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三日】在一九九八年,我幸得大法。零六年我有一个小资料点,有大法导航,平稳运作至今。同时我也主动配合同修,协调技术和资金、资料分配,避免过份集中或者浪费。随着正法進程推進,许多事情已经形成自然,更多同修明白修炼的严肃性,独当一面,不再需要用很多的时间与精力就能高效的完成做资料与配合的事情。在这些年来当地的许多救人项目我都参与了,掌握了,有时觉的修炼起来挺逍遥。

前些日子,同修在学法点上说:“我们已经铺垫很多年了,现在是到了实实在在的把众生救了的时候”。我听了一怔,大脑中思索着“众生”的概念。是啊,虽然天天谈着救度众生,但这么多年来一直在资料点与同修中,对“众生”我是陌生的,潜意识中面对众生是那些没法做资料与协调的同修的事,而且我没有成家,多年来少接触现实社会,同修们会用“比较纯”来形容我,与同修相处,他们会关心我,也会照顾我的情绪,而将面对众生,我是未知而有怯意的。

同修又把这几天面对面讲真相的经历讲给了我,我挺无助的看着她,然后她又说希望我们不要再以做资料、协调这些事情来搪塞回避这项目。同修讲的是那么真情、不客气、不留下任何回旋余地,我无意敷衍她,她说的是事实我无力辩驳,如果安慰她我将来能行,那是对她用心良苦的糊弄,可是几天过去了,只有她的话语在大脑中不断回放,我却象尼姑下山一样,还是不情愿迈不出去那一步。

我内心很纠结,我这不修的挺好的吗?我三件事没落的做着,几乎也没被邪党怎么迫害倒,证实法的路越走越宽,十几年,我也没象别的同修一样去成家立业了,我和同修也能配合呀,为什么要加進这个?后来我又把那个压力根源想了一下:我害怕改变修炼的环境,害怕改变自己,对改变后的未知感到恐惧,甚至要最大限度的保存符合自己口味的那种修炼环境才愿意,我认为我已经修出自在,修出進退有余。在法中的我已经明白了,私是旧宇宙走向成、住、坏、灭的必然,人在人生感受中走向生、老、病、死,这样的生命即使有一段生命的精彩,然而伴随而来的必然也是面对必然规律的无奈。而我现在的心性正是想在法中最大限度的索取,因为我知道大法能救我,证实法能树立威德,师父苦苦等待,我们还没有达到无私的新宇宙标准,我想起离世的这辈子的亲人,想起过早被迫害先走的同修,我为这种生命的大悲哀的过程流下了眼泪,无论如何,我先要有改变的勇气。

最后我跪在师父法像前说:“师父,我不想将来留下遗憾,求您加持弟子正念”。

把师父的法“人的思想占了上风,那他就会走向人;神的思想与人的正念占了上风,他就会走向神。”[1]在思想中过了一遍,我带上《永恒》等几本画册走出家门。

天冷,人多,我带着资料在街上漫步,多希望能有一个木头人伫在哪里,安安全全让我把资料递过去。临街店面看了很多,总觉的这个不合适,那个也……这时对面来个阿伯直盯着我,擦身而过了还回过来看,走一段了我回头看,他也回头,慈眉善目啊,就你了,我回身小跑过去,一边将画册翻到亡共石那一页问:“阿伯,能看出这石头里的六个字是什么吗?”“嗯,看不太清楚啊,有点花眼。”“没关系,这本画册送您回家慢慢看。”他笑着接过走了。这时我想什么是正念?我在法中搜寻着师父教的救人的心态:“你真的是在救他呀。心里就不稳,开车去了也不敢下来,到那去溜了一圈,我去了。要不就偷偷摸摸的,在高级社区里这扔一张、那扔一张,所有的做派都好象是见不得人的。是有一些人对垃圾邮件很反感,总有一些做法上是不认同的。但是你得分什么事啊,这么大的事,人都在等着救哪,你只要不太过份,人家就会理解。我们真的有做的很好的,在好的社区大大方方的走过去,然后跟人家很坦然的一讲,马上表示非常高兴,就在等你一样。实际上就是,都铺垫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这件事情做了,就没那个正念。”[2]我明白了,就象我做其它项目一样,主动的迈出一步又一步,然后大法给了我勇气、有了智慧、慈悲,我提醒自己:心应该是外向的、为他的。这时对面又来一位书包妹,宽额头爱思考呐:“妹妹,送你本画册”,她认真打量我又认真点头收下了。我又進了一家店,中年男店主正坐里面打电话,我掏出《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一边示意他继续打电话,一边晃了晃画册打算放柜台上,没想他嗖的站起来走过来接着,打着电话还郑重的向我点了点头,好象我们早认识的。他在等着?

第二天我带上更多画册来到人流多的广场,一位男孩正踩着单车,我思量,他身上什么包都没带,我送他他要放在哪里?正这时他停下车子走進草坪,原来爸爸在那坐等呢,他拿起地上手机弄起来,父亲旁边怜爱的看着他。我掏出《慧声》走过去大声说:“小朋友,送你一本画册。”他赶紧放下手机接过去小心撕开透明袋,这时旁边爸爸有点担心也凑过去看,边问:“是什么呢?”,我赶紧又掏出一本《永恒》递过去:“这是为你准备的,大人看的。”他迫不及待的接了过去。

第三天我带了更多,感受慈悲的场也多了,有时刚掏出来一本抬头一看,四面人群就拥了过来,他们是等着被大法救度、等着被唤醒的众生,也有碰到明真相的众生也帮着我:“也给他一本,给他来一本……现在就法轮功做这件事了。”望着无处不在的众生,我几乎也忘了那些无处不在的邪党监控设备。“佛是不讲穷的,是为富的,生命就是财富,才能使你的世界繁荣。那都是财富,每个生命都是财富。”[2]师父为弟子开创了救度众生的环境,我们要珍惜,以同等心对待师父和大法。

我又掌握的一个救人的项目,同修最近常在切磋,希望更多年轻大法弟子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我也看到有同修回避不愿意去做去尝试,虽然我还不能开口向众生讲真相劝三退,但庆幸我能走到众生中去了,四天送出六十多本资料,只有一人拒绝。

我看到更多众生明白的一面对大法资料的渴望与珍惜,我感谢师父和提醒鞭策我的同修,最后以师父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讲法:“我是最不喜欢那个只会说、不去做的,我也不喜欢那些狡猾的。我喜欢那些纯朴的、脚踏实地的。也希望大家在这么多年的修炼中,从正的方面增长智慧,不要在处世上、为人上收获太多。”与同修共勉。

我个人经历与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