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几次点化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日】我是二零零七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此前,我做过三次大手术,得法后经过学法、炼功,身体得到师父的净化,而且使我心性得到提高。

有一次炼第二套功法时,看到弥勒佛就显现在我的眼前看着我笑,当时因为刚刚开始修炼所以吓的我不敢往下炼了,我问老同修:“这是怎么回事?”老同修说:“都是好事”。一会儿弥勒佛就不见了。老同修们说只炼功不行,还要学法。

我本来文化不高,开始学《转法轮》看不懂什么意思,老同修就教我。慢慢的在学法过程中,发生了很多奇迹。我在打坐时就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的美妙。

我发现只要你实实在在的修,师父就会点化。我在炼第五套功法时,我看到师父在开法会。众多弟子都坐着,我站着,我前面就有座位,我为什么不坐呢?第二天我和老同修们说,同修说:“你现在是单盘还是双盘?”我说:“我不是双盘。”同修说:“这可能是师父点化你呢。”我心想:“我是做过手术的,盘腿怕疼。”我突然一惊悟到现在我是修炼人,有师父管我,我一定要盘上去,结果没有疼。就是怕心,在盘腿的瞬间在我的耳边有个声音说“放松、放松”。就在这天晚上打坐时,师父又在开法会,这会儿我就坐在这个位子上了。

在发正念时,我怎么也静不下来,脑子里那真是翻江倒海,我就把心一放,我什么都不要,我就要师父的法。我的心马上静下来了,我一下看到自己就上去了,站在云中,看见蓝天白云,太美妙了。

我一定要修好自己,在学好法的基础上背法、背《洪吟》,我到点上学法、发正念结束后就挨家挨户的发真相资料、小册子。在劝三退方面,我的家人、亲朋好友全部退出了邪党。我的姐夫是乡人大主席也退出了邪党,我的妹夫是乡武装部长也退出了邪党。

有一次我到市里去看朋友、我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全家八口人全退出了邪党。我回到老家劝“三退”有六、七十人也退了出来。

有一次我在打坐时,我的头要爆炸了,然后就砰的一声发出火红的光,满屋子都是红的,我用手一摸头也没炸开,第二天我问同修是怎么回事,同修说这是修炼的状态。我体验到“大法”的博大精深,真是太美妙了。

一年中秋节,我把供品放在师父的桌子上,然后按老年的习俗供月亮,就在这天晚上,我在睡前朦胧中,师父说:“你还在人那儿。”我一看是师父,师父一下就把我拽上来了。清醒过来后我哭了,感觉对不起师父,内心很不是滋味。

2011年,我家有了小孙子,我照看孩子学法就跟不上了,功也没有时间炼了,就这状态没多长时间,就出现了病业状态。我向内找发现问题,一是正念不足;二是信师信法不坚定,师父说过“无论你们再忙,都不能忽视了学法。这是走向圆满与做好大法工作的根本保证。”[1]因为学不了法、炼不了功,为家里的活忙上没完,这真是师父说的“闭目入鼾断心烦 醒来万事操不完 天地难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拦”[2]。病业状态造成走路困难,家里人让我到医院检查,在怕心下,半迁就着去了医院,化验结果显示我身上只有4.6克血了,我马上意识到这不是真的,这是假相。家人叫我住院,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在管,没事。”就在这天晚上师父的法打入我的脑中“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3]。是啊!师父点化这么明,我还不悟。

事过两天晚上炼静功时,我看见大雁往南飞,是人字形的。最后一个大雁越飞越离雁群越远,最后掉下来了。我悟到这只大雁是点化我的。家人让我去医院检查,我就去检查,回来后也不下床了,也不炼功了。有一天,在似睡非睡中看到8个人,背对着我,一边四个人,都穿着全是古装,黑色袍子,头戴披肩四方黑色大帽子,中间放个桌子,后边没有人,就有说话声,意思说:“你给家人交待交待就走吧!”当时我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所以我就没说话,后来这个声音又说“写遗书也行”。我一听这话明白了,这是阴曹地府的来叫我,我说:“我是李洪志的大法弟子,我有我师父管,你们管不着我。”他们还在叫我走吧,我就喊师父救我,顷刻间就不见了。醒来后吓出了一身冷汗,就在这时候家人叫我去住院,从医院里回来,我听师父讲法,但没炼功。师父看我老是躺着不起来,又点化我“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 难中炼金体 何故步姗姗”[4]。唉!象我这样不争气的弟子,师父都不放弃一次次的点化我。

在炼静功时,我看见从天上下来一个象鸟笼子一样的东西,白白的,很大,有一根很粗的白绳子从天上下来,把我罩住了,炼完功我也没悟是怎么回事。第四次点化,又一次炼静功,从天上下来一个小船来到我身边,我觉的这只船与我没有关系,可是每次炼功就能看见这个船,过了一个星期,这个船就往我身边靠,我说:要是师父安排的船我上,不是师父安排的,你跟着我也没有用,这个船还是不走,我心想可能是师父给安排的法船。上船后上面有个莲花座,我刚坐上还没坐稳,船就飞上天空,穿过层层彩云,到了天上我看见天门金光闪闪,法船就穿过天门一直往前走,走到前面好象金銮殿的建筑,船不走了,我下船一看是师父在那等着,师父说:“来了?”我说:“来了。”师父说:“来了就好,救你真沉!”说完师父就走了,去管别人了。我看着师父不高兴的样子,我哭了。

我再不精進,真的对不起师父,也对不起同修们,我要谨记师父的教诲,完成史前大愿,多学法,多学法,学好法,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兑现来世誓约。

以上是我个人的一点心得体会,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麻烦〉
[3]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4]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神路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