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地震面容毁 修大法开智美容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九日】一九七六年唐山大地震,十岁的我失去了姣好的容颜和做人的自尊。九五年春天,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是师尊把我救度成了今天这个心胸开朗、宽容忍耐、善待他人的大法徒,并且给了我智慧和做人的尊严,我双手合十拜谢师尊。在此,我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得法后的身心巨大变化。

一、唐山地震使我不再是学校的佼佼者

我在十岁时,在唐山大地震中被埋在废墟中,房子都倒了,当时,我和我大姐在一个屋子里,都被埋在废墟中,由于救援人员很少,只有我父亲一个人往出扒人,先把我大姐扒出来后,我父亲就没劲了,坐在地上起不来了,我是被邻居扒出来的。也许是被埋的时间太长了吧,被扒出来后,我已经没有任何气息和意识了(这是后来听我父母说的),很多人包括我的父母当时都认为我活不成了。

天还下着小雨(那是七月份,夏季),我躺在露天里,身上盖着一块塑料布,也许是雨水把我浇醒了吧,我睁开眼睛,看到我的大姐也躺在我的身旁,脸上流着血,我不知是怎么回事,也没心思问,就又昏迷了。

当我再睁开眼的时候,我已经到了县医院,也是临时搭建的,我被包扎好了伤口,就这样时而清醒时而昏迷的住了一个月的医院,我的父亲把我接回家时,我还不能坐着,因为我的头部被砸伤,造成轻微脑震荡,头昏头痛,天旋地转,只能躺着。更为严重的是,我的面部极度毁容,左耳失聪,右半脸整个变形,并伴有一道很深的疤痕,右眼凹陷,右眼的泪腺堵死,成天流泪。多年以后,到唐山协和医院治疗也没有通畅。

唯一幸运的是,我的右眼视力没有受损。我在家又躺了几个月,才能慢慢的坐起来,后来慢慢的可以走路了,我就去上学了。

那时所有看到我的人,父母、亲戚、邻居、老师、同学都为我的面部创伤感到痛心和惋惜,好端端的一个人一夜之间就面目全非了,都感叹天灾人祸的无常和恐惧,那段时间,人们都在胆战心惊中度日。

让我揪心的日子才刚刚开始。此前,我学习很好,干活有门道,各方面都很优秀,很受父母和老师的称赞。但是,受伤后的我开始遭到一些个调皮捣蛋、心地很坏的男孩子们的无端打骂、起外号,我的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伤害,而且我越怕看到他们,偏偏遇到他们,尤其在人多的时候,我承受着极大的心灵痛苦,忍受着伙伴们的讥笑、嘲讽,我形成了强烈的自卑心、虚荣心。也是因为面部的缺陷,那时学校的各种文体活动我就被筛除了,有些素质不高的老师都蔑视我。

那时我除了学习好,我连班干部都不敢当了,生怕成为大家取笑的目标。但是,我的记恨心、报复心、妒嫉心也强烈的生成了,我记恨着每一个侮辱、嘲笑我、给我起外号的人,一直到我上大学、到参加工作。我都从来不搭理那些“坏人”。

参加工作后,就更是雪上加霜了,因面部的缺陷造成的心理上的阴影也随着年岁的增长而加深了。因为人心的变异,社会道德的整体下滑,人们只看重金钱、权势以及外表的华丽,女性对自身长相上的看重,崇尚外在的妩媚,我这种面部有缺陷的人就默默的躲在角落里,不敢与人谈论化妆、美容等女性追求的时尚。因为心情不好,回到家,还时不时的跟父母、姐妹发脾气,让他们也跟着我受煎熬。内心的自卑与凄苦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时我连对象都不敢谈,因为没人会看中我。而我的自尊心又不想找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过一生,尤其是那些蔑视我的人,我根本不考虑。有时,我就想:我的事谁能帮得了啊?也许只有神吧!

二、修大法 面容恢复 开朗智慧

就在我对前途感到茫然之际,一九九五年五月的一天,我偶然间得到了《转法轮》宝书,当我打开书,看到师尊穿着西装的照片慈祥的微笑的看着我时,我仿佛找到了久别的亲人,内心有一股暖流通透全身。我想:这世上还有这么好的人啊!我活着有希望了。我一看书就认为非常好,就一气呵成的连读了三遍,就再也没有放下,从此我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就一直学到今天。

通过不断的学法,我看到了这个世界并不都是阴暗的东西,还有这么好的师父传这么好的大法,我得到了,真是幸运啊!相比那些让我感到自卑、痛心、委屈的人和事都很渺小了。而且我明白了那些都是我生生世世造的业,我今生是在还债,而且有师尊在看护着我,这是何等的荣耀啊!

我一改往日的愁苦面容,心胸也宽阔了,在工作中也有说有笑的很自如的和同事们相处了,同事们都觉的我变开朗了,也愿意和我聊天、谈心了,父母、姐妹看到我的变化也都跟着高兴,并且也都得法了。我那强烈的自卑心、虚荣心、记恨心、报复心、妒嫉心渐渐的去除了,也能容忍伤害我的那些人了。而且大脑非常清晰,智慧大增,学什么一学就会,工作上真是得心应手,轻松自在。

还有更重要的方面,我的身体恢复的很好,脑震荡后遗症也彻底好了,右半部脸也基本上恢复了原样,不仔细看都看不出疤痕了,右眼的泪腺也不知何时畅通了,整个身体轻松健康。而且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还找到了如意的对象,过着平静、和美的生活。只要我们按照师尊的要求去做,真的就会“心想事成”。这都是师尊的恩赐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