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自焚者开的绿灯为何如此诡异?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四日】为中共江泽民集团站台的大陆商人陈光标,在大陆大肆炒作一番之后跑到美国,宣称要收购美国《纽约时报》。尽管是痴人说梦,仍然于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在纽约举办了所谓的“新闻发布会”。而发布会的主题则变成了他重新炒作十三年前的天安门自焚案,声称要为自焚者郝惠君和陈果母女捐款整容。其“挂羊头卖狗肉”之举,令舆论大哗。

众所周知,“天安门自焚”是由中共江泽民集团导演的一场栽赃法轮功的闹剧。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就在联合国会议上,就“天安门自焚事件”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的“国家恐怖主义行径”,指责中共对法轮功的构陷,涉及惊人的阴谋与谋杀。声明指出:录影分析表明,整个事件是“政府一手导演的”。中共代表在证据面前,无词以对,尴尬狼狈。依据中共发布的自焚录像制作的电影《伪火》荣获了第五十一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可以说在国际上,天安门自焚已经被公认是中共栽赃法轮功的一桩伪案。

面对国际舆论的谴责,毫无道德底线的中共却仍然在国内坚持着它的谎言。中共不但封锁外界关于天安门自焚伪案的任何资讯,还将参与自焚者软禁起来,完全与世隔绝。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四日明慧网披露:“陈果母女一起被软禁在开封市北郊福利院中,有一名叫展金贵的开封市公安局退休警察,负责对陈果母女的禁卫。公安人员常年二十四小时值班,她俩不得与任何外人接触。”

在如此严密监禁的情况下,陈光标是怎样将郝惠君、陈果带出国的呢?郝惠君母女从她们参演了自焚伪案后,从来都没有自由过。而将此二人软禁起来的指令绝对不可能是一个市政府或省政府作出的指令,发出这个指令的最低机构也得是中共中央“610”。中共软禁她们的目的,一个是害怕外界对她们的直接调查,另一个则是为了日后的再次利用。

陈光标作为一个商人,能将严密监禁状态中的自焚者带出国,肯定得到了江泽民集团的指令。将自焚者带出国的时机又是政法系统遭遇清洗、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主任被调查之际。

由此看来,为母女俩开的绿灯是何等的诡异。不但没有中共高官开绿灯自焚者出不了国;十三年前,没有高官特许的绿灯,自焚者也根本达不到自焚的目的。

原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职工李志河曾撰文提到:中共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一手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丑剧,实在是让我震惊!因为那天早上我一上班,单位领导就找我谈话说:“今天上午十点开始天安门地区全部戒严,你这几天哪儿也不能去,特别是不能去天安门。”后来“天安门自焚”事件一出来,我全明白了。大家可能也都看到了,中央电视台导演的那个自焚录像中,广场上除了警车、警察和救火的、自焚的,还有谁?戒了严的广场为什么就偏偏放这几个自焚的人进去?

陈光标重抄自焚伪案的消息一传出,一位北京法轮功学员就在网上曝光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时,她所亲历的一些片段。她写道:二零零一年天安门自焚事件发生前,北京当地片警上门让她写“春节期间不出门”的保证书。片警说,江泽民下令:春节期间公安系统要确保法轮功学员去天安门的人数为零!如出现一个法轮功学员去到天安门,公安系统就会被层层追究责任。这可难住了公安系统,有人出主意让户籍警挨家挨户的登门让法轮功学员写保证:保证春节期间不外出,不写就送去拘留所。

这位法轮功学员出于为片警的考虑签了名。可是当天晚上,片警又来了,说所长不放心,派他到家看着她不许外出,还说: “今天你们有七个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自焚了……”学员说这不可能,不写保证的都被拘留了,“我写了保证你还到我家看着我,有谁能去天安门?”她还想起最近表弟想步行穿过天安门,刚从地铁口出来,就被搜身,不许他接近天安门。

显然,中共炮制天安门自焚时,对天安门广场的戒严是何等的严厉。那么那些自焚者们是怎么走进了天安门广场?谁为他们开了绿灯?看看中共当时播放的自焚录像就什么都明白了,自焚者一点火,瞬间就象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二十个灭火器,原来这一切都是被安排好了的。

法轮功明确要求修炼人都不能自杀和杀生,自称是法轮功修炼者的郝惠君母女连这个最基本的道理难道都不知道?她们是有意的配合了中共,还是被中共设置了圈套?中共为何要囚禁她们十三年?从中共两次为她们打开绿灯的诡异中,人们很容易辨别出自焚案的真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