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桂华生前在青岛胶州市精神病院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二日】谈桂华女士,生于一九五五年,是青岛市胶州皮鞋三厂的退休职工。二零零七年七月,她去烟台看望儿子回来,在车站候车室时突然一个跟头倒地,再也没有醒过来。她被送往医院检查时,医生说是突发脑溢血致死。对于她的突然离世,很多人对她存有不同的看法,不明真相的人重复恶党谎言。那么她到底为什么么会突然死亡了呢?

事情还得从一九九七年说起:一九九七年,谈桂华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的她努力按“真、善、忍”要求去做好人,很快她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于自身受了益,她也很积极的把大法的神奇告诉亲朋好友。

然而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江氏为首的中共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并发动媒体展开了对法轮功的造假抹黑宣传。本着对政府的相信,善良的谈桂华不辞劳苦到北京上访,却没想到被当地政府雇凶抓回来,关在胶州市南坦收容站百般折磨。由于她拒绝放弃信仰,在经受了毒打折磨后,她又于一九九九年十月被关进胶州精神病医院(现胶州市康复医院)进行迫害。

我首先要告诉大家的是,精神病院的大夫是怎样给精神病人治病的?一群精神病人狂躁起来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对一个心理正常的人来讲,那可是一个阴森恐怖的世界。当一个疯狂了的精神病人被送进病房里,三、四个被誉为“白衣天使”的彪形大汉(男护士)一拥而上,将病人一脚踹倒,或扭胳膊搬腿地掀翻在地,再将手脚用布条牢牢地捆住,然后女护士一支麻醉剂推上,一会儿,病人便死了一般地睡去。即使对待重病人,这种方法都是不人道的,可恶的是,从1999年7月至2001年3月,这里的某些大夫、护士把长期与病人打交道培养出来的习性,却一古脑儿地强加在精神非常正常的法轮功学员身上。

1999年9月11日中午,谈桂华,因为到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拉回后送进精神病院。院方接受了“610”办公室李衍喜直接指示,找来几个如狼似虎的精神病人,将谈桂华拿住,不容分说,用推葡萄糖用的大针管,硬是给她注射了满满一管药。也不知道那一管子药叫什么名字,毒性之大,让她一个身强力壮的人马上感到五脏六腑一齐向外涌,心脏加速跳动到了顶峰,舌头跳,嘴唇跳,心肝肺都在往外跳;眼前发黑,头似乎要爆炸的痛;想大小便却便不出,想呕吐却吐不出,全身就象被万条虫子在咬噬一样,思想中产生幻觉,失去记忆,嘴流口水,目光呆滞,行走困难……幸好是炼功人,一会儿睡去,第二天早晨又能炼功了。

一看谈桂华还能炼功,一个戴眼镜的女大夫魔性大发,对着她咬牙切齿地喊道:拖她出去过电针,我再给她加上药针、药片,不吃就给她灌!打那以后,谈桂华一说还炼功就过电,并给她不断加大针剂和药量,从两片到十片;一天三次监督着吃,不吃就灌。 精神科主任姜登发(音)还嫌不够,恶毒的给她换了毒性更大的毒药。

两个月过去了,谈桂华头发白了,月经没了,浑身发抖,手不能动,腿象喝醉了酒走路直打晃,脸色青紫,身上青紫,心痛、头痛、关节痛、视物模糊,腰弯了、背驼了,神志不清、痴痴呆呆的。一个健康的人被医治精神病人的医院治成了精神病。

谈桂华的家人听说了她的表现后多次托人请求把她放回家,然而每次都遭野蛮拒绝,直到她经受了七个月的折磨后,在家属强烈要求下才被放出来。当时谈桂华神智已严重失常,做事很不被人理解。不修炼的人并不了解她在精神病院受到药物摧残的情况,更不清楚她的神经系统已经被严重破坏,还以为是象邪党媒体诬蔑的那样,对法轮功产生了误解。

刚刚逃出虎穴的谈桂华被放回家后不久便发现乳房上有一硬块,不长时间乳房就流脓流血,到医院检查说是乳腺癌晚期,于是被迫做了乳房切除手术。癌细胞可以切除,可是她遭受的精神摧残一直被隐匿,而人们的不理解更使她增加了的精神压力,身心双重折磨……

谈桂华在精神病院所遭受的摧残是导致她死亡的主要原因,这有与她同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为她做证。纸里包不住火,真相终究会大白于天下。

善良的谈桂华被迫害离世了,迫害致死谈桂华的恶人最终也难逃脱正义的惩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眼下迫害法轮功的高官薄熙来、李东生等一个个相继落马,被惩处,还不足以惊醒那些还在继续作恶的人吗?在此奉劝那些还在受蒙蔽继续仇视法轮大法、继续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赶快悬崖勒马,弥补所犯罪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