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医道 救死扶伤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五日】医生的天职就是救助那些身患疾病的病人们,为他们诊断病症,医去疾苦,使他们的身体转危为安。我们也经常在文学作品或影视剧作品中看到,在医院里,当病人被送来时,医生、护士会第一时间为伤病者抢救,把病人当作自己的亲人一样对待,如果有不幸死去的病人,医务人员都会从内心里感到伤痛,落泪,认为自己没能把患者救活,没能尽好一名做医生的责任,所以人们也喜欢把医生们称为“白衣天使”。

在中国古代的医师们,医治病者更是尽心竭力。望、闻、问、切,非常细心地为病人号脉、诊断、开药方,遇到家庭贫困的患者,有的医师会为其免费治疗,因为生命是可贵的,不能因为对方贫困就放弃对生命的救助。因此中国的古代也出现过很多这样有名的医师,如华佗、孙思邈、李时珍、扁鹊等等。他们不但医术精湛,医德也非常的高尚,深受百姓们的爱戴。同时他们在世时也总结了很多宝贵的经验和著有许多经典的著作,留传于后世。如:孙思邈的《千金要方》、《千金翼方》,扁鹊的《扁鹊内经》、《扁鹊外经》,李时珍的《本草纲目》等等,为中国的医学领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但是现如今的中国社会,却不是这样,完全与上述情况相背离。在中国的多数医院里,如果有病人送来时,医生们不是第一时间抢救病人,抓紧时间为病人医治,而是先问你有没有钱,如果你没钱,那就没有人管你了,眼看着病人在痛苦中挣扎,直到死去。这样的事件在中国大陆时有发生,医院变得非常冷血,非常利益化。那如果你把钱交上了,医院也住上了,这回医生也来给你看病了,但是从此以后几乎每天早上,都会有人来让你交钱,每天都会来催你交钱,因为他会根据你的经济承受能力来决定让你交多少的钱,给你开多少的药。以后如果他管你要钱,你就交给他,他就会一直管你要个没完。他会给你开许多的好药,都是比较贵的药,其实这些药有很多都用不着的,但是医院现已经变得非常的利益化了。

现在的中国大陆各行业都有“潜规则”之说,医院也不例外。比如妇女怀孕做剖腹产手术,你就得单给做手术的主刀医师和麻醉师“红包”(钱),这样他们才会让你在手术过程中少吃苦头,手术后不留后遗症,不给他们“红包”的话,你且吃苦呢,手术后还有后遗症。因为那个麻醉师他打的麻药不能多,也不能少,必须得正好,让你在整个手术过程中达到麻醉状态,他要是多给你打点或少给你来点都会让你遭罪,他麻药打得多与少不是凭一个医生的医德与良心,而是凭你给不给他钱,给他多少钱。主刀医生也是如此,他割的口的大小也是有数的,也是看你给他的钱来做的。这种情况在中国的医院里是很常见的。医生们的工资不是很多,他们主要靠这个来赚取黑心钱,因为这种钱来的要比他们的工资多出多少倍来。

可见在中共的体制下、管理下和教育下,人们的道德、良知都被中共给败坏了。在一个以党性取代人性,取代人对神的信仰的社会里,人们就会变得越来越坏,越来越没有人性。同时这个体制还会剥削与压榨人民的利益,大量巨资被党政的官员们贪污并输出海外。人们为了利益,为了挣到钱,为了生存,在人性被中共败坏后的崩溃下,无所顾忌的干着自己想要干的事情。所以现今的中国,什么坏事都敢干,什么缺德的事都能干。只要能得到便宜,捞到钱,粘到色或其它的利益,那就绝不会放过它。现在中国有句话叫“有便宜不占窝囊废”。可见现在人们的道德观、世界观与价值观与中国古代提倡的“仁、义、礼、智、信”善良的本性相差多远呢。人们已经完全失去了做人的准则了,这对于人来讲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象前面所讲述的这些内容,是人们有目共睹的,都能看到的,都能遇到的,但是在中国大陆,还有很多看不见的事情更是让人可怕,人们不知道这些事情,但是这些事情却在我们身边发生着。

来自加拿大的国际知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在2006年7月发表了一份关于中国大陆器官移植手术的调查报告,该报告的内容随后在2007年1月更新,报告中总结在2000至2005年的6年间,中国大陆器官移植手术增长了41,500件,对器官供体来源的唯一解释是来自于法轮功学员。之后在2009年11月将报告内容编辑成书——《血腥的活摘器官——为牟取器官而杀害法轮功学员》。在2012年2月6日原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携带了一些中共内部的秘密资料夜闯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寻求政治庇护。他把这些资料递交给了美国领事馆的官员。资料里就包含王立军与薄熙来在任职期间曾经参与过对上千名法轮功学员进行活体摘取器官的罪证。此事件一传出,震惊世界各国!现在美国、加拿大、欧洲、以色列、港台等地与国家的政府为此事开听证会,通过政府议案,纷纷谴责中共,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在大陆有多家医院参与了这种罪恶的活摘行为。2002年,有一名辽宁省公安系统的工作人员,他参与了非法抓捕、拷打法轮功学员的行动。他讲述其中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被经过一个星期的严刑拷打、被强迫灌食,已经是伤痕累累。2002年4月9日,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派了两名军医,一名是沈阳军区总医院的军医,另一名是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军医,将该名法轮功学员转移到另一场所,在这名女学员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没有使用任何麻药,摘取了她的心脏、肾脏等器官。证人当时持枪担任警卫,目击了活体摘取这名女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全过程。2013年10月15日,明慧网将三名大陆医务工作者的亲身口述经历,整理成篇,登出“重拾生命的尊严 重拾医者仁心”的文章。文章中有一名大陆知名医院的医务工作者说,她亲眼见过活摘死刑犯器官的过程。那是一名约20岁左右的男青年,当医师在他胸部切取时,他的左小腿还在抽动。取下来的食道组织上有很多鲜血,软软的,还有一些温热。最后,一名穿着警察制服的人,双手捧起手术床上的鲜血,“啪、啪……”的往死刑犯的脸上撒,做成犯人被处死时鲜血喷溅在脸上的假相。

大规模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暴利,这种在人类的星球上从来未曾有过的罪恶,这种比魔鬼还魔鬼的行为,在中共的社会里,由中共的江泽民利益集团在操纵着,在发生着。而被摘取器官的法轮功学员却都是在社会上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的人,做事与人为善,处处考虑别人,追求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好人。好人在中共的社会里却遭到非人的魔鬼对待,最邪恶的恶人一边摘取着人的器官,一边赚取着黑心钱。更不可想象的是这种活摘的行为已经向社会蔓延了,有人在酒吧、迪厅或其它娱乐场所遇见有漂亮的异性勾引,当上钩后与其进入旅店开房,当醒来时发现自己在房间的浴盆里,周围放满了冰块,低头一看自己身体上有一道很长的口子,原来自己的内脏被盗摘了,此人在送去医院不久后死亡了。

拥有着救死扶伤、白衣天使美誉的医生们,在现今的中共社会里,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邪恶镇压下,却变成了活摘人体器官的杀人魔鬼。一个被中共邪党摧毁了的国度,原本是一个拥有灿烂五千年文明的国度,是在世界历史上文化输出的大国。可是今天却被中共邪党完全恶化了。中国人以前那种敬天敬地的神传文化现在完全被中共邪党的文化所取代了。因此我们每一个中国人是应该考虑一下了,我们应该追求的是什么,应该信仰的是什么。我们都是炎黄的子孙,而不是马列的后代。我们应该抛弃对于中共强加给我们中国人的一切,因为这被强加的一切,正是毁坏我们中华民族最美好的,最灿烂的一切,正是把人变成魔鬼的一切。我们人人都有一份善良的本性,留住我们善良的本性,也就留住了我们自己的未来!