沈某和王某,后来恶警们开会商量迫害卢的方案,张继文力主对这位湖北同乡进行人身折磨,他们每天只给卢启奇睡1~2个小时,整整折磨了他7天7夜!期间许贤、曾明、周玉春、李晓强等帮教人员不停的干扰、欺骗卢。
迫害卢启奇的时候,正好临近新年,恶人们马上受到报应,他们的厕所管道被堵住,粪便从污水管倒溢出来,整个楼层臭不可闻,很快恶人们开始闹肚子,拉稀。现世现报中他们却不醒悟。后来持续了近一个月才维修好。

后来卢启奇向监狱管理局的狱警反映了恶警对他的迫害,不让他吃饭、睡觉,对他打骂等等,三管区的恶警恼羞成怒,继续对卢启奇进行报复迫害,连续好多天不让他睡觉、打骂他。

◇庄文舒,江苏人,二零零零年底被邪恶迫害而失去自由,被非法判刑后被劫持到四会监狱迫害,2007年上半年出狱,出狱后却被当地派出所伙同街道办绑架到深圳西丽洗脑班,非法拘禁七个月,二零一零年因散发真相资料再次被非法判刑后被恶党劫持到北江监狱迫害。恶警的主攻手是张继文,他们把庄限制在“谈话室”迫害好几个月,除大便外不准外出,几个包夹人员轮班在旁边拳打脚踢,开始是每天给睡觉五、六个小时,到后来通宵达旦不许合眼,稍一闭眼几个包夹罪犯陈庆凯、王抗、曾永新等便拳打脚踢,全身除头部、腹部外,其它部位全部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帮教人员周玉春受恶警刘亚军指使,对庄更是恶毒的打骂,经常敲打其前腿骨,踹其腰背,甚至用膝盖撞击庄的头部,使其头部都肿了起来。恶警刘亚军多次对庄体罚虐待,逼迫其夜间抄书。恶警张继文更是对庄百般辱骂,诓骗庄的父母来监狱不成,还辱骂庄的父母,毫无人性。恶警沈某对庄也竭尽凌辱之能事,恶警霍某更是多次策划安排对庄的迫害方案。

◇钟俊候,广西人,因传播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一年初被劫持到北江监狱,恶警对其洗脑,强制他观看诽谤大法的资料,曾明、周玉春等帮教对他恫吓、欺骗,逼迫其放弃修炼。

◇张元博,山东人,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五年曾经在四会监狱被迫害,入狱后恶警为对其施加压力,把他劫持到严管队迫害,后又转至后勤监区迫害。在后勤监区恶警让他把塑料板凳反过来坐在上面,其实根本没法坐,借以体罚虐待张。二零一零年八月张被非法判刑后劫持到北江监狱。恶警的主攻手是李凯。张元博在十三监区被强制劳役。二零一一年十月,恶警把张转移至三管区,限制在“谈话室”洗脑,期间帮教曾明对其威逼利诱,百般欺骗。周玉春更是恶语伤人,极其邪恶。

◇何镜如,广东人,自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后,他先被劳教,二零零四年出劳教所后不久被非法判刑5年,被劫持到四会监狱迫害,二零零九年出狱时已经被迫害得双腿受伤、不能走路了。自由后何带着伤腿继续做大法的工作,不幸再次被捕,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零年十月被劫持到北江监狱,恶警们想对其进行“转化”,何义正辞严,甚至绝食抗议,恶警无计可施。二零一二年底,恶警采用惯用的手段,把何移至三管区后限制自由,妄图对他洗脑,何绝食抗议,恶人们就把食物放在何的床前,然后通宵达旦的播放各种影视资料干扰何。何停止绝食后,恶警就逼迫其看攻击大法的影视资料,何抗议,包夹罪犯曾永新、陈庆凯等人就对其大打出手,竟残忍地把何的一只胳膊打断。何在四会监狱被迫害伤残了腿,在北江监狱又被恶党迫害打断了胳膊,恶党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民众——一个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受伤后何只能用绷带吊着胳膊、步履蹒跚。恶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罪恶累累。何的主攻手是恶警霍某,对何的迫害均由其幕后指使。帮教人员是曾明、周某等。目前何镜如依然在北江监狱被恶警疯狂迫害之中,处境险恶,敬请有能力的正义人士相助。

三、北江监狱参与迫害相关责任人:

(一)部份恶警:

监狱长:王南华,2011年调入北江监狱
原监狱长:邹胜宏 2011年调离
政委:廖杏光
副监狱长:王昌山,分管狱政
副监狱长:刘东明,分管教育及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副监狱长,叶长明,从四会监狱调入,在四会监狱时曾领导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北江监狱“610办公室”:有三名成员:
主任肖某,戴一副眼镜,骨子里毫无人性,其人协调安排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转化”。每次十三监区三管区迫害大法的会议,他都要参加并发表一套歪理邪说蛊惑人心。
副主任关某。
科员何某,负责具体事务,拍照、录像、整理资料、找法轮功学员谈话等等。

十三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地方)责任人:
监区长曾某、副监区长万某(分管狱政)、副监区长张勇军,分管教育及三管区,对迫害负主要责任。

在十三监区三管区专施迫害的部份恶警:

▼主任霍某,30多岁,广东本地人,戴眼镜,是个阴险狡诈之徒。是北江监狱培养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骨干分子。他负责管理三管区的日常工作,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转化”具体方案,都由其制定,此人为了捞取资历往上爬,不择手段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表面一套,暗中一套,花言巧语、威逼利诱。

▼恶警张继文,40多岁,湖北武汉人,原来是十二监区分管教育的副监区长,在十二监区时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头目。此人性格暴躁,本性凶残。据说他在十二监区时经常对犯人大打出手,能把惹事的犯人一脚踹出几米远,该监区的罪犯看见他都不敢抬头,好像看到麻风病一样,避之唯恐不及。该监狱的政委知道后却认为其人“有水平”(恶党就是这种假恶斗的衡量标准),于是提携当了头目。谁知该恶警不争气,有点权力之后又想以权谋私,弄点钱花花,结果玩过了火被人告发,事情败露后由于涉嫌经济犯罪,被恶党一脚踢回原点,继续到基层带班,利用其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黄涌忠被迫害致死,他当时是所谓的“主攻手”,是第一责任人。该恶警经常自我吹嘘,曾经公开对法轮功学员叫嚣:整你们的方法多的很,我是整人的专家!这样的“专家”恐怕只有恶党才能培养的出来。长期迫害法轮功学员使该恶警造下了巨大的恶业,使其五官歪斜,面目扭曲。

▼恶警刘亚军,30岁左右。河北保定某司法学校毕业,陕西人,据说整人非常有一套,招数层出不穷,因其本性凶残,该恶警被称为是三管区的一把尖刀,其人原来在十三监区的严管队带班,后被恶党看中,弄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其人平时对犯人很凶,犯人们背后称其“流氓”。恶警们对法轮功学员软硬兼施,先用谎言欺骗,当欺骗不成时,就原形毕露,这时就派出他这把尖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人身伤害,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大法,逼迫法轮功学员攻击大法。

▼恶警李凯,30多岁,东北人,其人善于和法轮功学员拉家常、谈天说地,然后在这过程中慢慢欺骗法轮功学员。因夫妻分居,2012年调回东北工作。

▼恶警何某,40多岁,原来是十二监区分管生产的副监区长,据说涉嫌经济犯罪,被恶党发配到基层带班,利用其迫害法轮功学员。何某已经削职为民却总不接受这一事实,喜欢寻找当初当领导的感觉,喜欢摆出一副领导的架势训斥别人。

▼恶警沈某,40多岁,为向恶党表现其工作认真,经常和法轮功学员谈话,往往对法轮功学员讽刺挖苦,乃至斥喝咒骂。后被调到其它监区带班。

▼廖某,40多岁。

三管区的恶警们有一些特权,他们以“和法轮功学员一起吃饭联络感情,便于做工作”为借口在办公室做饭,(其实绝大部份是他们自己吃),他们找了一个专门为其做饭、搞卫生的服刑人员,每天为他们做两顿饭。这个为他们服务的人要很识相的自己买油盐酱醋等作料,恶警们一般都是早上买点菜带来,然后就等着吃吃喝喝了。恶警们的另一个特权是以“调查法轮功学员家庭背景状况、便于做工作”为借口出差外地,往往是好几个人伙同外出,旅游观光一番,同时到法轮功学员家里招摇撞骗一回。回来还可以报销旅费。不了解真相的人还以为他们认真工作呢!

(二)参与迫害的所谓“帮教”人员:

有许贤、程浩、曾明、于似宏、周玉春、周某等。

▼许贤,广东湛江人,2003年被劫持到北江监狱,“转化”后开始做帮教,先去“转化”和其一起入监的程浩等人,他的几个同案法轮功学员被其迷惑,和他一起做了帮教。为取得一定的地位,他们积极的帮助恶警出谋划策,据说三管区的场地就是他挑选出来的,他积极推行利用佛教的资料干扰法轮功学员。后来在三管区他是帮教人员的头目,他一般不直接出面,大多在幕后指使,等其他帮教人员回来向他汇报后,他再针对每个法轮功学员的不同情况,分别用不同的方法去欺骗、蛊惑。后来北江监狱引入佛教的理论蛊惑法轮功学员,许贤等人改为“信奉”佛教,每天煞有介事的念佛号、烧香,可是转过头去对反驳他们的法轮功学员却恶语相加、摔摔打打,甚至煽动恶警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人身伤害。他们一边欺骗“转化”法轮功学员,以增加自己的利用价值;一边欺骗着恶警,故意说×××如何才能“转化”,然后和恶警讨价还价,从中获取自己的利益。恶警对其也确实是另眼看待,为利用他们,对其提出的要求尽量满足。他们一度是那个环境中的特权人物,其他服刑人员享受不到的待遇,他们都可以享受到,然而这一切特权都是因为他们可以被利用,因为他们不断的对法轮功学员犯罪换来的。许贤约于2010年底出狱,比程浩晚一年。据说监狱的恶警们对其依依不舍,还特地置办饭菜为其送行。

出狱后许贤继续伙同程浩等人在深圳蛊惑、欺骗法轮功学员,还协助深圳的610做“转化”工作,深圳很多法轮功学员受其欺骗而放弃修炼,如其太太黄红一家、法轮功学员黎富林、法轮功学员刘景涛姐妹等都被其欺骗。他们还经常回到北江监狱和恶警吃吃喝喝,协助恶警欺骗、迫害这里的法轮功学员。

他们经常装扮成法轮功学员的样子欺骗善良的大法弟子,从大法弟子内部探听消息,诱骗大法弟子和其交心,然后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执着进行欺骗、干扰,请认识他的法轮功学员千万注意,不要给其市场!也不要被其欺骗,他们是在帮助邪恶做坏事!

▼程浩,和许贤一起在北江监狱服刑,“转化”后便一直伙同许贤协助恶警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伤害了很多法轮功学员。

▼曾明,广东人,户籍深圳,50多岁,在深圳工作,曾经对真理很明白,早期也很坚定的修炼大法,于2007年和罗来松被恶党劫持到北江监狱迫害,后被恶党的谎言欺骗,放弃修炼大法,并开始做帮教,2009年在恶党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陈文杰期间,为得到恶警的信任,长期在旁边用谎言欺骗陈,陈文杰生死不惧,曾经连续绝食好几年,数次生命垂危被拉到医院抢救,连恶警都对他无计可施,准备放弃对他的“转化”,后来许贤向恶警献计说:干脆“死马当活马医”,把资料都拿给陈文杰看,让他自己产生疑问。陈文杰看师父讲法的时候,曾明在旁边不停的用谎言干扰、欺骗他。后陈终于被其欺骗,改为信奉佛教。事后曾明向恶警表功,说自己为了“工作”不得不陪着陈文杰连续吹风扇,把身体弄出了风湿。

许贤出狱后,曾明继承了他的恶业,成为帮教的头目,为了稳固其地位,获得恶警的赏识,曾不遗余力,积极帮助恶警献计献策,“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他先装出一副伪善的面孔,从法轮功学员那里套取法轮功学员的想法,然后找恶警汇报,采取措施。如果法轮功学员识破他们的伪善,不理睬他们,他们就凶相毕露,怂恿恶警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人身伤害。其参与了对胡生明、卢启奇、庄文舒、钟俊候、张元博等很多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转化”。卢启奇对其严词驳斥,曾明怀恨在心,经常在恶警跟前搬弄是非,怂恿恶警迫害卢启奇。欺骗庄文舒不成,便怂恿周玉春打骂庄、煽动恶警体罚虐待庄。何镜如对这样的人非常反感,根本就不和他讲话,曾对此怀恨在心,利用一切机会散布谣言报复何。曾也以同样的手段欺骗钟俊候、张元博。

长期迫害法轮功学员使曾明造下了巨大的业力,报应已经体现。他牙齿已经全部掉光,而且非常怕冷,大热天都要戴帽子、穿棉袄,脚背上长了一大块烂乎乎的牛皮癣,久治不愈,身上发出一股恶臭。

曾明于2013年5月出狱,请认识他的同修注意提防,如果其人不改正,可能会继续帮助恶党做坏事。

▼于似宏,刚被劫持到北江监狱时表现的很坚定,恶警连续一个月不许其正常睡觉(每天只给睡1~2个小时),但是他靠对大法的正信走过的恶警的迫害,后来被转到其它监区,在出狱的前几个月受许贤等人的欺骗放弃了大法,并很积极的从事帮教,出狱后到处流窜帮助当地的610迫害干扰法轮功学员;还自己编制了一本小册子攻击大法;2011年1月回北江监狱协助恶警迫害干扰法轮功学员胡生明、卢启奇、庄文舒等。

5. 周玉春,山东人,30岁左右,入监前在东莞夜总会吹萨克斯,和女朋友未婚同居。2010年被劫持到北江监狱服刑,到北江监狱后受许贤等帮教人员的欺骗而放弃修炼,之后留在13监区三管区协助曾明做帮教,“转化”后周变得性情暴躁、凶残,据说“转化”当天就大骂大法和师父,以向恶警表白其立场。后来做帮教时经常当着法轮功学员的面恶毒的辱骂大法和师父,也经常打骂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周为人自私自利,其他服刑人员大都很讨厌他,周约于2011年年底出狱。后来有一法轮功学员梦到周变成了一个精神病。

(三)部份包夹罪犯:

他们大多是关系户,不愿到其它监区从事劳动,于是找关系留在这里,却不知道无知中造下了巨大的业力,很可能葬送了自己的未来。有赵明、曾永新、陈庆凯、王抗、鲍某、丁某、邱某、陈某等10几人。

▼赵明,广东人,韶关大学毕业,据说是在韶关市国土局某科室的干部,因经济犯罪被判刑。因其有关系,在三管区是一个特权人物。赵经常仗势欺人,自吹自擂。其人性情暴躁,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经常恶语伤人,殴打、谩骂法轮功学员。

▼曾永新,广东人,入狱前是某公司的员工,因染上赌瘾,为筹赌资铤而走险,贪污挪用公司的资金,被判刑入狱。他经常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起初先在一监区,后调至十三监区。

▼陈庆凯,湖南人,社会上的偷抢惯犯,其经常对法轮功学员谩骂侮辱,大打出手。

▼王抗,河南人,曾经服役,退伍后混社会当打手,后犯罪被劫持到北江监狱服刑,经常受恶警指使打骂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