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邪悟者当时的心态 有助于唤醒他们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九日】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大法到如今十五个年头了,可是我却有近六年在痛悔和遗憾中。由于没能百分之百信师信法,由于怕心及各种人心作祟,在邪恶的胁迫下,我自觉或不自觉的走向了邪悟,做下了让自己终生痛悔和遗憾的大错、大罪。师父没有丢弃我,又一次把我从地狱里捞起来。回味这前后的经历过程,真真切切感受到“佛恩浩荡”[1]。

有同修提醒我,现在还有不少学员也象我曾经的那样,可到现在还没有走出来,而同修想帮助他们却很难,是不了解他们当时的心态,还是方法不对或别的原因?我想了一下自己走过来的过程,觉得有道理,所以我现在就把我当时的心态写出来,以及大法弟子当时为了唤醒我采取的方法和我心理上的冲突也写出来,供大家借鉴,希望能尽快帮助那些学员重回大法修炼中来。

从监狱回来,心中其实非常想和过去的同修在一起,但是心中有负罪感,怕见大家,再一个被怕心困着,害怕接触到大法的东西被邪灵绑架,又给自己带来麻烦,可是心中又放不下大法,真的就象师父讲法中说到这些人的状态,处处是怕,心被怕搞得支离破碎,非常敏感,也非常脆弱。这时的我,已不是从前修炼中的我,监狱中不断的强制洗脑,已经使邪悟人的心性不断下滑,罪业不断增加,所以已经不能再用同修间的交流来看待这个我了。

同修来看我,我很戒备,看到他们对我发正念,我的反感出来了。他们劝我快写声明,我反而说人世间的一切都是假相,那既然是假相,写不写也都无所谓了;他们说我的身上有好多邪恶因素,我对他们说,师父讲过,大法弟子身边的一切人和事都是一面镜子,那我就是你们的镜子,里面照的是谁呀?如果我身上有那么多邪恶,那邪恶不正是你们自己身上的吗?他们说我“盗法”,说我“还喊师父”,意思是我不配,这些话都深深的刺痛了我。这时的我,根本不是修炼人的状态。现在想想,当时所说的,所做的,基本上都是邪党文化在我身上的体现。当时,我只有怒火,只有一种被侮辱的感觉,只想反击,于是讲了许多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我和他们的间隔在增大,我的罪业也在往上加。

有一回,有几个同修来看我,進门就说“听说你修佛教了”,我一下子就火了,“你凭什么这么说?”这时的我,心里充满了委屈、愤怒。我确实看了几本佛教的书,当时因为怕心,真相资料不敢发,我就发佛教的东西,劝人向善。虽然我做了这样的事,但我还是把自己当成大法弟子,因为我知道我离不开大法。

有时心里冷静下来,想想是自己没能让别人了解我,缺少沟通,于是我又去平时还能谈得来的同修家里,希望能把自己的认识与对方探讨一下,可是刚進门,就听到:“你终于回来了,我说吗,你一定会回来的。”邪悟的人不会承认自己是邪悟,自以为是悟到了更高的理,所以听到这句话,又不高兴了:“我本来就没走,回哪去呀!”话不投机半句多,我又走了。以后,我再也不想去找他们说什么了,就这样我和大法弟子们越来越远。

近两年的时间,我就在这种状态中过去了,在这期间我也一直在思考。我经常用大法衡量我看过的佛家道家的书,经过对照比较,最终认定只有法轮功能普度众生,只有师父能救人。师父看到了我明白过来了,又帮助我。有一位同修的丈夫病重了,我和她丈夫是一个单位的,本来也相处的挺好,出于礼节也应该去探望。在交谈中,同修没说一句刺激我的话,她听我给她讲我认识的邪理,她只是说:你讲的那些,我都还没悟到,也许是各人路不同、境界不同吧,我们悟的不一样,我想,咱们再与师父的法对照一下,看能不能有更大的提高。她建议看师父的新经文,我也想看,结果就顺理成章的开始看师父的经文了。

“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师父的法能镇邪,学了师父的新经文以后,我对同修的帮助开始少了抵触,同修又及时送来了炼功音乐,交流发言,神韵及其他大法书。那天,同修又谈到师父讲法中提到过一挥手在另外空间都是物质存在,那写悔过书能不是物质存在吗?你还是写吧。我答应了,先是同修帮着写的,可是两天过后,她们来告诉我,没过去,没登,我知道,这就是说,我还不能够成为真正的大法弟子,因为我对自己犯下的大错、大罪还没有一个认真严肃的认识。第二次,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认真写下了严正声明。又过了几天,她们高兴的告诉我,明慧网发表了。我的眼睛湿润了,我知道师父允许我归队了。从那以后,我才又真正進入大法弟子的修炼状态。

旧势力抓住我的把柄,几次把我死命往病业上整,但在师父的看护下,我没有退缩,师父为了让我增强正念,两次让我定中看到旧势力黑手的形象全图。每次学法,都是拿起来就能看到针对当时情况的大法法理,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在呵护着我。我时时发正念,睡梦中都在发。

在师父的呵护下,同修的帮助下,我终于脱离邪恶的魔掌,回到了大法修炼中。我会珍惜这个机缘,认真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许下的誓言。

我的经历,当时的心态只是我自己个人的表现,不能代表别人,只能给同修一个借鉴和思考。现在回想过去,我有一种感觉,邪悟中经常会表现出党文化的痕迹,而在同修帮助别人的方法中,好象也有党文化“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阴影,所以这里只是提醒一下。

不当之处,请同修批评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