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发文件再自焚 天安门前烧活人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一日】我在省直机关工作。2001年,我到被下派到外地的老公那里过元旦节。刚到没多久,单位领导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口气严厉凶狠。让我假期一过马上回去,有重要文件传达。我回去以后,心情忐忑的来到领导办公室,看到底是什么重要文件。没想到他拿出一个笔记本,说是口头传达,没有文字。说过年前后北京将发生自焚事件,单位所有职工不要去北京特别是天安门附近,以免被摄像机拍到,到时候解释不清。我说,去玩玩拍到有什么关系?自己又不自焚。领导阴沉着脸说,六四那时候不是有被拍到了解释不清受牵连的吗?自己心中有数,离这种事远点!不要惹祸上身还给单位带来麻烦就是了!我疑惑的点头。

随后又被要求看那天的“焦点访谈”。我儿子那时候才在上小学,看了没多久,我就把儿子带到了隔壁房间打游戏,自己把房门关上,电视声音开到最小了。我怕吓到孩子,晚上做噩梦。“自焚”骗局第一次播出的时候,我清楚看到有个镜头,是武警从雪堆里拖出一只灭火器,显然是事先埋好的。其它的漏洞就不说了,太多了,明显作假,我边看边掉泪,心里想,我怎么生在这样一个国家?!这是个什么样的国家啊?!

第二天上班时,在走廊碰到同住一个社区的同事老林。我不久前曾经邀请他一起去炼功,他怕辛苦拒绝了。老林低声对我说,昨天的“焦点访谈”一看就是假的,共产党太坏了!我笑了,夸他真聪明,问他是怎么看出来的?他说,大家都在说是假的呢,破绽太多了,说都说不完。

来到办公室,坐在我对面的小龙已经先到了。小龙告诉我,昨天的“自焚”是假的。我问他怎么看出来的?他爱好摄影,这方面很有心得。他说,从摄影角度上看,很多镜头是从高处追踪拍摄的,如果不是事先有准备,现场怎么可能来得及?外国记者更加不可能爬在梯子上面有人推着跑了。

事情过去13年了。在这期间我经历了非法传讯、关洗脑班、看守所和判刑入狱迫害。除少数利令智昏的伪善真恶人之外,单位同事都说我好。“三退”大潮兴起以后,经老林同意,我帮他上网退出了邪党。小龙虽然为经济利益热衷做官,但有次偷偷对我说,“我不是那个人一伙的。”他是指那个贪财好色的领导。那人后来慢慢的一身的肥肉都没有了,脸色发灰,别人传说他脑子里面长了东西。

那时候我刚炼功没多久,“自焚”事件反而让我看到了法轮功的伟大。只有完美无缺的事物才需要用虚构的事实来攻击,这就是佛法。而人间的东西都是有缺陷的,找谁的毛病不是一抓一大把,哪里用得着这样大动干戈呢?

现在还有人拿“自焚”说事,真是愚不可及,丢人都丢到大洋彼岸去了。傍大粗腿也不看看行情,现在谁是老大?我真想抓住他的头使劲摇一摇,是不是喝多了,快清醒清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