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找对错 只找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九日】最近因为总放不下对一个同修个人生活的问题而弄的自己义愤填膺,觉得很不对,所以想应该剖析一下了。

同修因为个人的经济问题总是把婚姻当儿戏,我因为跟她认识多年了,在这方面劝诫过多次,但没有一次阻止成功。每次我都气得不行,觉得这种事给大法抹黑啦!最近,我这种情绪越发严重起来,发展到不但在当事人面前唠叨,当事人不在的情况下,还跟其他同修唠叨,弄的他们不爱听,有的烦的不行,说心口堵得慌,不想听。我也知道不该说,可是不知不觉就会想起来,甚至发正念的时候都突然想起来,本来5分钟的清理时间,有时得延长到10分钟,现在更发展到跟常人在一起聊天都会想起这事,不提名的当一个社会问题评论一番,感慨一番。自己的生活、工作和修炼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好象是突然之间,自己的经济也出了问题,家庭资料点的存在都受到了威胁,生出了很多消极的想法。

我才意识到这已经不是别人的问题了,是我自己出了问题。

我开始分析自己的“气”从哪里来?真是因为担心大法被抹黑“生气”吗?不太象,那应该是严肃的正念而不应该“气”;真是那么担心同修做错事掉下去吗?好象自己也不是那么慈悲,“气”并不能帮助同修啥,她也确实没有听从过我提出的建议。我终于发现了我生气的根本原因:“她怎么总是不听我的话!”强烈的想改变别人的想法,用常人的话讲就是认为自己“占理了”,执着自己的主张,因为自己的看法不被接受而忿忿不平。我打从一开始就是用常人心在对待同修遇到的事,以为用人的观念约束人的行为就可以了。

修炼的事真的是超常的,不能用简单的对错去判断,同一件事的用心不同真的有天壤之别。对于应该经常看《明慧周刊》的事,我跟那位当事人同修“强调”过很多次,她总是置若罔闻,不为所动;但是当另外一个同修跟她说过一次之后,她的态度就发生了转变,经常积极的问我要周刊看,还看的很认真。回想起来,我当时的态度确实带有那种责怪,埋怨,命令的语气,怎么会这样呢?那些看似正确的事,好象是在维护法,其实在维护自己认为正确的人的理,所以就达不到神圣的效果。如果只是一个人要求人做什么,不起作用是必然的,只有神的一面才有威力。当事的同修在某些方面有比较强的人心自己一时没有突破,那在那一方面她只是一个人,一个人的行为会让神动心吗?不会的。被动的只能是人心。是我这方面同样有人心才会被影响的如此严重,并不是同修造成的,是自己这方面隐藏的人心被特定的事情触发暴露了的反应。

最近,对社会新闻的关注也大致出于类似的心。一上网就浪费大量的时间在看新闻上,真的全是为了讲真相找“素材”吗?也未必,其实动人心忿忿不平的时候比较多。学法的时间并不比上网的时间多,学法时没有象上网时那样不知不觉时间流逝的感觉,可想而知心用在什么地方了?

修炼是严肃的,用人心对待修炼最终会一无所获,用人心去“帮助”同修只能越帮越忙,还影响自己。那些看似对的人理并不能改变人心,如果能起作用,今天的人类就不是这样了。我们是得了大法的修炼人,看任何事都要用大法去衡量,遇到任何事都要看自己,真是真理啊!因为这段时间很不精進反证的理,写出来跟同修交流,不当之处希望同修能慈悲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