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湖南怀化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二零一三年以来,湖南怀化市各级“610”(凌驾于法律之上、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仍然操控公检法,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关押、非法判刑及强行洗脑等迫害。

根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一三年,湖南怀化地区发生绑架法轮功学员四十二人次(其中三人被绑架两次),二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三人被非法拘禁在怀化洗脑班遭强制洗脑迫害,报道被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的三人,新确认二零一三年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两人。

一、新确认二零一三年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梁雪琳,女,五十五岁,怀化市会同县电影公司退休职工,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梁学琳曾患胆结石,胆萎缩,胆道蛔虫,到外省专科医院治疗也毫无效果。九八年学炼法轮功后,病症神奇痊愈。更重要的是通过学法炼功修心性,她学会了宽容忍让,学会了替别人着想。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因坚持自己的信仰,被多次非法关押、劳教与判刑、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湖南女子监狱被酷刑强制洗脑“转化”,身心受严重摧残,她全身浮肿,极度虚弱,经常头痛头昏,监狱医务室检查说是脑溢血,将她放回。回家后身体一直处于痛苦中,于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五日受尽折磨的梁学琳含冤离世。

梁学琳的丈夫,是林业公安副科级警察,纪检组长、工会主席,因梁学琳多次被迫害,家里不得安宁,向上级纪检部门反映县“610”及警察这样无理对待法轮功修炼者的违纪违法行为,要求上级查处,使不法官员怀恨在心,对他进行株连迫害。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梁学琳依法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劳教二年时被撤销职务、下岗。二零零二年四月三日深夜,梁学琳被“610”指使的警察在家中强行绑架到拘留所长期关押,不法警察却欺骗她丈夫说是办两天学习班(洗脑)。二零零二年八至九月,梁学琳的丈夫得重病无人照顾,在沉重的精神压力过早离世,年仅五十二岁。梁学琳被放回家处理丧事,但仍被“610”指派的恶警伍永长等对她丈夫的灵堂日夜监视。

二零零三年六月,梁学琳因讲真相,被绑架到县公安局。当夜走脱,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归。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一日,流离失所近两年的梁学琳回单位要工资,再度被绑架,被会同县法院枉判五年。

◇张姣玉,女,五十九岁,辰溪县法轮功学员,家庭妇女。修大法前,患有多种疾病,尤其心脏病最严重,经常住院,生活不能自理,医院说她只能活三年。九六年,张姣玉有缘修法轮功后,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丢掉了多年的“药篓子”,得到了身体的健康。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后,张姣玉多次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遭到恶党多次拘留,最长的一次被非法拘留了一个多月,并被勒索约二千元的罚款。

二零零二年二月,张姣玉又被绑架,后被拉到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期间饱受恶人的恐吓、威胁与精神折磨,导致心脏病复发,回家后一直没有完全恢复。二零零八年张姣玉又被恶党绑架,之后又遭恶人多次骚扰,她的丈夫与儿子也受到株连迫害。在恶党的迫害下,导致张姣玉身体每况愈下,不幸于二零一三年元旦前夕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九岁。

二、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向亦平,女,五十岁左右,溆浦县电影公司退休职工,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七号上午在家中被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怀化市第二看守所(已改名为“怀化市看守所”)。二零一二年八月三十日,被鹤城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在怀化市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年七个月后,于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三日被劫往湖南长沙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公检法狼狈为奸,执法犯法,国保警察编造的所谓“案卷材料”曾三次被退回,向亦平仍被非法关押,且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六日被非法庭审,二零一二年八月三十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向亦平向市中院提出上诉,市中院维持原判。

◇杨小平,男,三十岁左右,靖州县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五日,被四川公安和“610”人员伙同靖州本地公安和“610”人员闯入家中,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绑架,被四川富顺来的恶警们劫持到了四川富顺,并非法关押于富顺拘留所几个月。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一日,杨小平被四川富顺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非法判刑,现关押在四川乐山五马坪监狱(注:五马坪监狱已搬迁到乐山城郊,改名为“四川嘉州监狱”,位于乐山城郊区两公里处,二号桥对面的全福乡境内,佛光湖公园往前1公里左侧)。至今也没有通知家人判刑期限。据悉,被非法判了五年。

◇陈开玉,女,五十多岁,家住鹤城区。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日,被鹤城公安分局湖天派出所恶警闯入家中绑架,同时被抢走家中电脑、打印机、法轮功书籍、资料等私人财物。鹤城公安分局不法警察编造构陷材料,与鹤城区检察院、法院相互勾结,对陈开玉迫害步步升级。陈开玉先后被非法关押于怀化拘留所、洗脑班、怀化市看守所,二零一二年十一月,被非法逮捕。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一日,被非法庭审,二零一三年九月前后,鹤城区人民法院下达(2013)怀鹤刑初字第43号刑事判决书,诬判三年。九月十二日,陈开玉向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上诉案开庭这天,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在“610”的操控下,处处刁难陈开玉亲友,阻挡陈开玉的亲友进入法院旁听。同时怀化市、鹤城区、中方县、怀化铁路各方“610”、公安国保、110警察在怀化市中院附近布控。被阻亲友数十人,最终没能参与旁听,也没能见到陈开玉。市中院秘密开庭,维持原判。陈开玉于十二月中旬从怀化市看守所被劫往湖南长沙女子监狱继续迫害。陈开玉的母亲在陈开玉被非法关押后,为了女儿恢复自由,多方奔走申诉无果,在陈开玉被非法庭审的第十八天悲愤离世。

三、被强行采取血样的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遭强行采血,疑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有关。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被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是颠覆人类道德底线、灭绝人性的魔鬼行径。在其它国家,一个(捐赠)器官的等待时间为数月甚至数年,而在中国,只需一至三周就可以完成器官匹配合移植手术。已有大量案例证明,在法轮功学员被关押期间,大范围的耗费巨额资金对他们进行身体检查、抽血、验尿,甚至还定期追踪,目的并不是为了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健康,而是为了健全完善的器官移植配对库。

二零一三年十月,报道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强行采取血样,这四名法轮功学员是杨圭竹、甘桥英、杨妍端、杨冬月,参与作恶的是新晃县公安国保、派出所不法警察曹日诠、欧枝柳等不法警察。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八日下午,怀化市社保局退休人员、六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杨圭竹被强行采取血样。事件居然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怀化市劳动局家属院内,足可见作恶者的猖狂。参与作恶的是新晃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曹日诠及其同伙(三十岁左右,穿警服)和一个未穿警服、自称不是新晃的而是怀化的便装人员(三十岁左右)。

十月二十八日下午四点半左右,杨圭竹到银湾小区幼儿园接孙子回家,不料恶警曹日诠等三人接踵而至,要求杨圭竹配合他们在她身上取一点血。曹日诠的同伙(穿警服的)说:“你上半年在新晃被拘留时我不在家,现在来补办取血作DNA检测。”对此无理要求,杨圭竹当场拒绝。然而还是被三恶人施暴,两人扯左手,一人扯右手,新晃恶警曹日诠和同伙将杨圭竹的左手食指使劲扳直,用尖锐物猛戳,强行采血。这一幕正好被下班回家的女儿撞见,质问他们干什么,他们才告诉说:“采点血作DNA检测”,然后扬长而去。

◇十月二十三日,怀化市新晃县法轮功学员甘桥英、杨妍端、杨冬月亦被强行采血。这天甘桥英、杨妍端、杨冬月在县城赶集讲真相,遭中共“610”、公安国保绑架关押。当天下午,曹日诠、欧枝柳及其同伙就对杨冬月强行采取血样,由于出现身体状况,杨冬月被她丈夫接回家中,回家后还多次被国保欧枝柳、杨某打电话和上门骚扰,搞得俩夫妇不得安宁。杨妍端当天被强行采取血样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甘桥英当天被不法警察采取血样未得逞,被非法拘留的第二天,兴隆乡派出所警察带二男一女给甘桥英铐上手铐强行采取血样。甘桥英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强制体检、采血,传闻怀化还有多名法轮功学员在绑架关押期间遭遇过。绑架关押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本身就是非法的,强行采血、作DNA检测亦无法律依据。曹日诠、欧枝柳等不法警察等无法无天,违背本人意愿,对法轮功学员强行采血、作所谓DNA检测,他们的目的是不可告人的。

四、遭受洗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杨兰英,女,溆浦县麻阳水乡小学教师,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六日上午九时左右,被单位领导以“谈谈教师绩效工资情况”为由,骗至县教育局,后被“610”、国保等六个恶人强行绑架到怀化洗脑班——湖天桥区附近彩印厂的旧家属楼,一个大门紧闭门窗换新加固的非法牢笼。在洗脑班,杨兰英被非法拘禁一个半月,至九月三十日才回家中。这是她二零一三年中第二次被绑架。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八日,杨兰英在农村发真相资料时,曾被绑架拘留。

◇姚爱珍,女,辰溪县商业局退休职工,七月三十一日,县“610”恶人纠集不法之徒二十几人,窜至城郊大路口交通建设质量安全监督管理站(原大路口费征稽所)家属楼,将住在四楼的姚爱珍绑架,当时姚爱珍正在带三岁的小外女(三女儿的),被抄走一体式电脑、MP4及法轮功书籍等私人财物。恶人们直接将姚爱珍劫持到怀化市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恶人们强制她看诽谤法轮功录像,并恐吓她:不写”三书”就不会放你。姚爱珍被劫持了二十一天才被放回。姚爱珍的二女儿姚凌艳被叫到洗脑班参与迫害,被迫夹控、迫害自己的母亲。

◇余芬,女,三十多岁,一位勤俭持家的家庭妇女。为了补贴家用,应聘于楚风机械厂食堂上班。二零一三年七月初的一天下午约四~五点钟,一辆小车闯入辰溪县楚风机械厂内,从车上下来数名县“610”与桥头乡政府人员,将正在楚风机械厂食堂做晚饭的法轮功学员余芬绑架上车,劫持到怀化洗脑班非法拘禁,进行强制洗脑迫害。“610”恶人强制余芬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又叫余芬的阿婆娘来看着她,参与洗脑迫害,目的是胁持阿婆娘充当“帮教”,劝余芬写所谓的“三书”。恶人恐吓余芬,不写”三书”就不放她回去,余芬被他们劫持了一周才被放回。

五、被绑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一年来,怀化地区被绑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三十九人,其中三人被绑架二次。被绑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张嫦英、向冬梅、左花英、宋蔬娥、李铠之、甘桥英、杨妍端、彭小妹、周爱华、薛宝玉、余芬、姚爱珍、杨兰英、唐清英、杨小平、黄远桥、李念念)、杨月松、丁芳珍、王义芳、李三妹、杨圭竹、李桂英、邓月娥、张安建、朱桂枝、余秀珍、宋卓华、杨冬月、张如桂、刘翠英、李世荣、杨贵爱、杨晓晖、何宗芳、杨秀英等。

被绑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分布于怀化市(14人)、中方县(2人)、通道县(1人)、新晃县(3人)、洪江市(3人)、溆浦县(4人),靖州县(5人),辰溪县(8人)八个县市(区)。

下面记录的是部份法轮功学员在二零一三年被绑架关押的简况:

◇三月十八日,湖南辰溪法轮功学员李桂英、邓月娥和另一位男法轮功学员,在辰溪谭家场讲真相时,遭恶人举报,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县公安局拘留所十余天。

◇三月二十二日十一点左右,洪江市湾溪乡花树脚村法轮功学员丁芳珍等三人在雪峰镇农贸市场讲真相,后来被人构陷,在回家的路上,丁芳珍遭六名恶警驾一辆摩托和二辆警车将其绑架。警察将丁芳珍送回湾溪乡花树脚村恶党支书杨梅英家,杨梅英、杨锋贤(村长)配合恶警要将丁芳珍劫持到拘留所,并闯入丁芳珍家抢走大法师父的法像、二零一三年明慧挂历,并撕烂门上新年对联。

◇五月十六日晚九点多,怀化市法轮功学员黄远桥因亲人离世回衡阳老家奔丧,在怀化火车站连同送她的儿子李念念被火车站派出所宁昆(自称姓名为宁昆,其警号为096356)等警察绑架,并被劫持到怀化铁路公安处看守所。第二天即五月十七日下午,怀化铁路公安处国保大队张卫键、殷果辉等一伙七人又闯入黄远桥家中,翻箱倒柜,劫走了黄远桥的法轮功书籍。母亲回老家奔丧,儿子送车,仅仅因携带法轮功真相资料,就被中共警察绑架,可见中共做贼心虚,畏惧真相。黄远桥、李念念被非法关押十余天。

◇五月十八日,湖南省怀化市溆浦县法轮功学员杨月松在农村散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在县拘留所被非法关押十二天。

◇七月十三日,怀化市鹤城区法轮功学员唐清英、杨晓晖、何宗芳与另一名老年法轮功学员,在洪江市沿河镇讲真相,被恶人诬告,遭洪江市红岩派出所沿河镇警务室钦永贵等人绑架劫持。被劫持十余小时后,何宗芳、杨晓晖于次日凌晨三点钟左右被亲人接回家中。唐清英被洪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劫持到洪江市拘留所非法关押五天。被非法关押期间,她的丈夫和一些亲友到拘留所要求放人,结果遭拒。唐清英因拒绝配合拍照,先后两次遭恶警吴传德等人施以暴力,在拘留所和公安局,被恶警抓着头狠狠的对着墙上撞,强行拍照。

◇十月一日下午,怀化铁路南站法轮功学员李世荣在怀化洗脑班附近讲真相,被洗脑班恶人杨涛发现,杨勾结110警察、城南派出所恶警绑架了李世荣。李世荣当天晚上回到家中。

◇十月五日晚,怀化市鹤城区法轮功学员彭小妹因粘贴真相标语,被绑架到怀化城东派出所,被派出所不法警察劫持到怀化拘留所非法关押十天。

◇十月十二日中午,怀化市靖州县法轮功学员周爱华和薛宝玉到铺口乡讲真相,被人恶告,遭铺口乡派出所恶警绑架,先被劫持到乡政府,后被县“610”副主任杨特和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唐某非法关押到县拘留所。二位法轮功学员亲友闻讯后找到县“610”和国保大队要求放人,周爱华和薛宝玉被非法关押两天。

◇十一月二十日晚八点左右,怀化市法轮功学员宋蔬娥,因去广东探亲,被火车站派出所不法警察绑架,在怀化铁路公安处拘留所被非法关押十五天。

◇十二月二十日,通道县法轮功学员张嫦英与靖州县法轮功学员张安建、朱桂枝、向冬梅到会同县连山乡赶场讲真相,被连山乡派出所不法警察绑架。向冬梅和张嫦英被劫持到会同拘留所非法关押三天和六天。

◇十二月二十二日星期日下午,怀化法轮功学员左花英在城北讲真相被人恶告,遭110不法警察绑架至城北广场派出所,后被广场派出所劫持至怀铁公安拘留所非法关押5天。

六、天网恢恢,善恶有报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有报,如影随形。二零一三年度明慧网报道因迫害法轮功,怀化遭恶报的案例有六起。法轮功学员真心希望那些仍在执行中共迫害政策的体制内人员,能从这些恶报案例中吸取教训,早日明真相,回头是岸,不要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泯灭良心,干着损人害己的坏事。

“善恶有报”的天理不会以人的意志而更改。大清算已经开始,中共“610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主任李东生已被拿下,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曾、罗、周即将恶报临头,那些还在迫害法轮功的人,应该赶快醒悟,悬崖勒马,停止迫害,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内幕,将功赎罪,才能自救。

贵州省平塘县藏字石上的“中国共产党亡”,那就是天意,就是上天在提醒人;一亿五千万退党大潮不可逆转的趋势,就是在为人们指明方向;因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而频频遭恶报的事例,就是让人们在这历史的最后关头看清形势,做出选择。在这稍纵即逝的宝贵时间里,赶快抓紧时间,了解真相;千万不要在天灭中共时为其陪葬,或遭清算。弃恶从善,就是给自己选择一条生路。

辰溪县恶警刘淑琴遭恶报身亡

辰溪县政保股(国保大队前身)恶警刘淑琴,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积极参与对上访和出来讲清大法真相的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抓捕、抄书与非法提审,邪恶程度一点不比男恶警逊色。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曾劝她不要这样卖力的迫害法轮功,她不但不听,还顽固地说∶“你们都(从牢里)出来了,我就进(牢里)去。”

刘淑琴虽然在二零零二年后调离了政保股,没有直接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但她那几年对法轮功学员行恶的同时,也给自己种下了恶果。刘淑琴于二零一一年前后检查得了癌症,历经病痛的折磨,于二零一二年死亡,死时约四十岁。她的死同时给自己的家人也带来深深的痛苦。

洪江市国土局邪党书记陶秀平遭恶报身亡

陶秀平于二零零一年在塘湾镇任邪党书记时,曾越级诬蔑法轮功学员,使洪江市“610”绑架法轮功学员五人,其中二人被劳教,一个被强行堕胎后,被迫害的流离失所,二人被高额勒索钱财,才放回家。

陶秀平二零零三年调入怀化地区洪江市国土局,在他调入国土局后,追随中共邪恶江泽民迫害该单位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先后在二零零三年十月八日扣押该单位法轮功学员的工资一千元;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八日,又扣工资一千元。也就是在陶秀平调入该单位先后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两次经济迫害。但是在二零零八年,法轮功学员给他写了真相信后,他对法轮功学员的态度有所改变。如在二零零一年,邪党公安、“610”头子禹岳军到该单位想将本单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怀化洗脑班,都予以制止。二零零二年因该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刑拘扣押的五千元也曾经归还给该法轮功学员。

但是在邪恶“610”施压下,陶秀平在二零零八年又分月扣回法轮功学员五千元。

在二零零八年八月中旬,陶秀平与一群本地老百姓去打捞被放药毒死的鱼。在回家时,陶秀平走在最后,不时的向溪边望去。他发现一条三斤多的鲤鱼半死不活的在水边游着,陶秀平就赶紧跑回溪里去打捞。看见的老百姓也不与他去争抢,都只看一眼,就头也不回的回家了。陶秀平去打捞那条鲤鱼,再也没回来了。几天后,人们找到的是陶秀平发臭的死尸。

怀化市企业社保中心邪党书记遭报

怀化市劳动局企业社保中心邪党书记龙少柏,为了他的权利,充当邪党工具,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一直监控本单位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龙少柏听信市“610”,利用职权,以全体职工没有奖金为迫害借口,单位拿五千元钱,劫持一名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后,龙少柏出现身体不适状况,二零一一年住医院,检查出腹部肿瘤,做了大手术无效,二零一二年遭恶报死亡,死时五十六岁。

怀化市劳动局原局长、邪党书记黄友诚遭恶报

湖南省怀化市劳动局原局长黄友诚,因听信江氏流氓集团谎言,充当邪党工具迫害法轮功,于二零零一年,突发脑溢血,身体有所恢复。后因任劳动局邪党书记,仍继续迫害法轮功,旧病复发,报应死亡。

怀化市鹤城区法院刑庭庭长汪竞业溺水死亡

怀化市鹤城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汪竞业,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追随江氏流氓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违背作为一名法官及审判长必守的职责,抛弃良知道德,不仅不伸张正义,反而枉判、诬判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达十七人以上。其中,法轮功学员潘建军被诬判七年冤狱。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三日,潘建军在株洲市攸县网岭监狱七监区被迫害致死,其母因爱子狱中冤死悲愤抑郁而死,父亲大受打击,脑溢血瘫痪在床,凄惨至极,而且,潘建军的家人拿不到他的骨灰。其实,每个被冤判的法轮功学员,在漫长的冤狱遭受酷刑折磨,斑斑血泪,罄竹难书。汪竞业诬判期限最长的是法轮功学员陈开明达十一年之久,唐清英被汪竞业诬判两次,累计冤狱达十年零六个月。二零一三年,汪竞业又造新罪,四月十一日,汪竞业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陈开玉。陈开玉被鹤城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四日,汪竞业在怀化鸭嘴岩乡新湾溪(小水库)浅水区钓鱼,鱼竿被鱼拖走几米(清晰可见范围内)停留不动,只见浮标上下起伏,招诱汪去捞扯鱼竿;汪的一个韩姓同伴见状诡异,劝汪不要鱼竿算了,汪执意要去;齐腰的溪水,汪捞到鱼竿回走途中便栽倒在水里,反被鱼“钓”到溪里溺亡,年纪四十九岁。汪当时被人抬到岸上时已经不行了,动了动无神的眼睛,等不到120急救就急切的走了。

汪竞业生前,法轮功学员对其善劝,告诉他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要遭恶报的,他不听,法轮功学员送他真相资料及《九评》,他不要,并坚决地说:“我要跟共产党奋斗到底。”三个月后,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十四周年即将到来之际,汪竞业实现了自己的誓言,走到了底。也应验了人类自古以来的一句致理真言: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善恶有报是天理。汪竞业的死,给其家人及亲友带来悲痛。中共的谎言和迫害政策最终害死了他。

做洗脑班帮凶 害己害家人

花垣县团结镇政府人员吴吉平,女,四十多岁,家住县西长街107号。此人不分是非,充当迫害法轮功的帮凶,种下恶果。二零一零年十月,在怀化洗脑班,花垣县法轮功学员肖永康遭吴吉平等恶人暴力洗脑,被施吊铐酷刑几天几夜。当时吴吉平手拽铁丝,逼肖永康看诬蔑法轮功的洗脑光碟,肖永康不看,吴吉平破口大骂,还说:“对肖永康耍狠,耍毒。”肖永康被放下来时,双手已被生生撕脱一大块皮,血肉模糊。

吴吉平无端仇视法轮功,其恶行招来想不到的祸事:走路摔跤,下身撕破,住进了医院;又患上了妇科顽疾。二零一三年清明,吴吉平的母亲、哥嫂与侄子,在去扫墓途中,私家车闯入隧道石墙,车毁人亡,一家三代四口人被活活烧死。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