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月 “换了”新的手和脚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五日】我是个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二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在二零一二年十月,儿子一家三口从外地回来看我们,住了一周。由于忙于常人事多一些,三件事做的少一些,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在十月中旬,突然发现自己的手和脚发白,并且手和脚都肿了,而且手和脚就象木柴一样发硬,没有知觉,手心和脚心冒出象茧子一样的硬物,而且很白、很硬,整个手、脚一点血色都没有。

过了一天,手心和脚心的硬物象开花一样裂开了。裂开前先发痒,裂开后出血。手心裂的口子三公分长,脚心裂的口子七公分长,脚上有一个一寸长的口子一直裂了三天。我眼看着它裂,就象撕布一样,裂开后感觉冒凉气,冒完凉气后出血水(血水不是很多),然后开始痛,痛三至五天。基本不痛时,就又在没裂的地方开始裂,基本上是挨着裂。每次每个手和脚都裂二、三个口子,手和手、脚和脚都在相同的部位裂。就这样裂了三个月。从手心到每个手指肚,脚心到每个脚趾肚都裂。大拇指裂三个口子,大脚趾裂七个口子,手和脚的阴阳面裂的更多,基本上密密麻麻的,而且裂的口子都是横的。

因为我修炼大法十几年来,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身体根本就没有病,当手和脚出现这样的情形时,在我的头脑中,根本就不存在“病”这个字。

在这期间家人不知道,一次在医院护理老伴时,一位亲戚看到我手上有异物,要领我去找医生看看,我说不用看,没事。老伴这才知道,叫我赶快找医生看,我说没事。他们也就不再催我看了。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做饭、打扫卫生、洗衣服时,手心裂口子就用手指干,手指裂口子就用手心干,因为裂过去的地方已长好了。只是洗衣服时带防水手套。

在这期间,老伴住过两次医院,每次十天,我照样在医院护理(因孩子不在身边)。因我的脚肿又裂口子,鞋都穿不上了,本来穿三九的鞋,只好买四二的鞋穿。在医院护理老伴时,对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老伴第一次住医院,寒亭的病友明白真相后,一家四口都三退了。老伴第二次住医院,同病房的是青州的病友,明白真相后,一家三口都三退了。其它病房的病人和护理人员,有机会也对他们讲真相。

晚上,我回家学法、发正念,学完法、发完正念起来时,两个脚痛的不能站。我就背诵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咬牙站起来,把脚一跺,心里想没事,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到了早上炼功时,脚一点不痛,好像没事一样。

我知道这是师父替我承受了。我看《明慧周刊》,有的同修看到另外空间:师父身上一道道的大口子流血,替弟子、众生承受,我哭了。师父太慈悲了,替我承受的太多了。有一次我在超市买鸡蛋排队,我跟前有位女士六十多岁,坐在地上哭叫,说痛死她了。我问她,大妹,你哪儿痛呀?她说:我脚上裂个口子,痛死我了。我想她脚上裂一个口子痛成那样,我的手和脚每天都裂十多个口子,也没痛成那样。因为我是炼功人,我的痛是师父替我承受了。我心里说,谢谢师父替弟子承受。这是自己知道的,不知道的师父替弟子承受的更多。对师父的慈悲无以言表。

经过这次魔难,三个月后,我的手脚渐渐恢复了原样,并且柔软红润了。师父给了我新的手和脚。同时進一步给我净化了身体。

是师父通过这种形式進一步给我净化了身体,我真心体会到师父说的:“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2]谢谢师父慈悲救度。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