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修炼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九日】十七年来,我在学法、修炼、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有做的好的,也有做的不好的。甚至在修炼的路上摔了大跟头。是师尊的洪大慈悲将我再一次扶起,是大法的通天法力促我更加精進。

回顾十七年的修炼历程,我修炼的点点滴滴,我迈出的每一步无不渗透着师尊的心血与慈悲呵护。每当我迷茫时师尊在法理上及时点悟我。我深知,没有师尊的慈悲呵护我不会有今天。感谢师尊、感谢大法的洪恩!

一、有幸得大法,洪法走在前

一九九五年初,我在朋友家有幸看到《法轮功》这本书,我只看了三页就兴奋不已,我如获至宝,从此,我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成为我们这一地区得法较早的学员之一。

得法后不久,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心脏病、严重的脑神经痛、失眠、坐骨神经痛、腰痛、腿痛、胃病等多种疾病不治而愈。多年来由于多种疾病缠身折磨的我弱不禁风,心情郁闷,我的亲人都为我的身体状况而担忧。修炼法轮功后一下子变得乐观开朗,体重增加了许多。我的亲人看到我的变化,无不被大法的神奇功效所折服。站在他们面前,不用我说什么,我的变化就是最好的洪扬大法、证实大法的殊胜与伟大。我感恩师尊、感恩大法。我的愿望是想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亲朋好友,带给更多的迷茫中的人们。

九五年的秋后,我回娘家串门,年近七十岁的父亲高兴的对我说:“今秋我走路轻飘飘的,干活一点不累”。我说:“我炼功你受益了,看你的头发都长出来了,而且还是黑的(父亲近五十岁时,因给单位办事不妥,一股火使头发掉个净光)。我说你也炼法轮功吧”他看着我笑了。看着父亲的神态,我心里美滋滋的。一个一生什么都不信的人认同了大法,真是大法法力无边哪!从此,我的家人、父母、妹妹、哥嫂九人相继走入大法修炼中来。

第二年,我家族中的两个哥哥、一个嫂子、侄女、一个姐姐也走入大法修炼中来,他们在我娘家成立了炼功点。开始,每到休息日我骑自行车就去三十里外的娘家和他们一起学法炼功,给他们辅导动作。路远骑自行车费时、费力,我丈夫就给我买了摩托车。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生来胆小的我竟然敢骑上了摩托车。这都是法轮大法给了我健康的身体、改变了我柔弱的性格。

九五年的秋天,外地同修带一套师尊在济南的讲法录像来到我家。九二年我家新买了一台单放机一直未用,其实,就是师尊早已安排好的。我每天用单放机如饥似渴的看师尊的讲法录像,中午下班到家用开水泡碗饭,吃点咸菜,端着饭碗边吃边看师尊讲法。我被师尊讲的洪大的法理所吸引、所感动。看着看着泪水流了下来,我问自己,为什么这么好的大法我才得到?真有相见恨晚之感。

九六年的春天,我很少见面的表妹从我家门前路过,我把她让到家中,她说她回娘家想借点钱去城里看病,我说你怎么了?她说妇科病挺不了了,借钱也得看病。我趁机就向她介绍我得法后身体的变化,我指着墙上师尊的法像说,我炼的就是这个功,这就是我的师父。我告诉她诚心修炼法轮功,不用花钱病就会好的。她当时就说,那我就不去看病了,我也炼功,临走时我送给她一本《转法轮》。

不久,同修去她们村放师尊讲法录像,表妹夫妻俩都去看了师尊讲法录像。走上了坚修大法的路,表妹的病不治自愈。至今,他们及他们的亲人都坚定的走在救度众生的路上。

我的两个同事都曾跟我说过,和你在一起说话舒服,还有的同事跟别人说,你看人家说话和别人就是不一样。是的,师尊在讲法中教诲我们:“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的表现,又是大觉者们的基本本性。所以,一个修炼者一定要修善”[1],这正体现了大法修炼者在修炼中所修出的慈悲、正念、正行的能量场,我跟她们经常讲法轮大法的美好。有一个同事走入修炼中来,有两个同事都请了《转法轮》、炼功带,学了五套功法。还有多位同事请了《转法轮》。

二、邪恶逞疯狂,力闯魔难关

当我们正沉浸在洪法、传功、沐浴在大法法光幸福之中的时候,九九年七月,以江氏为首的邪恶集团对法轮功進行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陆续的走上進京上访之路。九九年十月我也進京上访,被当地派出所非法抓回后与十一月初送進马三家劳教所。由于人心的执着,对法理认识不清,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五个半月我从劳教所回到家,单位领导找我回单位上班,几天后我就重又回到单位上班。

回家后许多同修来家看我,致使一些同修被误导,做了愧对师尊、愧对大法的事。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了遗憾与污点。随着被误导的同修陆续清醒,有的同修劝我,告诉我做错了,几个月后,我也在痛苦摇摆中闭了口。师尊无量慈悲,没有放弃我,经常向我的脑中打入法,渐渐的我清醒了,我又从新捧起大法书溶入到大法弟子整体中。我清醒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资料少就自己写,出去贴、喷真相标语。

每到敏感日,派出所民警就到家来骚扰,不是要照片就是按手印,我都不配合他们。一次,派出所民警到单位,把我找到领导办公室,我一進办公室看到他们紧紧张张一脸恐怖的样子,好象上边给了他们压力,我当时就想,什么都别想动了我,我就是听师父的,他们语无伦次吞吞吐吐的说了几句就走了。事后,我向内找我自己,为什么一次次骚扰我,我悟到还是有怕心。我就反复学习师尊的讲法,加强自己的正念,去掉怕心背后的邪恶因素。

奥运会之前的一天,派出所所长、副所长和一民警三人到我家来,進屋副所长拿出本子叫我按手印,我不理他,他反复说了几次,我就象没听到似的。这时所长与别人通电话,屋里的人谁也不吱声,我站在窗前心想:师父别让他们再造业了,他们也是被救度的对像,接着我就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所长打完电话站起身笑呵呵的说:咱们走吧。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来我家骚扰。

我丈夫从七二零前也修炼法轮大法,七二零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我丈夫也去了市政府上访,加之我進京上访,领导给他施加压力,二零零零年免去了他的领导职务。保留副科级,不许他晋职,剥夺了他的被选举权。在我走回修炼中来后,亲属、同学、朋友、单位领导都替他惋惜,让他劝我写个不炼功的保证,恢复他的领导职务,但他并没有那样做,他知道我的生命已溶入了法中,我是不会写的。反而从我心里发出强大的一念:“我是来救度众生来的,不是来承受迫害来了,我永远再不進那地方去了!(指关押大法弟子的拘留所、劳教所……)”

三、师尊护我行,一路救众生

随着学法的深入,越来越明晰了我们来世的目地,我们是为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而来,救度众生是我们的责任和使命。

1、立掌发正念大法神威显

师尊要求我们发正念,给了我们除恶的神通。刚开始发正念时,师尊让我听到、看到了另外空间真实一幕,一次,当我立掌发正念时,一个银白色象火箭一样的庞然大物冲我胸部疾驰而来,我急了,心里发出强大的一念:我有原子弹!念头一出,大物消失。过后我想,我怎么不说我有大法的原子弹哪?太着急了,但也起作用了,我知道是师尊在帮我;还有一次,发正念时,脑中一个女人号啕大哭,我知道我发出的正念使邪恶招架不住了,我就继续发,一会那声音消失了。我悟到,一段时间以来,在我心里有一种没做好的愧疚感,偶尔对自己怀疑,是师尊用这种办法鼓励了我,使我更加坚定了学法、发正念、救度众生的信心。

大约二零零三年的冬天,我和一男同修骑摩托车去外乡镇发真相材料,准备从一乡开始发,从另一乡镇绕回来,这一圈下来近二百来里路。一路边走边发,第一乡镇发完了,只剩几十本真相材料,我俩停下车不知怎么走好,迟疑十几分钟后我说:原路返回吧,几十本材料绕那么大一圈空跑浪费油。来时有落下的补发吧,我俩掉转车头向回家的方向驶去。大约行了十来里路,摩托车突然熄火,怎么也打不着火,也没有任何反应,已是夜里十一点看不到有亮灯的,只好推着向回走,边走边向内找、发正念,停下来再打火还不行,反复几次仍不行。同修推车走,我在后面补发,发完我就贴真相不干胶,贴完我就拿粉笔在电柱杆上写,粉笔写没了我就与同修换着推车,边走边背法、发正念、向内找。凌晨一点,来到一个小集镇的十字路口,有两家摩托车修理部,敲窗叫醒屋里人,我说帮忙给修理一下摩托,那男人拿手电向挂钟照,说修理工没在家。你去下一家吧!我俩来到下一家,叫醒那家人后他仍拿手电照钟,然后说修不了,怎么商量也不行,只好推着走。我心里想:师父啊,苦点累点算不了什么,明早七点三十分上班我不能耽误。走一会停下来还是打不着,我说:咱俩坐下发正念吧,我俩坐下发一会正念,再打火有一点反应还是不着火,又推出几十米再打火,车一下就启动了。我说你看集中精力发正念威力大,早坐下发正念就不会吃这么多苦。我们凌晨三点回到家中。

我对照法悟到了是安逸心、贪图享受的心让魔钻了空子使我们吃了那么多苦头。

2、一路救众生,摩托伴我行

开始,在当地贴真相标语,发真相资料,可我地同修多,很多人都在做。没有同修的地区很难得到真相资料,我很是着急。我找到表妹同修,我俩第一次骑着自行车到离家四、五十里的地方发真相资料。一路很顺利回到家。从那以后我又分别与其他同修骑自行车到外地去发。后来我就和男同修骑摩托车出去发真相资料,有时几辆摩托一起出去,他们在村头等着,我们几位坐摩托的同修背着资料進村去挨家挨户的发。有同修看我走路快,就说:别着急、慢点、怕啥。其实,我不急,是救度众生中师尊给了我走路生风的双脚、身轻似燕的身体。有一次,我和一同修到邻近的外省去发资料,不知是哪里,也不知离家有多远,

走到一个奇怪的地方,远远看去灯火通明,中间有一高大的建筑,车行到跟前,同修说这咋办那?这时所有的灯都灭了,我心里立刻明白是师尊保护我们去救度那里的众生。

我们進去沿着小路挨家挨户的发,原来高大的建筑是监狱,低矮的小房是家属住宅。发完后我们继续前行,茫茫夜空下笼罩着的都是空旷的田野,看不到村屯,宽阔的路边高大的电柱杆干干净净着实惹我喜爱,我俩边走边喷法轮大法好等标语。行了约十几里路,我们又来到戒备森严的高墙大院外,周围没有任何建筑,只一个院孤独的坐落在旷野中,还是灯火通明,墙角上边的岗楼里有警察站岗,这一次我没敢发资料,怕心出来了。再向前行,仍向电杆上喷标语,最后又来到灯火明亮的地方,進去开始发,一排商店都是大玻璃门,屋里都有人,亮如白昼,我有些胆怯,我就背“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2]。我就不停的发正念。这里都是管理监狱的机关大院和家属住宅,同修说还有驻军。同修几次问我还有多少?我说:不多了。我知道他也有点紧张了,是不是想离开此地,可我心却稳下来了。这里的世人得到真相的机会一定不会很多,既然来了,就把大法真相留给这里的众生,使他们得到救度。神奇的是每个门口发完了,资料一本也没剩。象事先安排好的。

北方的冬季寒冷,坐在摩托上有时来回行驶百余里,开始脚冻得很疼,发资料时手肚冻得难忍的疼痛,可是过一会就不疼了,那是师尊用慈悲的能量驱散了寒意。

一次我们走的很远,发完了资料已是午夜,人们都已進入甜美的梦乡。回来的路上又累、又困、还冷,闭上眼睛就能睡着,我问我自己,是什么力量让你无怨无悔的做,我果断的回答:是救度众生的责任和使命!

但夜晚出去自己骑摩托车发真相资料我从未敢想过,我的两个妹妹同修都自己在家独修,附近没有同修。先从附近村屯发,逐渐向外扩散。下班我带上资料骑着摩托车到四十里外的妹妹同修家,晚上骑摩托带她出去发,第二天早上骑车返回上班。出去时我告诉她,坐上车就别想常人事,背法、发正念,走到哪里就把正念带到哪里,用纯净的心才能做好救度众生的事。

有时到三十里外的另一老妹同修家和她一起出去,一次,我和老妹同修骑车来到一村屯,刚一進村,十字路口两条大黑狗狂咬,直奔车而来,突然两狗掉头都跑了。回来老妹说:当时我心里想,是我师父叫我们姐俩救度众生来了,不许干扰,回去吧!它们马上就回去了。她说:这次是我的怕心造成的,从家出去时怕心就上来了。

还有一次,我和老妹去距她家三十里外的地方发真相资料,那里的路太难走了,实在骑不了车,我就下车推着走,老妹发资料。我觉得摩托车怎么那么轻啊?我知道这是师尊在帮我呢。

我有一表妹同修在家没人跟她出去发资料,我有时也去她那与她去外乡骑摩托发真相资料,救度有缘的众生。

十几年来,一辆辆摩托车伴随着我们在救度众生的路上兑现着史前的誓约,成为我们救度众生的法器。我们这一地区的几个同修横跨两省的几百个村屯,年复一年反复发放真相资料,使那里的众生有缘明白真相、得到救度。

有同修曾跟我说:“看你长得柔弱的样子,干的是男人干的事”!是的,我是已过花甲之年的女同修,我有何德能做这么大的事情?是大法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是师尊用“真、善、忍”的宇宙真理给我铸就了全新的生命!都是有师尊呵护使我在救度众生的路上平稳的走到了今天,和师尊给予我的相比,我做的太少太少了。

3、放下常人心面对面救人

当我从劳教所回来上班后,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在同事、领导面前扭转他们的观念。我们为了证实大法,为了众生而遭迫害,内心平静。见面他们反倒为我难为情,有的话里话外嘲讽我。我逐渐接触他们,每到敏感日领导找我就借机与他讲真相,给同事真相资料、光盘看。逐渐他们也就明白了,如今大多已三退。

一个休息日,当地宣传部的记者来我单位,领导给我打电话要我到单位来一趟。我去单位先到领导办公室,他说:宣传部记者来要给你录像,你什么意见?我说:我怎么说他回去怎么放可以录,利用给我录像的画面,他们造假我不同意。领导去记者呆的办公室与记者说了,记者说可以不录像,但我们见见她本人。我去了他们呆的那办公室,记者提问题:你们师父不让吃药、法轮功要夺权、世界末日等许多问题。当时是师尊给我打开了智慧,准确、到位的语言象泉水一样奔涌而出,一个问题一个问题解答。我单位的领导一脸轻松的笑容,我知道他听明白了。

直到领导退休前,每次镇政府召集各单位领导召开关于看好本单位法轮功学员防止進京、发资料、贴标语等会时,领导回来在员工会上从不提法轮功,只是暗示注意安全。给他自己生命选择了美好未来。

原领导退休了,一次,新提上来的年轻领导在全体员工会上说:不许传法轮功资料,发现举报一个五十元。我找机会到他办公室向他讲真相,他听后说:我也不知道哇。从那以后他再没提过法轮功的事了。

一次,我去我单位退休的主任家里给他们老夫妻讲真相,听后主任的老伴说:灾难来时你可救我们呀!我说:你明白真相三退了,我师父就开始管你了。

记得二零零三年的一天,我的一位在检察院工作的同学来到我家,坐下后他说:我代表我们镇的十四名同学看你来了。我心里明白,他是来劝我来了。他说:你可别炼法轮功了,你看天安门自焚多吓人。我问,你去过天安门吗?他说:去过两次!我说你看过天安门警察背灭火器巡逻吗?他说没看到。我从这打开缺口详细的讲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又给他讲法轮大法的美好、祛病健身的奇效。他听后激动的说:法轮功平反了,我第一个报名炼法轮功!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午饭后,我丈夫领回三个人来到我家,我同学、我丈夫同学和我丈夫单位领导。我一看就明白了。我丈夫進屋引见后和他的同学、他的领导就到东屋去了,我的同学和我在一个屋子里。他开门见山的说:我代表同学们来看你,他叫着我的名字说:你白念一回书!你白学历史了!他口若悬河似的说个不停,我插不上嘴。他说完了,不管他说多少,其实就一句话:你别炼法轮功了。我说:你不也学历史了吗?他说学了,我说你的记忆力比我好!咱就从历史说起,我从释迦牟尼讲到耶稣,从大法在长春传出到传向世界一百余国,有上亿人修炼大法。他听后喊着我的名字,法轮功再好我就是不学!我说学不学是你自己的选择,我要你知道的是法轮大法的美好、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是错的。这时,我丈夫的领导和同学过来了,我同学一挥手说:走!再不走我都被“磁化”了!其实,他已被“磁化”了。

上述两位同学的分别到来,是想让我用放弃大法修炼来换取我丈夫领导职位的恢复,其实这是邪恶耍的花招,我不会上当的。虽然我的家人失去了眼前的名利、地位,我得到的是生命永恒的溶入法中的快乐,能成为助师正法的法徒,成为宇宙第一称号的大法弟子就足以令我无上的荣耀,将来他也会受益无穷的。

十七年的修炼历程,要写的太多了,救度众生方法多种多样,随着遍地开花的到来,二零零五年,我家也开了一朵小花,在救度众生的路上伴随着我。

今后我还是要继续用好真相币、手机彩信救度众生。多学法,向内找,把不让说的心、妒忌心、显示心、欢喜心、安逸心、色欲心、争斗心尽早的修掉,用纯纯净净的心救度更多的众生,将众生带到美好的新明天。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浅说善〉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